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渠 (完)

時光匆匆,白盟主和王二小姐成親了一年,一直住在江南王府,深居簡出。

這件婚事,江湖皆知,也引起廣大的議論。有人鄙夷白盟主居然靠著裙帶關係投靠了官府,但也有人說,王大學士居然為了王家的產業,犧牲女兒拉攏武林盟主,傳得沸沸揚揚,卻沒什麼好聽話兒。

【Google★廣告贊助】

自然是因為門不當戶不對到極點,可說是半點交集也不可能會有,驟然出了這樁聯姻,慣常陰謀論的世人,不免想得非常偏斜。

可不管怎樣議論,王家附近的幫派,能搬家的都搬家了,不能搬家的只好龜縮起來安分守己。連街上的混混潑皮,都不得不好人起來。畢竟武林盟在城裡成立了個分舵,而王府女婿,又是個兇名遠播的魔頭。

一時之間,治安清明,喜得當地的縣令都想送十個八個匾額去給王府女婿表彰一下。

至於萬劍山莊白老爺子,原本對這樁婚事嗤之以鼻,不肯承認。白公子因此神祕的出了趟遠門,沒多久就傳出萬劍山莊「自動」歸附於武林盟直屬的驚人消息,倨傲的白老爺子,千里迢迢的趕赴王府探望親家,除了臉上有些褪成黑黃的瘀青外,倒也風度翩翩,和藹可親。

隨著白公子出遠門的鄭烈默然。別以為離得遠又是生父家就有什麼優勢…想得美。也不想想魔頭的記憶超群、鉅細靡遺。難道他會忘記萬劍山莊也跟著去圍剿他的舊事?太天真啊太天真。

相信我,這是順序問題,誰也跑不掉。還是殺手識時務,一聽說萬劍山莊降了,還沒去打御風樓,他們就自己跑去找右護法也跟著降了。

比起公子,嚴刑峻法的右護法簡直是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白癡才去等公子打。

一想到這,瞥見和盟主揪頭髮抓領子正在地上滾的王琅公子,他那個敬意,真是滔滔不絕滾滾長江黃河之水天上來…

王家人真是人中龍鳳。不說他們小主母那麼溫柔嬌弱卻讓魔頭化為繞指柔,終歸是愛嘛,沒得說。咋這舅老爺也這麼剽悍,剽悍到能跟公子天天打架還活蹦亂跳呢?

要知道,公子喃喃自語的時候,可是設計無數種謀殺大舅子的毒計啊…可設計歸設計,記恨歸記恨,打架的時候公子還真沒動用過真氣,純粹拳腳工夫…只是越打就越上火,不知道這個舅老爺去哪兒學的,隱隱克制公子的小擒拿手…

他心底暗暗盤算,是不是要跟舅老爺搞好關係,跟他學個一招半招,最少也能撐公子那麼一時半刻。

「我教你。」烏鴉跟他蹲在一塊兒,拿個樹枝寫了。

「小舅爺教你了?」鄭烈精神為之一振。

「那是。」烏鴉咧嘴無聲一笑。

「撐多久?幾招?」鄭烈追問。

「…半招。」烏鴉噎了一下,「半招很強了!」

無言片刻,鄭烈低頭畫著地,「…教我吧。」

他們對小舅老爺的景仰更深了幾層。要知道被公子記恨到這種程度還活著的人,他可是海外孤本,全天下的唯一一個…公子還不敢真的下重手。

光光這點,就足以讓他們佩服得五體投地,頂禮膜拜了。

「夫人的院子門開了!」小廝奔過來通風報信,原本在地上滾的兩位公子,立刻彈跳開來,忙著整衣撢塵,飛快的束髮,互相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才各自走開。鄭烈和烏鴉趕緊跟上去…雖然他們一致認為這是掩耳盜鈴。

看著越來越居家,魔頭本色被磨成這樣的盟主大人…他們還是有些憂心,畢竟他們離開王家的日子快要到了。

在王琳十六歲那年,終於拜別了父母兄長,隨著仲謀離開了王家。

踏出王府大門的那一刻,白公子真是百感交集。

這一年來,鬥智(和岳父)鬥勇(和大舅子…),敬聆丈母娘的教誨(偶爾要被揪耳朵),與芙渠甜蜜蜜的新婚生活(放心,他真的吃到了),是他二十幾年來的人生中,最特別的一段時光。

說不出的千般滋味,只能化成手底破空的一鞭,驅車趕馬,駛離了王府。

只是他要很久以後才發現,他這樣冷淡無情的人,連父子兄弟都無親,王家這群讓他頭痛不已的姻親,卻在他心底留下了痕跡,但不只是因為芙渠的關係。

五年一度武林盟主擂台,是江湖一大盛事。

白公子攜夫人出現的時候,引起一陣嘩然。許多人以為「紅粉消磨英雄骨」,白仲謀當了大學士的女婿,不會再出現了。

他看起來也完全不同。雖然光彩依舊,卻不再芒畢露,反而有種靄靄內含光的內斂和溫潤。宛如春風所化佳公子,淺笑低眉,少了許多鋒芒和凌厲。

這讓許多問鼎者多了些把握和希望,讓擂台更熱火朝天,氣氛熱烈得幾乎要燃燒起來。

但很快的,參賽者就了解了,何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像是要把這一年的壓抑和鬱悶一口氣發洩出來,他臉上淺笑,嘴裡卻輕聲說,「王琅,受死吧!」然後他所有倒楣到姥姥家的對手,只要他如白玉般的手指拂過,所有的關節都發出咖啦啦的聲音卸得很乾淨,就像他在想像中如何對付大舅子一般。

若不是王琳在場邊看著,恐怕真的要鬧出人命了。

直到有個可憐的傢伙高呼,「我不是他媽的王琅啊~」一面飛出擂台,琳兒才道他為啥那麼亢奮。

「白哥哥,你幹嘛老跟哥哥過不去?」琳兒瞪了他一眼。

「哪有。」他氣定神閒的撢了撢事實上不存在的塵。

「哄我呢,你就哄吧。」琳兒對他皺了皺鼻子。

他笑而不答,緩步下擂台握著她溫軟的小手。

終於,這隻小手和整個人,都是屬於他的了。他慨然,真是不容易。但又覺得…一切都很值得。就算再戳幾次胸膛,也很值得。

…不過王家人就算了。

想想這一年的經歷,咱們這位又魔頭又邪惡的武林盟主(蟬聯第三任)、無情公子玉面閻羅,也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千萬不要再來一次了。

(芙渠全文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也可以支持實體書喔:
 ←博客來連結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