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渠 續二十六

雖然說,早就有了相當的心理準備,但面對琳兒的娘,白公子心底的警戒程度卻更勝王家爺兒們。

王大學士和王三夫人都不是姿色過人之輩,但王大學士氣質出眾,號稱謫仙墨餘君,昨日一見,果然如此,甚至可以說,更勝於傳言。溫潤謙謙,如玉如月,即使是那麼憤怒,這個年過三十的狀元郎,依舊保有一種少年的水樣清澈,瀟灑如風。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他那個大舅子也是風流人物,容顏清秀不扎眼,卻隱隱的透出上位者的氣息…年紀不過十五初,就有這樣大的氣勢,將來絕對不是池中物。

連王家大爺二爺,不過是兩個商人,各有各的風采。既有中年人的沈穩,又富美容顏,全無銅臭味兒,只是一派精明幹練。

而這樣大的家業,三兄弟居然和睦相親,沒有一絲豪富大戶的鉤心鬥角,一致對外,讓他應付起來非常吃力。

然而這些扎手的爺兒們,卻因為琳兒的娘一句傳話,就停止攻勢,讓他對這位神祕的三夫人警惕異常。

芙渠和他聊天的時候,常有匪夷所思的奇妙言論,卻都是出自她那個身體不好的娘。往往言語精簡卻發人深省,詼諧風趣,卻隱含深刻哲理。他派人調查過背景,王三夫人自幼就長於深閨,出嫁後就在王家。

一介長於深閨、歸於深宅大院的婦人,卻有如此恢弘見識,精闢入理,不是王府當家,卻深得兄嫂敬重,夫婿寵愛,還教養出這樣一對出色的兒女,絕對不是尋常人物。

面對這位看起來臉色蒼白,面薄身弱的三夫人時,他格外小心翼翼和恭謹。

琳琅憂鬱的看著面前這位佳公子,輕嘆了一聲,「怎麼是個花美男啊?」

「花美南」是什麼?白公子心底大疑,悄悄記下,晚點去問琳兒好了。

「那個,你叫白仲謀是吧?」琳琅問,「坐坐,不要站著。銀心,去泡杯玫瑰花茶來…兩杯好了,我也要喝。」

仲謀微笑著坐下,臉孔掠過一絲古怪,微微抬起臀部。坐墊厚實綿軟,幾乎要整個陷下,不知道是否有機關陷阱…味道是種些微刺鼻的香味,他連忙運功,卻發現內息歡快,身心極為舒暢。

「坐不慣是吧?」琳琅有些歉意,「我家小正太…我是說,我家老爺剛開始也坐不慣。我想你們吃苦耐勞,都不怕磕得屁股疼…但我受不了。裡頭放得香草配方,還是琳兒親手配的呢。」她露出母親的驕傲。

他被夫人質樸到有點粗魯的言語震了一下,好一會兒說,「琳兒蕙質蘭心,是夫人教導有方。」他這才放心的坐下來,像是坐在雲端,頗為舒適。

這玩意兒倒要問問芙渠怎麼做,將來在新房也能擺上,舒服得很…

「我若教導有方,琳兒就不會小小年紀就戀愛了。」她一臉哀怨,「才十五歲的娃娃…古人,我是說你們這些大明朝的男人,怎麼個個都是羅莉控?真令人髮指!」

…「羅莉控」又是什麼?饒是白公子聰明智慧,再三琢磨還是不得其解。

越閒話家常,仲謀越悚然以驚。王三夫人雖然言語直魯若村婦,既不咬文嚼字,也不掉什麼書袋,但妙語如珠,讓人如沐春風, 時時招笑,可也許多話是聽不懂的。

但仔細琢磨,又覺得有大智慧大覺悟,讓這個恃才傲物、驚世絕艷的白公子佩服得五體投地。

事實上呢,我們都知道,這完全是誤解。王三夫人琳琅,根本是從二十一世紀因為池魚之殃被捲到大明朝借屍還魂的穿越女,詳情看看「蠻姑兒」就了解了。但是白公子當然沒看過「蠻姑兒」,所以被很愛擺龍門陣高談闊論的琳琅小姐呼嚨得一愣一愣。

這可不,現在白公子被琳琅用金庸唬得死死的,正在仔細琢磨六脈神劍的可行性,甚至暗暗想著陪芙渠天涯行醫的時候,順道打聽段家到底是哪個不世出的武林世家…

只因琳琅一席語,天下武林就遭了個小殃。當中最倒楣的是少林寺和武當山,少林寺實在生不出九陽真經,武當山的太極劍法也真的沒有那麼神奇。

當然,照慣例,這也是後話。

只當年三元及第狀元郎都讓琳琅呼嚨的找不到北,常常有笑斷腸子的危險;今天驚世絕艷的白盟主被唬爛得不分東西,也不算太虧。只能說面對一個太會畫虎畫蘭的穿越女,算不得冤。

他暗暗的想,丈母娘搞不好是哪個絕頂高手,只是為了和琳兒的爹才嫁為人婦。當中說不定還有什麼曲折離奇不為外人道的隱密…

這個面白身弱的丈母娘在仲謀眼中瞬間高大了起來。

所以,琳琅埋怨他不該誘拐小女孩時,他發自內心的恭謹,不像對岳父和大舅子那樣只做表面工夫。

「不過,」琳琅更憂鬱的說,「琳兒說,她喜歡你,想嫁給你。我們就算怎麼心疼,還是得尊重她的意願。畢竟,這是她的人生,我們再疼她也不能幫她過。」

仲謀精神為之一振,但接下來的話卻震住了他。

「但大明朝的法律實在太不周延。」琳琅非常嚴肅的說,「所以…你賣身給琳兒的賣身契,必須去官方登錄,可以嗎?」

白公子神情古怪的抬頭看著未來的丈母娘。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