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渠 續十八

長生宮主的劍落在地上,也鬆了手,讓琳兒跌在地上。她仰頭,發出高亢的笑聲,並且痛哭不已。

怔怔的看著倒臥血泊的白哥哥,琳兒覺得內心響起一聲微弱的「啵」。像是深深捲藏的花瓣,終於要盛開的聲音。

【Google★廣告贊助】

她想起那個仰頭看桃花的白衣公子,疊膝而坐,優雅閒靜的他。各式各樣的易容,還是不能收斂鋒利的白哥哥。半跪在地上,為她拭泥穿鞋的他,拿賣身契當壓歲錢,坦然把一生放在她掌心的他…說願為家奴,只祈一生相伴的他。

在桃花飄零中舞劍的颯爽劍姿,像是春風所化的佳公子…

初見面,坐在水中央的飄然謫仙…

她的戀花,終於開了。卻就要凋零在白衣公子的血泊中。她手腳依舊被捆,不管怎樣折磨都沒掉一滴淚,扭動著、哭著想靠近他一點…

想要吻他的臉,像是蝴蝶的碰觸…想要吻他的掌心,像是他那滿懷的愛意。她終於明白爹娘那種深情,但也在明白時失去了…

爹常說,娘死了,他也活不成。現在她明白了,完完全全明白了。

就差一點了。「白哥哥…」她啜泣,「白哥哥…」

她從來沒有想過,最後落在她眼底的,會是他如此狠心決然的戮心而死。正要靠上他的屍體,長生宮主突然抓狂的抓住她的後背,擲向不遠處的河岸,「別碰他!他是我的…」

一切發生在電光石火間。

應該死去的仲謀睜開了眼睛,拔出胸口的劍,刺透了長生宮主的咽喉,一使勁,劃破她整個前胸到小腹。他邪惡的笑更深了些。

無比的血腥殘酷讓人的反應慢了幾秒。他義無反顧的撲向河岸,跟著墜落的琳兒而去。

琳兒昏迷前的最後影像,就是白哥哥染血的袖子鼓滿了風,像是隻豔紅鳳鳥,朝她飛來。


這段很短…但我想睡了。XD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