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渠 續二十五

琳兒下了馬車,原本兇惡狠毒的目光,立刻如春雪乍融,一整個和藹可親、關懷備至起來,原本矜持著大人架子的王琅,更是完全失態,管什麼七歲同不同席的鳥規矩,一把抱住王琳,男兒淚都飆了出來,引得琳兒哭個不停,緊緊抱住哥哥。

仙心抱住這兩個孩子,眼眶也紅了。大伯二伯在一旁說著,「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聲音也有些哽咽。

【Google★廣告贊助】

極力忍耐的白公子,默想著家人團圓難免情不自禁…待王琅冷漠又囂張的刺了他一眼,他的怒氣轟的一聲沸騰起來。

這個大舅子…明明是故意的!有哪一種意外看起來自然又巧合,誰也看不出馬腳呢?…

若不是琳兒抬頭嗚咽的說,「爹、哥哥,大伯二伯…若不是白哥哥救我…我就再也回不來了…」說不定白公子真會把「刺殺大舅子」的計畫列入特急件中。

令人意外的,王家的爺兒們,居然分外客氣的謝過了白盟主,殷勤的將他和侍書郎、林將軍請進去,禮數週到、態度誠懇,挑不出半點錯來。

仲謀心底警鐘大作。危險危險太危險!王家爺們果然不是易相與之輩!若是他們態度冷淡,流露出絲毫敵意,不免激動了芙渠憐弱的天性,將來談崩了,芙渠跟他私奔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沒想到這些讀書經商的人家,城府深沈若此!

果不其然,琳兒讓婆子丫頭帶回內宅見她母親,這些爺兒們臉上依舊掛著無懈可擊的笑容,每每要談到求親的事,就能讓他們兜著轉著,撇開了話題,他還不能抗拒。

王家人想知道芙渠這段日子的經歷,你能說不告訴你嗎?他還想不想娶人家女兒?

雖然侍書郎和林將軍幫著他說話,可惜火力太弱,三兩回合就被打下陣。只有他一個人面對四門火力強勁的砲火,既要維繫「高潔少俠」的形象,又要保全王家的面子,即使機智聰明如他,面對打不得也殺不得的狡詐王家人,還是非常吃力。

更糟糕的是,芙渠的爹和哥哥,往往能攻破他最小的漏洞和語焉不詳處,言語和緩,卻態度強硬,就是要把他打入「淫賊」的行列,好讓駐守在門外的強弩隊有用武之地。

王家人就沒一個是簡單的!難得狼狽的白公子在心底破口大罵。

不過白公子是誰?他可是武林第一高手,聰明智慧到奇葩的程度。硬生生扛住了猛烈的諮詢砲火,竟讓王家爺兒們也踢到了鐵板。

頓時成了拉鋸戰。打破僵局的,是白公子的單刀直入。

「白某想求娶王二小姐王琳。」他不再理會那些迂迴轉折,直指敵帥。

「琳兒還小。」既然撕破臉了,仙心也異常敏捷的還擊。

「十五及笄,不算小了。」

「王家唯一的女兒,不管幾歲都還小。」仙心冷淡的說,「何況我也不能將女兒嫁給逾牆樑上之徒。」

激怒我?仲謀微微瞇起眼睛,淡淡的,笑了。

果然沒錯。芙渠是王家的心肝寶貝,誰也不忍心違背她的意願。他明白芙渠的心意,但也知道家人在她心底的重量。他不會白癡到要芙渠選擇…就算勉強得到芙渠,她也終將鬱鬱寡歡。

這不是他要的結果。

王家人迂迴的試圖激怒他,就是想讓芙渠站在他們那邊。若是他沒控制住自己,傷了她的父親或哥哥…芙渠再愛他,也只會落個終生不他嫁的慘澹結果。

這更不是他要的。

「那我入贅好了。」他疊起玉樣手指,氣定神閒的說。

所有的人用種看瘋子的眼光,看著他。

大明朝的贅婿地位非常非常的低,低到連奴僕都看不起。抽丁繇役贅婿都跑不掉,更被人看成吃軟飯的窩囊廢。

這個武林盟主,赫赫有名的無情公子,第一高手,居然像是得了失心瘋,主動說要當贅婿?!

還沒徹底消化這個瘋狂的主意,他又扔了枚砲彈,「反正我已經把自己賣給琳兒了。她手上有我的賣身契。」

王琅的墨眉可怕的皺起來,「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仲謀沒有正面回他,只是淡淡的說,「我名下莊園和鋪子,折現約有四萬兩銀子,現銀也差不多這個數,古董字畫尚未估算。這些,都可入王家名下,只是鋪子收益我須分一半…總不能苦了琳兒。

「王家產業每年花在打通官宦關節的實在有限,反而耗更多買通武林黑道和鏢局上。俠以武犯禁,是個隱患。但我若入贅王家,這部份可以完全省下來。我敢擔保百年之內,絕無武林宵小敢略窺王家。」

他眼神平靜,「我所求的,只是和琳兒相伴左右。」

王家大伯很憤慨,「你當我王家是賣兒女求平安的?雖然你是武林第一高手,我王家也不懼你!…」

就在場面再次沸騰的時候,琳琅的丫頭悄悄的走過來,低聲對仙心說了幾句,他皺緊了眉,無聲的嘆口氣。

「大哥。」仙心開口制止漲紅了臉的王家大伯,他忿忿的瞪了公子一眼,沒再吭聲。

仙心沈聲說,「今天晚了,貴客風塵僕僕而來,最少也先安歇一下,明日再議吧。」

「爹!」王琅急喊了一聲。

仲謀卻沒再爭,微笑的站起來,風度翩翩的行了禮,隨著管家安歇去了。

「爹,這事情不能拖!」王琅追著仙心說。

「妳娘發話了。」仙心卻發悶了,「妳娘號稱民主,事實上是把咱們三個人民放在鍋子裡煮。」

「爹,你也不要這麼懼內!」王琅有些怒了。

「什麼懼內?」仙心變色了,「這叫尊重!小孩子懂什麼…等你有娘子的時候才會知道啦…你再大點聲沒關係,仔細你的耳朵!三年沒你娘揪耳朵,上房揭瓦了是不是?」

「…爹,你也只會淨說我。」王琅撇嘴,「我怕的還是揪耳朵…娘一紅眼眶你就…」

「閉嘴!」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