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探花 之十

【Google★廣告贊助】

一開始,不太順利。

淡定臉可以裝,但是三公子手上有茶的時候,卻不知道該拿什麼湮堵三公子的怒火。

橘兒慌張的把籃子裡的東西一遞,才發現那是剛做好的襪子。「公子這、這是婢子幫您做的襪子!對不住…現在婢子只會做襪子,可、可是婢子認真學了,很快就能幫您做扇套!」

【Google★廣告贊助】

桃兒和李兒看見三公子僵住,趕緊把收到櫃子裡的夏衣捧出來,「我們!也跟佳嵐姐姐學了裁縫…雖然袖子有點大小不一,但是佳嵐姐姐說在家閒穿還是可以的!杏兒也幫您做了香袋…」

啞然好一會兒的三公子紀晏終於開口,「誰、誰希罕啊!等等我就全扔了!給爺穿什麼破布!」就暴躁滿點的揚長而出。

果然很兇的三公子很難應付。

佳嵐面對含淚的四小水果時,非常冷靜,「不用擔心。明天他一定全部會穿上。」

結果,第二天,揚言要扔掉的三公子,緊緊繃著臉卻爆紅,穿著針線不太整齊、橘兒做的襪子,袖子一邊大一邊小的、桃兒和李兒做的夏裳,腰上掛著看不太出來是什麼花的、杏兒繡的香袋,準備去上學了。

…佳嵐姐姐真是太厲害了!

(而且,好神祕,為什麼看到三公子會想到阿福呢?…)

這有什麼?佳嵐在心底偷笑。因為三公子是紀侯府唯一而且真正的小朋友。

「這樣,不會被笑嗎?」年紀最大的桃兒思慮總是比較周密的。

「公子不會在乎的。」佳嵐老神在在,「嘴巴壞只是掩飾害羞而已。」

原來如此。四小水果頓悟了。

不、不知道她們在搞什麼。真是的,明明對她們那麼大聲,結果還是微笑的做衣做鞋,明明每天都很忙,閒下來都在縫補他的衣裳和瑣碎…

都沒有人怕他了!他都沒有尊嚴了!

「爺最討厭消暑飲,沒事喝什麼藥?」好不容易找到發洩怒氣的缺口。

但是,這些討厭的丫頭,每天放學,都端上放在瓦罐泡井裡的、涼絲絲的綠豆湯。

我沒有這種分例。讓我習慣了怎麼辦?不要對我太好,討厭鬼。

尤其是佳嵐,最討厭了。她居然縫了一個書包給我。明明用包袱包起來就好了,大家都這樣。誰會用這種單背褡褳,跟別人不一樣。

被人羨慕。

「…不要再這樣。」紀晏發現自己的聲音怎麼這麼軟弱。

「這是應該的呀,公子。」佳嵐依舊淡然,「公子沒有發現嗎?婢子們都不是家生子。能夠依靠的,就是公子而已。公子為官拜相,婢子們能夠繼續服侍公子和少夫人,或者是將來的小小姐和小公子,才是婢子們最好的出路。」

…主子有出息,奴婢才有出路,是嗎?但的確,都是外面買來死契的丫頭呢。家生子的小廝玉硯,在他養傷的時候,已經換去二老爺的書房了。現在上學,只有一個老車夫跟著。

沒有書僮,沒有小廝。誰也不想跟他,誰也對他沒信心。

「煩死了。」紀晏咕噥著,「一群蠢貨。」

還不太會控制自己脾氣的紀晏,學會對著牆壁發脾氣,面對自己的丫頭,雖然還是僵著臉,不怎麼口出惡言了。

佳嵐說得有一點對。這種賣死契的奴僕,沒有關係可走,補不了好缺。連他都不要,這些丫頭太可憐了。

我、我只是同情妳們喔。不要以為我被感動,沒、沒有很相信,只有一點點。

紀晏對四小水果的態度的確比較軟化…起碼不會隨便遷怒了。但對佳嵐,卻還是常常處於額爆青筋的狀態。

總是懊悔,為什麼會在絞盡腦汁寫不出功課的時候向她求助,三言兩語被她耍,往往變成打賭,然後輸掉早膳或晚膳。

雖然都能獲得佳嵐的膳食當交換,但份量和味道絕對是天差地遠。

「公子,」橘兒用氣音小聲提醒他,「不要跟佳嵐姐姐賭食物。」

「吭?!」

「婢子們三個曾經同時輸過晚膳。」橘兒繼續細聲,「佳嵐姐姐一口氣吃掉了四份晚膳…就在婢子們面前。」

她很憂傷,「原來自己的飯被吃掉這麼難過。從那時候起,我們就不敢不聽佳嵐姐姐的話。只啃白饃饃是很傷心的事情。」

「…………」這女人真的沒事嗎?

但是,雖然不應該,他還是偶爾會冒出,「佳嵐比夫子還會教」的錯覺。夫子講的若是沒聽懂,回來問佳嵐就對了。

一定是錯覺。

等他發覺的時候,他已經習慣性的買包子或零食賄賂佳嵐教他破題或講解,避免犧牲自己晚膳的舉動。

有的時候會想,瘦小的佳嵐,到底把大量的食物裝到哪去了…往往看她吃,就會飽到晚膳吃不下。

她一定是個大食妖怪。不要騙了,我看穿妳了。

【Google★廣告贊助】
用LINE傳送
Facebook 留言
Facebook 留言載入中...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