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渠 續二十二

月黑風高殺人夜。

不知道殺手們是不是都上同個殺手研習班,總之,他們總是夜觀天象,喜歡在滿月而烏雲掩罩的夜裡,殺人放火。

其實這是很不保險的。畢竟烏雲厚薄不一,時不時都會破個洞。而無光害的滿月,總是特別明亮。

【Google★廣告贊助】

所以說,這次的行動會出差錯,實在是因為好死不死的,突然雲破天開,滿月照得漆黑的院子通亮,一大票黑衣殺手尷尬的呈現一二三木頭人狀態,還得心底安慰屋子裡的人睡得正熟,不可能發現。

不過他們忽略了,屋子裡睡的兩個人當中,其中一個是變態。而變態的視力和警覺性,是不能夠預期的。就算是個重傷未癒的變態。

於是,僵住的殺手們小心翼翼的潛向目標時…甫開門就多了三具屍體。

都是一劍洞穿眉心,只在一呼一吸間,才靠近門口而已。

黝暗的屋內,白衣賽雪的佳公子,蒼白的臉色襯著清薄若紙的唇色,眉眼如畫,噙著迷醉而殘酷的冷笑,一手掩抱著病弱少女。

另一手,執著三尺霜峰,寒若秋水。血滴若荷滴,留不住的滴落在地板,幾許嫣紅。

「來得也太慢了吧?」白衣公子淺笑,「將養了整個月,你們才摸了來?御風樓越發不長進了…還什麼天下第一殺樓?早點劈了招牌當柴燒吧。」

殺手,是不講話的。他們只用刀劍和性命說話。

白仲謀徹底侮辱了樓主,害了御風樓十大高手,御風樓從此一落千丈,連生意都接不到了。讓這些當慣大爺的金貴殺手們落魄到幾乎要當刀劍的地步。

叔可忍,嬸嬸也不能忍!就算沒有嬸嬸,抱不到青樓相好的怒氣也忍無可忍!

從來不講話的殺手們沸騰了,他們破壞了殺手不講話的原則,嗷嗷怪叫的衝了上來,宛如黑色的浪潮撲進這間小小的上房,無數暗器和刀劍交織成天羅地網,讓這小小的房間像是挨了機關槍掃射一般。

白公子只是輕輕搖頭,風度翩翩的破開屋瓦而去,足下略一用力,原本就被打得搖搖欲墜千創百孔的屋宇,發出巨響的垮下來,不少逃避不及的殺手就被壓在屋瓦下,只能顫抖的伸出手或腿。整個客棧都發出尖叫和驚恐的哭聲,騷動不已。

其實該回頭放把火。仲謀想。不然光是活埋也死不了幾個你說是不?打擾他和芙渠的睡眠哪有這麼簡單過…尤其是他正打算趁幫芙渠穿衣服的時候看能不能哄騙一兩個吻或者是…

太可恨了。

御風樓是吧?很好,你們全死定了。壞人姻緣如殺人父母,這殺父母的深仇大恨可不是簡單讓你們死死就算了。

他回頭瞥了一眼,離他最近的殺手被他那一眼驚得從屋頂上滾下去。殺手的直覺向來敏銳,他發誓,在無情公子的眼中看到十八層地獄。

如果他知道白公子心底想的是,要把御風樓收為己有,好順理成章的折磨欺負,再無翻身的一天…大約他會覺得十八層地獄還太淺了。

雖然不知道他的打算,但御風樓的人不敢罷手。雖然無情公子像個絞肉機,挨著即死,擦著重傷,但再也不會有比現在更好的機會了。

眼下他重傷,還抱著一個生死不知的少女,自棄了武林盟主的位置。可說是隻單影孤,翻不起大浪了。他們御風樓不做則已,一但下定決心,就傾巢而出。不然等無情公子恢復功力,那可是…

人人想到那不可預期的恐怖,更是個個奮勇爭先,將生死置之度外。(總比將來落到白公子的手底生死兩難好)

可越打越膽怯,上百人居然奈何不了無情公子,反而誤傷和當人肉盾牌的機率大增…

他,真的受了重傷?

