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探花 之十六

但是,他那小小的優越感很快的煙消雲散。

紀晏很懊悔為什麼要好奇心過剩,聽夫子說事實上「傅小才子」寫了春闈三試題,就想看看另外兩道題是什麼。

童生是科舉第一關,但是距離秀才還有兩個真正的關卡,分別是鄉試和院試。童生試通過了,不過是跨入科舉的第一階,能著儒袍儒冠,當個最初階的讀書人,真正被承認是儒士的,起碼得鄉試院試通過,取得秀才功名才可以。

【Google★廣告贊助】

所以鄉試院試的難度和童生試不可同日而言,而三試皆取第一的,會被稱為小三元,因為真的非常不容易。

紀晏是聽說,春闈的鄉試院試刁難到極致,不分老少才子幾乎都落馬沈戟,非常陰溝翻船。

但看到題目,他立馬懊悔。佳嵐面有難色的千萬個不肯,直到他強言要做這兩篇策論才鬆口…感覺完全是掉入陷阱。

「公子不會也是該然的。」佳嵐很理解的寬大為懷,「婢子也花了兩個時辰才做完,自己也覺得不太滿意。」

…被羞辱了。看了題目根本不知道要怎麼破題的紀晏,感到被深深羞辱了。

搶過題目,整個休沐的假期,根本就是陷入和這兩題目奮鬥的窘境。從天明做到天黑,他才勉強交題,看著策論的佳嵐面容古怪,拼命忍笑的模樣,簡直像是在傷口上撒鹽。

「…妳寫的呢?」不服氣的紀晏問。明明年紀比他小,這丫頭還深居後宅呢。這種實事題能比他強就見鬼了。

「婢子沒辦法全記起來,」佳嵐遞出趁著工作空檔在茶水間回憶謄寫的策論,「或有疏失,請公子見諒。」

紀晏號,完全擊沈。

…惡魔。妥妥的這就是個裹著人皮的惡魔啊!!怎麼有可能?這種實事題寫得艱深容易,但是深入淺出,讓天真幼童也能懂,實在是本事…

連他這不問世事的公子哥都懂了,完全感覺到自己是個笨蛋!裡面的引經據典,一點都不乖僻,而是慣常讀的四書五經就有!他很悲傷,而且挫敗。回頭看自己的文章,只覺得跟爛泥一樣。

他想搶回來毀屍滅跡,佳嵐卻把他的策論搶著跑開,向來板著的臉難得笑臉如花,「公子其實可以給夫子看看。」她點點頭,「公子從何想來?」

雖然寫得很幼稚紛亂,但還是有個脈絡,並非鬼扯。她已經覺悟過來,這兩道題其實很嚴苛,富貴人家的子弟,搞不好還沒看過穀子麥穗,何談榖賤傷農,更不要提平準。貧寒人家或許知道榖賤傷農,但是埋頭讀書很難了解商事,平準更是茫然不知。

這可不是二十一世紀能當電視兒童,亂七八糟的資訊可以填到想吐的時代。

紀晏只覺得佳嵐在消遣他,生悶氣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說,從侯府發放月錢和月例,還有奴僕抱怨碎言等等,勉強想出來的。

佳嵐慢慢的張大眼睛。用一個嶄新的角度打量紀三公子。

這孩子…比我想像的有潛力啊。能夠見微知著,甚至有良好的推理能力。是的,就算簡陋,但紀侯府的確是個微型社會。雖然不事耕作,但是其中運作的社會架構和經濟流向,是個小型村落的思路,大致上是正確的。

「以熟悉推未知,正解。」佳嵐驚嘆,「人是不可能全知全能的。」

「哈?」紀三公子聽得摸不著頭緒。

「公子把策論和想法告知夫子,」佳嵐鼓勵他,「別怕羞,夫子會好好講解,而且會覺得欣慰。」

怎麼可能啊?紀晏沒好氣的看著佳嵐。

「學堂會講邸報嗎?或者類似的…官方報紙?」佳嵐好奇的問。

紀晏驚恐了。根本沒跟她說過,他也發誓佳嵐絕對沒接觸過邸報。「官方報紙是啥我不知道…妳怎麼知道會有邸報,而且夫子也會讓我們讀邸報?!」

她絕對是妖怪無誤!

總不會憑空出這種實事題吧?大燕朝以策論取士,是個明顯比較理智的歷史歧途。一定不會胡亂坑考生,絕對是有什麼資訊管道才會出這種偏題。只是跟二十一世紀四肢不勤、不關心時事的考生一樣,遇到新聞題哀鴻遍野。

「命題。」佳嵐很懶得解釋,「應該是以邸報命題。」

紀晏頓悟了。但還是用看妖怪的眼光看著佳嵐。誰能轉彎想到這個啊?這丫頭未免也太妖!!

難道是狐仙?但是他從來沒聽說過狐仙會一頓吃十幾個饅頭或包子,包辦半鍋炒飯的。莫非是饕餮?但是據說饕餮是吃美食的,沒見過這種來者不拒的饕餮。到底會是什麼…

「…公子,公子!」佳嵐喊他,滿腔無奈的,「婢子說什麼有聽到嗎?」

「啥?」

「算了,您早些睡吧。」佳嵐無力的垂下肩。這小孩情緒都擺在臉上,看她的眼神驚恐無比,不用問也知道他在想啥。「子不語怪力亂神…婢子沒有尾巴。有尾巴也不會乖乖在這兒當丫頭好嗎?」

…雖然某個角度來說,是有點靈異的時空錯亂借屍還魂。但除了一無是處的二十一世紀記憶,該死的什麼異能都沒有,只能伏低做小的求生存。

但紀晏明顯恐慌了兩三天,有天偷偷拿她完整無缺的裙子端詳半天,確定沒有尾巴伸出來的破洞,才慢慢寧定了。對此佳嵐除了無奈,還是無盡的無奈。

後來紀晏終於壯起膽子把那兩篇策論交給夫子看,夫子居然沒罵他,而是和顏悅色的跟他講解,還說「孺子可教」,讓他滿頭霧水兼誠惶誠恐。但從此,紀晏模模糊糊的感到他似乎突破了一個看不到的關卡,原本只會死背的書籍豁然開朗,再也沒有障礙,如魚得水起來。

奇怪自己怎麼會在迷霧中打轉那麼久…明明以前佳嵐演繹成故事過,現在他也可以了。

拿著邸報回去給佳嵐當「供品」的紀晏忍不住問,「是不是…妳用內丹為我開竅了?」

站在椅子上,掂著腳尖試圖貼清明符的佳嵐啞口無言,有氣無力的揚了揚手裡的符。

紀晏不滿,「那是避鬼的,妳明明是妖怪。」

「…公子,您神怪話本真的看太多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