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再提 之八

但吃飯的時候,莫問完全不敢抬頭。

「…拜託,我不是小女孩。」無語直接戳破,「又交過好幾任男朋友,連yy小說都寫過。什麼不得了的,需要這麼害羞?」

「我、我…」他小小聲的說,「我很少…」

「天天也無所謂啊,真是的。」無語泰然自若,「飲食男女,人之大欲。聖人都這麼講了,幹嘛看得那麼特殊?以後我會小心點的。」

【Google★廣告贊助】

他看著無語發愣。為什麼她可以活得這麼自在,像是什麼都不掛懷似的。不在意別人的眼光,總是這麼從容。

不知滋味的扒了幾口飯,他想著那本標榜玄幻卻充滿拳頭和枕頭的小說。幾十本,他都略翻而已,但只有那一本寫得特別棒。棒到臉紅心跳,讓他忍不住…

無語按住他的手,讓他嚇得差點把碗砸了。

「…你別挾抹布了,那不能吃。」她又噗嗤一聲,笑到前俯後仰。

「別笑我。」他咕噥著,「無語,我看過你幫人代筆的文章。」他一直想不通,有些是散文,有的是小說或心靈勵志,但她往往保留了原作者的味道,卻高出不少,「妳為什麼…不寫自己的作品?」

「你是說我yy小說寫得好嗎?」無語按了按眼角。

「是…當然不是啦!我是說,不只是嘛!」他急了起來,「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我絕對不會以為九週刊那些文章是妳寫的…但妳寫得比原作者好!」

「那當然啊。」她喝著湯,「模仿非常簡單。最少對我而言啦。看個二十篇,把作者習慣的慣用語、寫作和思考模式抓出來,把漏洞堵上,加上一點創意,那就行啦,什麼大不了的…」

莫問卻很不服氣,「但妳比他們有才華呀!」

原本想笑而不答,但這孩子似乎也很愛寫作。她想了想,「但我缺乏一個最重要的因素。」

「什麼?」他認真起來的表情真是可愛。

「個性。」這些心得應該拿來賣錢的,但「人正真好」定律發作,她也樂意免費傾囊相授,「我缺乏強烈的個性。」

「不管是創作得很賣的,還是真的很棒的,他們之間都有個奧妙的共同點,即使個性糟糕到人渣的地步,但他們都擁有強烈的個性,並且深深了解自己。」她解釋著,「創作就是一種販賣夢想,電視電影藝術小說都是一樣的。要有強烈的個性,才會多欲貪求,設法擴大已有,或彌補不足。這就是他們能夠成為創作者的主因,可以引起共鳴。」

她輕輕笑了一下,「但我缺乏這種強烈個性。我太平穩、又太懶了。我對眼前的一切都很滿意,也沒什麼渴求的目標。命運完全沒有苛待我,她給我什麼我就收什麼下來,戀愛好幾次,我也是平靜的接受和分手。

「我缺乏創作者的『魂』。我可以隨意把別人的『魂』穿戴在身上,煞有其事的演出,但我自己沒有『魂』,寫不出我的東西。我最適合的就是當個捉刀人,而且當得滿有樂趣的。」她聳聳肩,看他不再吃了,就動手收桌子。

莫問也站起來幫著收,「…這麼說,我也沒有『魂』。」

「有啊,你有。」無語把剩菜收到冰箱,「我看過你的武俠小說了…男主角,就是你想要達成的夢想吧?但那是不可能的。」她淡淡的笑,「不過多練筆也沒什麼不好,只是…」

她溫和的看著莫問,「想要有作家的魂,你要先活出自己,了解自己,並且接受自己才行。也就是說,先學著當個人吧。」

莫問怔怔的看著她,這個年紀大他很多,外貌像是賣菜大嬸的同居人。凌亂的短髮、睡眠不足又浮腫的臉孔,潦草的衣裝。但她的微笑…

卻是那麼的柔軟和聖潔,幾乎要到諦觀的地步了。

在他搞清楚自己想什麼之前,他已經將唇貼在大嬸乾裂的唇上了。

…我為什麼這麼做啊?莫問在心底大聲哀叫,摀著臉奔上樓,鑽在被窩裡羞愧到想死。

無語呆了幾秒,用手背擦了擦嘴。

下回那個混帳又求他幫寫yy小說,她一定要把那混帳打到冥王星去。給小孩子太不好的影響了啊老天。

當太久的修女了麼?

美周郎啊美周郎,你幾時才要投胎轉世?我不想等你等到鑄成大錯啊幹!

那天晚上,無語頭疼得厲害,工作進度完全停滯。害她看了一整晚的CSI平靜心情。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