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再提 之七

某天晚上,無語為了一個刁鑽的資料查得快起笑了。好幾千筆的資料,要一一看過,搜尋過濾最可能的關鍵字,她看得眼睛都快掉出來。

閉上眼睛,她揉了揉僵硬的脖子。一看莫問為她準備的茶壺空了,她懶懶的往廚房移動,安靜的深夜,只有莫問安靜的呼吸聲。

拿出冰紅茶灌滿,回書房的路上,看到莫問的筆記型電腦沒有關。想幫他關上,跳出來的畫面是打滿了字的word。

大略的翻閱一下,看看末句未完,應該是寫到一半吧。現在的孩子都不太愛看書,要求文筆典雅太苛求,最少還是流暢的,只是太多廢話。雖然寫的是模糊背景的武俠小說,莫問也很認真的刻畫人物…但粗獷主角的心路歷程,他還是掌握不住…

個性實在差太多了。

但她還是默默存檔,關上筆記型電腦。有個興趣還是好事嘛…人活在世界上,一定要有個興趣支撐,不然要熬到幾時?

這件事情她很快就丟開了。和莫問一起生活的好處就是這樣,他安靜自制,很懂得打發自己的時間。而且他簡麗乾淨的清秀,很容易讓人忘了他是男生,又沒女生的小心眼和聒噪。

這幾個月的同居生活其實很愉快的…除了有回莫問說沒洗到她的內在美,讓她有點尷尬。

「…我自己解決了。」她含蓄的回答。

「但我沒收到呀。」他眼睛清澈而疑惑。

輕咳了一聲,「…我自有我的辦法,你就不用關心這個了。」

只有這個時候,才醒悟到他是男生。總不能跟他說,她喜歡穿背心裙和長裙,是因為可以不用穿內在美。

不穿就不用洗嘛。

以前自己獨居,沒這種問題。現在連睡覺都要仔細的換上睡衣,畢竟這該死的屋子是開放空間,幫她設計裝潢的設計師根本有少女病。

但除了這次的尷尬,其他時候都平順的過了。若不是她為了那個刁鑽到冒火的資料,想爬上來去找本書,或許她永遠不會想到性別有異這件事情。

才爬上樓,莫問滿臉通紅的扯過被子蓋著,一本書滾了下來,她瞥了瞥書名,幾秒鐘才了解他在幹嘛。

…對喔,他才大一,難免會有…呃,DIY的需要。

那個他媽的設計師為什麼死都不肯裝上幾個門。

她儘可能平靜的將目光移開,「打擾了,我來找本叫做『能子』的書。」

「…一號裡櫃,上面往下數第三格。」莫問還有點喘的說。

不能笑,無論如何都不能笑。無語拼命掐著大腿,深呼吸,找到她要的書,「…謝謝。」

她冷靜的走入洗手間,打開水龍頭…好掩飾她狂笑的聲音。

等她笑夠了,她才擦擦臉,若無其事的走出浴室。

但那天莫問窩在他樓上一整天,死都不敢下來。等到要煮晚飯了,才含羞帶怯,閃閃躲躲的跑進廚房。

她好不容易忍住的笑,又噗嗤一聲發作起來。她笑到在地上滾來滾去,可以的話,她真的很想忍住,不然莫問會想鑽地洞。

但她實在忍不住。

擦了擦眼角,她決定去廚房彌補自己的過失。但一看到莫問羞得無處放手腳的模樣,她又爆笑了。

「…別覺得不好意思。」她決定拿出健康向上的態度,和藹可親的…忍住笑,「是我不對,冒冒失失的闖進去。」

他默默無言,眼眶有些紅的切菜。「…對不起。我、我…」

「我不是笑你…」笑你的行為,無語深深吸口氣,「是你看的那本yy小說,是我代筆的。」

莫問差點切到手,愕然的轉頭。「…啊?」

「當初寫的時候痛苦莫名,邊寫邊罵,沒想到…」她摩挲下巴,「沒想到還能讓青少年感覺『幸福』,我也算是功德無量。」

她又一路狂笑的回去書房。

莫問紅著臉,瞪著她的背影。被她的笑聲感染,也彎了彎嘴角,只是霞暈怎麼也退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