莫再提 之六

她陪著莫問走入校園,沒多久,李御明就怒氣沖沖的過來。莫問想躲,卻被無語扭著手臂。

「妳…」

沒給李御明說第二字的機會,無語先聲奪人,「問過你們教授沒有?」她露出一個邪惡的笑容,「或者直接問你們校長也行唷。」

李御明的臉孔整個黑了下來,又一臉懺悔。「…莫問,我是情不自禁…我錯了。難道我連道歉的機會有沒有…」

【Google★廣告贊助】

「是沒有啊。」無語冷冷的說,拿出銀煙盒,拿煙點火,「強暴犯再犯機率很高喔,莫問若心腸軟了,跟你回去…那我就不管了。我不想跟笨蛋在一起,也從來不吃回頭草。」

哇塞,帥哥的臉孔變幻宛如霓虹燈,還滿有趣的。她淡淡的吐出一口白煙,「莫問是我的人了,」她回頭,「對不對啊,莫問?別害羞嘛…」

兩頰霞暈的莫問,愣了好一會兒,本來想低頭,但無語抬起他下巴要他面對的情景,歷歷在目。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他笨拙的抱住無語,差點被她的煙燙到,「我、我和無語在一起了!」

無語花了畢生的精力才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幸好御明接下來的話讓她有機會狂笑,「妳這不要臉的老女人!」

她狂笑了好一會兒,對御明伸舌頭,輕輕摸莫問的臉龐,「莫問就喜歡這款的,你管我?」好不容易忍住笑意,「禽獸,別碰我男人。你還想畢業吧?你也不想弄到你爸知道…還是讓你哥知道呢?你哥是李御興吧?我前兩年還幫他寫過人物傳記,我們本來很熟的。」

李御明的臉孔整個黑到發紫,好一會兒,拂袖而去。

「…妳真的認識興哥?」莫問還摟著她。

「當然不認識啊。」無語說得如此理所當然,「幫他寫傳記的作者倒是認得。要掰還是掰得出來啦…」閉上一隻眼睛,「知識就是力量。」她輕輕的掙出莫問的臂彎,「我們該搭檔去演戲的,可惜啊,這年代演技佳不如臉蛋好。」

莫問笑了起來,想低頭,又想到她的話,手足無措的抬起頭來。

這觸動了她殘存的母性,整了整他的領子,「去上課吧。我能幫的只有這麼多。」

「已經太多了。」他頓了頓,「我…我欠妳太多。」

「多煮幾頓大餐吧。」她轉身離開,頭也沒回的招了招手。

之後他的校園生活如何,無語沒有問過。但他出門前雖然會嘆氣,但還是勇敢拉開大門走出去。而且嘆氣的次數越來越少,一兩個月後,就幾乎都沒再嘆過氣了。

能幫的忙真的很少,她已經盡力而為。但腳長在他身上,跌倒了頂多扶他一把,但還是得靠他自己站起來。

看起來,他自己站得不錯嘛。但她不願意多過問。

當初她會離開職場,投身不穩定的捉刀人,就是對人際關係感到很疲倦。是,她處理得來,但她實在討厭那些自尋煩惱,和扶了一把就被賴著背起來。

大家都說她堅強冷靜,她才覺得身旁的人如軟體動物,沒半根骨頭。實在受不了當別人的便利屋和垃圾場,乾脆獨居,眼不見為淨。

所以莫問空降到她生活裡時,她哀嘆過。若這身心受創的偽娘也要她背起來…總有天會忍受不了把他轟出去。

沒想到,言行舉止心性這麼娘,倒還長了幾根骨頭。他認份忍耐的求生存,上學放學,回來忙於家務。無語工作起來六親不認,徹底的盲聾啞,他反而小心翼翼的起居,自己在一旁看書寫功課,一點都沒吵過她。

是個貼心的好孩子。

雖然出門會被人家問,「這麼好命喔,這麼年輕,就有這麼大的兒子(或女兒)囉?」

雖然覺得很悲哀,但還能夠忍受。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