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探花 之十一

過完一整個夏天,對大食妖怪的確定並沒有少一點。

但凡事都能夠習慣,所以漸漸的,紀晏習以為常,有時興起還會測試佳嵐能吃到什麼程度。

結果很令人啞口無言,忍不住跟她說,「將來誰能養得起妳這樣的娘子?光吃就破產了。」

【Google★廣告贊助】

剛吃完第十二個大包子的佳嵐斯文的擦擦嘴角,「回公子,婢子總是記得吃個三分飽就好了,並不老像這樣吃到七分飽。」

要用兩隻手才捧得起來的大包子十二個…還七分飽!妳的腸胃真的沒事嗎?!

結果佳嵐還如常的吃了自己的晚膳,讓紀晏替她感到胃痛。

但用食物賄賂佳嵐的成效真的很好,向來嚴峻的夫子破天荒的誇獎了紀晏…他很平靜的道謝,可沒有特別高興。

不是佳嵐額外的補習,他也不會進步這麼快。再說,進步再多,對「傅佳嵐」仍然望塵莫及。

事實上,夫子已經把「傅佳嵐」的策論貼在牆上,拿來鞭策全堂同窗了。連他們族學最厲害的少年秀才,看了「傅佳嵐」的策論都面如死灰,夫子還涼涼的說,「傅佳嵐」並未從學,完全自修,今年還沒滿十二歲。

看著全堂備受打擊的痛苦模樣,坦白說,紀晏心裡有點爽。

才不要告訴別人,傅佳嵐到底何許人也。想想吧,誰家能有這麼天才的丫頭,還是他的大丫頭。這多不容易啊!能夠活生生打敗眼睛長在額頭上的那群「才子」。

雖然秋老虎很猛,但他心情還是非常愉快,買了一大包據說很好吃的紅豆饅頭回去犒賞永遠吃不飽的佳嵐。

走進二門,阿福狂搖尾的雀躍上前迎接,紀晏站定,「喂,不行喔。敢跟她搶食物…阿福你不想活了?」

阿福發出可憐的聲音,大眼睛水汪汪的看著他。

坐下快到他胸口的大狗,這副表情實在是…非常投錯胎。

「你明明是獵犬,為什麼裝出那種哈巴兒的模樣?」紀晏發牢騷,摸了摸阿福的大腦袋,「只能一個喔。不是不給你,實在是怕你被追殺,明白嗎?哈哈,哈哈…吃紅豆饅頭啦,不要舔我的手心…」

他難得露出晴朗的神情,溫柔的摸阿福的頭。

「三公子,那狗很髒呢,當心不要被咬啊。」黃鶯般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一群丫頭也跟著笑。