正危急的時候(御風樓非常危急),突然來了幾支生力軍,瞬間士氣大振。

白公子瞥了一眼,搖搖頭。真把這些想死的幫派都收起來,他恐怕連萬劍山莊都要收了…沒想到他老爹這麼迫不亟待,用這麼激烈的方法要他繼承家業。

雖然他那些哥哥們都不太成器,也不用這麼傷他們的心啊。

人多又有什麼用?他一面交手一面默默的想,真能挨近的也就三五個人,他耍三五個人還不是小菜一碟?暗器準頭那麼差也敢拿出來顯擺…隨便抓個人來擋就有了。

那種蜜糖水似的毒藥更不要拿出來丟人了,毒得還不是他們自己人。

收這些廢物起來,真真傷了自己的面子。無奈啊無奈。他真是太有原則了,有仇必報。將來叫他們去找藥材好了,天材地寶都長在高山峻嶺的艱險之處…想到這些得罪他的傢伙滿山遍野追人蔘和靈芝,挨寒受凍,吃苦受累,空手而回還可以很有創意的處罰他們…

他露出了非常美麗(並且奸險)的微笑。

若不是發燒的琳兒將頭一仰,讓月光鍍得臉孔更蒼白,他還真不想大開殺戒。死一個就少一個能折磨的寶貴人力了…

「住手!」一聲霹靂雷霆的巨吼,傳遍了亂紛紛的戰場,「盟主令在此!速止刀兵,否則就是與全武林為敵!」

數十騎鮮衣怒馬的五服少俠負旗而來,割裂了戰場。隨旗而至的是武林盟二十一分舵,護法、六使、直屬盟主的影部。

隸屬影部的鄭烈和烏鴉也在其中,烏鴉還裹著傷,慘白著臉孔卻和鄭烈並肩而行。

武林盟居然出這麼大的陣仗?難道武林盟被欺壓多年,決心清理這個武林禍害?

在場的幫派心中一凜,順勢都退開,表面嚴肅,心底可是喜翻了天。

剛發出那巨吼的就是右護法趙有窮。他長得威風凜凜,宛如天神下凡。穩穩佔著天下第二高手的地位,數十年來屹立不搖。若說有跟白公子單挑的人,恐怕就是他了。

但右護法卻從來沒跟白公子交過手,一直順服的在他手下任勞任怨(偶爾也會被欺負)。

右護法騎著一匹高大的黑馬,氣勢萬千的奔到白公子面前,滾鞍下馬,所有的人屏息靜氣,等待這世紀大對決的華麗麗開場…

右護法捧著盟主令一跪,咧了個諂媚的笑,「盟主大人,您老人家的盟主令忘在盟壇裡了。」

一陣騷動,不少人跌了個四腳朝天。

仲謀睇了他一眼,「老子不幹了。」

結果武林盟所有的人都跪了下去,連舵旗都半舉。鄭烈扶著烏鴉,硬著頭皮跪到最前,「公子,您任期未滿…」抬眼看到仲謀冰冷的眼神,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心底哀怨他那倒楣透頂的籤運。

正想繼續勸服,烏鴉低啞的說,「公子,不為您自格兒,也為二小姐想想。二小姐總需要個休養的地方…」

琳兒正昏睡,仰著臉,頰上鞭痕猶清晰。

仲謀無言,看著這些跪了一地的人。常常讓他罵廢物、罵白癡,欺負了不少年的人。「找我回去幹嘛?」

烏鴉低低的回,「公子,您才是我們的盟主。」

靜默了片刻,「…那還愣著幹嘛?把馬牽過來,回盟壇了!」仲謀冷喝道,「幾天沒教訓都懶散了!」

這場腥風血雨就這樣莫名其妙的結束了。日後御風樓和萬劍山莊果然被併入武林盟直屬,說到武林盟的陣前倒戈(?),總是忿忿不平加百思不解。

但他們總沒去深想武林盟成立的宗旨。武林盟之所以成立,就是為了維護武林的和平。而他們放下身段迎回白公子…不但消除了一場浩劫,還消除了未來三五十年的浩劫。

功德無量功德無量。

武林盟中人都是江湖豪傑,非常的義薄雲天。就是這種犧牲奉獻的精神,才得人人景仰。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