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探花 之十四

整個禁足期間,紀晏不是拉著佳嵐苦讀(兼補習),就是拉隊堆雪人和打雪仗。美其名為「鍛鍊體魄」,事實上他自己也玩得滿樂的。

心境已經很蒼老的佳嵐往往討饒,實在玩不過這群小朋友,卻往往是被雪球砸得最慘的一個。

從衣襟掏出雪塊,佳嵐冷冷的問,「我得罪你們嗎?」

【Google★廣告贊助】

「會寫策論沒什麼了不起。」紀晏陶醉於精神勝利中。

「佳嵐姐姐快嫁吧!我才能當三房的老大!」桃兒喔呵呵的笑。

剩下的三個小水果只是亢奮的亂丟雪球。

幼稚。佳嵐開始覺得當個幼兒班老師可能不是個輕鬆差事。

但是才過了元宵,準備春衣時,才發現三房的諸位小朋友都竄高了…唯一成長緩慢的只有向來吃太多的佳嵐。

尤其是唯一的男生,紀三公子,足足竄高了一個個頭,幸好春衣本來就留了足夠的尺頭,不然照裁等開春會太短。

大概是足夠的營養和規律的運動,讓這些面色紅潤的小朋友長得很快吧。至於自己成長過緩…佳嵐安慰自己,應該是屬於晚熟那型。不然身高一直被超車,真的會有心理傷痕。

「奇怪,」紀晏一臉糊塗的進門,「堂哥突然送我一匹馬,他的護衛居然要教我騎馬。」

堂哥?世子爺嗎?佳嵐深思了。人情往來也頂多到世子夫人,他們和世子爺幾乎沒有交集。

剛入二月,這真奇怪。更奇怪的是,入春人事調動,嘉風樓的灑掃嬤嬤全換了一輪。她小心翼翼的探查這些嬤嬤的來歷,發現大部分是世子夫人陪嫁的下人,恭謹的讓人發毛。

認真到不行,整個庭院打理的乾乾淨淨,甚至還來疏果,客氣得要命,害她們有一陣子閒得不自在。

「…世子爺有說為什麼嗎?」佳嵐覺得不可思議。

「堂哥也送馬給了昭哥兒。」紀晏搔搔頭,「他是說,我們年紀都大了,外出乘馬車不好看。只是…為什麼有我的份?」

聽起來像是個好理由。「是夫子說了什麼嗎?」

「欸,對喔。聽說夫子和伯父是同窗好友。」紀晏恍然大悟。

看佳嵐還在低頭沈思,看已經矮他一個頭的大丫頭,紀晏覺得有點好笑。故做老成,才氣無人可比,吃得比誰都多,結果長不了個子。

忍不住揉了揉她的腦袋,「別想了。送了就收著,堂哥也沒理由讓我跌斷腿。」

「不要摸我腦袋!」佳嵐護著頭嚷,被小孩子摸頭,太丟臉。

「自稱婢子啦,笨丫頭。被人逮到小辮子就慘了。」逗她真好玩。他自覺帥氣的揮揮手,「我只是回來換衣服,騎馬欸,學會可以騎著上學了。對了,記得餵阿福喔。」

「阿福明明是外院養的狗,為什麼變成咱們院子在餵?」佳嵐抱怨。

但是紀晏只是意味不明的彎了彎嘴角,換了衣服就興致勃勃的去試馬了。

結果等佳嵐餵阿福的時候,四小水果不斷的吃吃笑。

「妳們是扭到笑筋還是怎麼了?」佳嵐滿頭霧水。

笑了半天,橘兒才勉強憋住,「佳、佳嵐姐姐…公子最喜歡摸阿福的腦袋…噗,跟摸妳腦袋是一模一樣的…哈哈哈!」

…死小鬼!難怪還囑咐她餵阿福!長得高了不起啊!

「今天你們通通沒有蛋炒飯吃了。」佳嵐冷冷的轉頭。

「欸~」四小水果慌張了,「不要惱羞成怒啊佳嵐姐姐!~」

是的,過個年,嘉風樓的少年主僕,通通體會了抽個子吃不飽的痛苦。常常吃過飯沒半個時辰就全體又餓了。而三公子稀微的荷包,終於宣告戰敗,沒辦法天天買包子餵全院的小朋友。

丫頭這職位,就是要無師自通的十項全能。但就像五個丫頭都苦學女紅,只有杏兒笑傲江湖,其他人只到裁衣,繡花是全面性的慘敗。廚藝這回事,人人都學到會燒火,但能做出足以入口的食物,只有佳嵐一枝獨秀。

雖然她最擅長的,也只是蔥花蛋炒飯。但是味道不錯份量足夠,價格也是破天荒的便宜,足夠應付吃窮老子的一票半大小朋友。

這群叛逆的死小鬼。煮飯餵他們真是太虧了。

***

終於趕在族學開學的時候,將新的春裝縫製好,摔了半個月的三公子紀晏,非常淡定的騎馬上學了。

「…公子,還是搭馬車吧。」佳嵐有點憂心。

「我行的。」他擺了擺手,「在校技場騎不會進步。」

在車水馬龍的大馬路上,摔了可不是好玩的。

「妳擔心嗎?」紀晏語氣放柔,「我沒有忘記,我是妳們的公子。」揮揮手就走了。

…要不要時不時就帥一下?

不過,騎馬上學了十天,紀晏每天都跟她報備,沒有摔。害她老是感到鼻酸。

但第十一天,二月末,紀晏煩惱了一夜,還是告訴她,要搭馬車。

「倒春寒是挺冷的。」佳嵐表示諒解。

「…妳要跟我一起去族學。」紀晏遲疑了一下說。

「公子,上學堂應該帶書僮,不應該帶丫頭吧?」佳嵐訝異了,雖然他一直沒有書僮。

紀晏陷入沈默。好一會兒才說,「夫子指定妳去…隨堂考。」

哈?!

佳嵐指著自己,紀晏默默的點頭。

「為什麼?」

「春闈的題目,夫子拿到了,所以要隨堂考。」紀晏皺眉,「夫子要妳跟我去,會安排妳在內室考,不會碰到別人。」

他無法拒絕夫子,但不知道為什麼,他不想被人發現佳嵐的厲害。這應該是獨屬他的祕密。

「我能爭到的就是,讓妳在內室考。」他有點黯然的說。

「夫子應該是要鞭策全學堂的公子吧。」佳嵐表情很輕鬆,「沒問題,婢子會好好鞭策各位公子。」

…妳一定要這麼誠實嗎喂?!不要一副很高興想痛宰人的樣子啊混帳!

「咦?公子希望婢子放水嗎?」發現紀晏臉都黑了,佳嵐很善良的建議。

「不用!」紀晏想了想,「反正不是我一個人被宰…全力以赴吧!」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