紀晏轉頭,看到二公子房裡的大丫頭妙雙拿著帕子掩嘴,「那狗不知道多久沒洗澡了。」

「三公子一定不怕的。三公子,您找劉姨娘嗎?不巧劉姨娘被夫人罰跪了。」

「據說劉姨娘咬了老爺的丫頭白蓉呢。」

「哦,難怪三公子不怕。」

笑聲越來越大,越來越輕蔑和看熱鬧。

「欸,我怎麼會怕阿福啊?」紀晏對著妙雙笑吟吟,一個箭步衝上去,一把抓住妙雙的手,「我都敢摸妙雙姐姐,還有什麼不敢?我跟二哥討要你吧妙雙姐姐,妳都這麼關心我了。」

眾丫頭尖叫,妙雙好不容易哭哭啼啼的掙脫了紀晏的手,轉身跑光了。

紀晏看了看被抓傷的手,拼命想把粗喘的氣息平穩下來。阿福拱了拱他,嗚嗚的低鳴。

我沒事。真的,我沒事。你看,我甚至沒弄髒書包,紅豆饅頭也好好的包在紙包裡。有這樣的生母註定要被嘲笑。

「公子。」

他猛然回頭,看到佳嵐無風無雨平靜的臉孔。

「妳怎麼在這兒?」他別開頭,有些狼狽的。

「二夫人將灑掃嬤嬤的人數補足了,婢子去謝恩。」她的語氣依舊平靜,「想到公子快放學了,過來接公子。」

沈默了一會兒,「…妳都看到了?」

「是。」

紀晏轉身就走,佳嵐默默的跟在他後面。

走了一段路,紀晏沒回頭,「妳不罵我嗎?」

「為什麼?」佳嵐語氣還是平穩。

「因為,這樣是不要臉,一定要被罵的啊!」紀晏暴躁起來,「好像我有毒一樣,被摸一下手就尖叫哭喊!換成是昭哥兒不要說牽手,連胭脂都紅著臉湊上去讓他吃!這實在…」

佳嵐伸出手,紀晏反而噎住了。「妳幹嘛?」

她考慮了一下,「婢子走得有點累,公子牽我一下好嗎?」

紀晏僵了一會兒,才握住她的手,「妳、妳小孩子嗎?還、還要人家牽。下、下下不為例!」

這麼小的手,還有一點點繭。誰都討厭他,嘲笑他。或許…這個大食妖怪是個善良的妖怪。

好想哭,好想大哭。

「公子,反擊的時候還是選一下方式比較好。」

「囉唆!」他卻把牽著的手握緊一點。

快到嘉風樓,他才訕訕的把手放開。多大了,還手牽手。

「今天,夫子誇獎我了。」他衝口而出。

「其實早該誇獎了。」佳嵐笑了笑,「公子進步很大呢。」

「反正怎麼也趕不上妳…只好跟自己比。」他心情莫名好起來,「喏,紅豆饅頭。那個…我吃不完。妳還是跟小水果她們一起吃吧,不要以為自己腸胃很好。」

「是,公子。」佳嵐接過紅豆饅頭。

越來越覺得可愛了,這小孩。佳嵐默默的想。可惜可愛不了多久…就得被迫長大了。

孔夫人突然派人來三公子房裡,絕對不是什麼好事。仔細想…應該是二公子越來越荒唐, 三公子越來越勤學吧。

佳嵐嘆氣。正妻對細姨生的孩子看不順眼,似乎也無可厚非。但是搞情蒐總覺得有點過火。

她希望只是自己想太多,結果卻只讓她感嘆自己太未卜先知。

九月初,二公子和孔夫人的丫頭鬼混,結果被震怒的孔夫人棒打鴛鴦,那丫頭羞憤投井了。這個八卦讓佳嵐沁出一層冷汗,因為跟紅樓夢裡的金釧兒事件幾乎一模一樣。

她小心翼翼的旁敲側擊,讀書讀得滿眼昏花的紀晏抬頭看她,「有點可憐。妳有空去拈個香,咱們還有錢嗎?送一點奠儀表心意。」就低頭繼續和禮記奮鬥。

咦?這麼說來,咱們偽賈環紀晏同學,忙得沒時間去告狀吧?那當然也不會出什麼事…

結果來自二十一世紀的佳嵐,還是太淺。

東窗事發的二公子紀昭,被盛怒的二老爺揍到一半,結果嘉風樓灑掃婆子和妙雙舉證歷歷,變成跟丫頭鬼混的是三公子,孔夫人哭訴是因為慈母心才不忍告發。

百口莫辯的紀晏被逮去揍掉半條命,驚動了紀侯爺來求情,才免於一死。

真沒想到,還能夠栽贓嫁禍,轉移焦點。

最後管家的世子夫人出面嚴查,終於還了三公子清白,將那個誣告的灑掃嬤嬤打了五十棍,閤家趕出府,但妙雙在二公子的淚海戰術和孔夫人的力保下,不痛不癢的革了一年的月銀。

但打都已經打了,躺在床上的紀晏,前三天都沒有開口,連呻吟都沒有發出一聲。

佳嵐衣不解帶的陪在他身邊,幾乎沒有闔眼。

終於,紀晏望著佳嵐落淚…這也是佳嵐最後一次看到紀三公子的眼淚。

他從一個還抱著一絲親情希望的孩子,蛻變長大成為,大燕朝後宅適應生存的少年公子。

一直把他當成小朋友兼老闆的佳嵐,終於還是動容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