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渠 續十四

但最讓烏鴉跌破一打茶盞的事情發生了。

他們這個邪惡又變態,卑劣無恥又沒有絲毫道德良知的白公子仲謀盟主…

居然是純愛派。

【Google★廣告贊助】

這簡直比「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總總異象加在一起還不可思議。

公子不是不行啊…根據他多年貼身隨侍的經驗,公子去青樓真是…咳,總之,即使他從不笑,看人的目光如冰,還是滿樓紅袖招。青樓花魁爭與公子共眠過為榮。

但自從他來保護王家二小姐以後,公子就沒再涉足青樓…這點是鄭烈提供的珍貴情報。

你知道的,當個影子保鏢很無聊。雖然他訓練有素,但八卦是人的本能,何況是魔頭的八卦。他唯一能講的,只有跟著公子的貼身侍衛鄭烈。他們也學聰明了,為了避開公子的耳目,他們開始默不吭聲的蹲在地上寫字,寫過剷幾腳就無影無蹤,還不會被公子逮到,更能滿足八卦的慾望…

只是這個事實也把鄭烈打矇了。

春去秋來,身為一個很忙的武林盟主,天天有踢不完的館和吵翻天的愛恨情仇,白公子還是盡量把時間擠出來約會。王家二小姐的態度已經毫無芥蒂,能夠挽著公子的手談天說地,偶爾還願意讓公子抱一抱…雖然活像抱小孩。

但公子居然…居然…從來沒有不規矩過!

這真是、真是…太不可能了!一定有什麼地方出差錯啊啊啊…

若不是溫柔淺笑、柔情似水的公子走出王府馬上恢復常態,整他們這些部下隨心所欲不遺餘力…他們真要懷疑公子是不是被偷天換日了。

但在二小姐面前,公子就是謙謙君子,淡雅清俊,儀態萬千。陪著二小姐聊天看醫書,替她梳頭綰髻,折花吟詩,簫笛合奏,一整個柔情似水情意纏綿…

懷著擁著的時候,也小心翼翼,不讓自己的手去碰到,總是藏在袖底。像是怕把二小姐碰壞了似的。

他們都看傻了眼,抬頭看天上是在下刀子還是下紅雨。

但他們這位變態的武林盟主,連純愛都堅持的這麼變態。整整一整年,都幹著他們覺得不可能又無聊透頂的純愛行,非常樂在其中。做事特別有幹勁,整人特別的有創意,辦起事來特別的快狠準…

雖然二小姐的笑容真是甜美光輝,讓他們隔窗看都能看呆,但也不到這樣洗滌黑暗的效果吧…?

更讓他們昏厥的是,第二年的除夕夜,他們的變態盟主做了一件極度變態和令人髮指的事情…

堂堂武林盟主、無情公子玉面閻羅,武林第一高手,送給二小姐的壓歲錢是──白仲謀賣身予王琳的賣身契。

「…白哥哥!」琳兒驚叫起來,「你怎麼…」

「我是說真的,妳不信?」他淺笑低眉,「現在妳該信我了。家奴就家奴,能陪在妳身邊,我什麼都不介意。」他柔婉的嘆了一聲,「芙渠,妳今年就十五了。再一年…剛好我卸了武林盟主的位置。要陪妳天涯行醫,總要有個身分。想來想去,還是給妳當家奴吧…」

原來一整年的純愛,就是為了這刻準備嗎…?

「不!不行。」琳兒咬著唇,低頭認真想了好一會兒,把手遞給仲謀,「那個,白哥哥…我、我的手,讓你牽…」

仲謀卻沒馬上去握,「芙渠,妳並不知道什麼是成親。」他輕笑一聲,「我…不希望妳日後怨我。真的,這樣我很開心。我願給妳當奴僕…一生伴著妳。」

琳兒哇的一聲,衝進仲謀的懷裡,大哭不已。仲謀露出非常美麗(又陰險)的微笑,輕輕撫著她的長髮。

…夠陰、夠毒、夠恐怖!這麼縝密的心思、這樣險惡的計謀!就算是天上仙女也讓他騙到手了何況是一個才十五歲的小女孩…

鄭烈抖抖抖的靠近烏鴉,在地上潦草的寫著,「真會把自己賣進王家?」

「是賣給二小姐!」烏鴉飛快的回。

這種事兒,他們公子是幹得出來的。他們很想提醒二小姐這是賠本生意…而且是大賠特賠,賠掉自己一輩子…可他們都沒有足夠的膽量。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