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探花 之九

那天紀晏正常的在中午就放學回來,安靜的倒在床上,把橘兒嚇個半死,奔出去帶著哭聲對佳嵐喊,「公子不行了!嗚嗚嗚…他不會動了…」

佳嵐很鎮靜的進屋察看,戳了紀晏幾下,安慰橘兒說,「不要怕,還活著。妳看,還會抽搐。」

紀晏翻了白眼,卻依舊無力動彈。佳嵐倒是很漫畫的想到魂已飛起的狀態。

【Google★廣告贊助】

嗚喔,好像被整得很慘。不過夫子願意把三公子整得這麼慘,應該已經原諒他了吧。

…這個沒有良心的女人。紀晏忿忿的想。最沒有良心的地方就是一臉幸災樂禍的平靜。

夫子當然沒有宰了他。但比宰了他還淒慘…當著全堂同窗的面,詢問他偷了多少錢,拿去做什麼,回答慢一點就叫他準備收拾包袱回去。

等他硬著頭皮照實回答後,夫子睥睨的看著他,「連自甘墮落都這種程度而已…你真的只剩下讀書這條路。為了避免大燕朝出現一個不夠格的壞蛋…夫子我就勉強費點心吧。」

這個很愛面子的十二歲少年的自尊受創得體無完膚,更慘的是,夫子給他掛了三個沙袋在手臂(尋常練字只掛一個),蹲著馬步,罰抄了一個上午的書,導致他的手臂完全抬不起來、小腿抽筋,回房除了扑倒在床上,不能掩飾顫抖得宛如打擺子的狀態。

佳嵐丫頭根本就幸災樂禍,幫他塗藥的時候痛下毒手,紀晏慘叫的聲音幾乎貫徹全院,四小水果為之膽寒。

「…妳怎麼能夠這樣對待一個傷患?」紀晏真的快哭出來了。

「回公子,婢子是為您推開淤血,那才好得快。」

「騙人!妳表情那麼愉快!」紀晏怒吼。

「有嗎?」佳嵐摸著自己的臉,勉強控制表情,「婢子天生笑臉迎人。」

妳鬼扯。明明一年四季都板著一張臉,笑個屁臉。但他實在有些膽寒了,只能將臉一別,掩飾在眼眶打轉的晶瑩淚珠,「…拜託妳不要跟我講話。」

最後他真的沒搞清楚自己是昏倒還是昏睡,等再醒來時已經華燈初上。

完了。夫子給他派了十張的大字,和一篇策論,一個字都還沒動。絕對寫不完了。

他連人都沒叫,自己草草的穿上衣服,很不耐煩的揮開橘兒,衝進書房,開始疾筆直書,晚飯熱了又熱,他焦慮得把人吼出去,一直做功課到夜深。

怎麼辦?連當壞人都不夠格,只能讀書的他…明天怎麼去見夫子?夫子會不會把他趕出去?

「公子,吃飯吧。」終於把事情都安排妥當的佳嵐,提著食盒進來。

「我哪有那個工夫吃飯…」煩躁的紀晏一愣。完了。夫子囑咐過,佳嵐丫頭也得交一份的策論。天,他明明筆記下來,卻完全忘了。

夫子一定會拿掃帚把他趕出去。

佳嵐將食盒放下來,從懷裡掏出一捲紙。一篇謄得整齊清雅的策論,五張模仿他字跡模仿得很像的大字。

「現在,公子可以吃飯了嗎?」佳嵐終於還是笑了,「青菜一直熱不是辦法,婢子在小廚房炒了一份。」

紀晏說不出心裡是什麼滋味。好像是生氣、羞愧,又有一點點開心,然後覺得這點開心很沒面子。好像被耍又好像不是。

「…很好笑嗎?」他絕對不承認自己是惱羞成怒。

帶著哭音又惱羞是滿好笑的。但是覺得這麼認真和慌張,又覺得有點可愛。

算了。認真的小孩是該獎勵的。

「公子不喜歡婢子笑,婢子就不笑了。」她淡定的回答,「凡事欲速則不達,餓過頭弄壞了胃,總是不好的。」

紀晏僵著不動,任佳嵐收拾紙筆,從食盒裡拿出兩葷一素的菜,擺設碗筷和添飯。

端起飯,他差點掉淚。

她們都是說好聽話而已,其實對他一點都不好,隨時都會轉頭就走。現在幫他偷寫大字,關心他是不是餓著肚子…就是沒有地方可以去而已。

一定是這樣。

「…討厭妳,討厭妳們。想去哪滾去哪好了。」他低頭大口扒飯。

佳嵐卻沒有因此生氣。因為…三公子哭音濃重且顫抖的說出那些話,一點氣勢都沒有。

鬧彆扭的可憐小孩。她在紀三公子房裡快半年了,這孩子簡直是個孤兒…府內哪個大人都沒關心過他,連遣個奴僕來表達一下,都沒有。

「公子喝碗湯吧。」她語氣柔和下來,「不要吃太急。」

紀晏別開臉,「妳走開。」

佳嵐安靜的放下一條絹子,走出去泡茶,刻意在茶水間等了一下。等她端茶回去時,紀晏一直低著頭,喝完茶就匆匆要水洗漱了,逃也似的爬回床上躺平。

真是不會藏東西的小朋友。佳嵐啼笑皆非的從他換下來的外裳袖袋裡,掏出半溼的絹子。

不坦率、彆扭,設法惹人厭,亂發脾氣。但是,即使是庶子的三公子,管事娘子表面上還尊重他的。給他添人很困難,但只要告狀,就能輕易的讓她和四小水果去洗一輩子的衣服了。

跟野貓一樣充滿戒心又渴求溫暖的小朋友…叫姐姐怎麼討厭你?

佳嵐悄悄彎起一抹溫柔的笑,哼著含糊不清的歌,洗了那條浸滿眼淚的絹子。

當然,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絕對不可能因為這個小插曲,三公子就變得友善溫馴,嘴人和暴躁的本性還是時時發作。

四小水果還是怕三公子,所以特別佩服能泰然自若面對火爆三公子的佳嵐姐姐。

明明佳嵐姐姐就沒有說什麼,就能夠讓三公子莫名其妙的熄火。

她們很誠懇的討教,佳嵐姐姐想了想,燦爛一笑,「阿福也很兇,但我不怕阿福。」

啊?明明在問三公子,為什麼跳到阿福?

「阿福只是愛叫,其實很可愛。靠近牠會翻肚皮讓人摸肚子。」橘兒滿臉迷惑的說。

佳嵐笑得更燦爛,摸著年紀最小的橘兒的頭,「沒錯,妳完全說對了唷~☆」

四小水果滿頭霧水。直到看到佳嵐姐姐淡定的對亂叫的阿福說,「安靜,坐下。」阿福就發出乞憐的聲音,坐得再端正也沒有。也用同樣的淡定,對著怒吼的三公子說,「公子,喝茶。」公子就安靜下來,端著茶碗說,「我不渴!」聲音就降到喃喃抱怨的程度…

她們好像就體悟到了什麼,開始學會應付三公子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