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探花 之一

紀侯府人人都知道,二公子房裡,各種不靠譜,四個一等丫頭是副小姐,絕對惹不得。有什麼事情,還是去找二等丫頭的佳嵐比較靠得住,細密周延不誤事,而且絕對不會端副小姐的嬌架子。

連二公子房裡的粗使丫頭,犯了什麼岔子也會哭哭啼啼的去找佳嵐,絕對不願意找那些一等丫頭的姐姐們。雖然身量嬌小的佳嵐總是板著臉,鮮少看到笑容,卻也只是靜靜的聽,然後切合實際的去彌補漏洞。

【Google★廣告贊助】

難免挨罵扣月錢,但是佳嵐姐姐絕對不會動手,不像其他姐姐不是掐就是擰,狠起來拿起簪子戳人都是常有的事。

總是覺得她很值得信賴,很穩重溫和,比被主子們看重誇獎的妙雙姐姐要好。

雖然佳嵐不過是個管灑掃屋內的二等丫頭。

一開始一等丫頭們會讓剛來不久的佳嵐專職屋內灑掃,是有其遠因近果的。

畢竟老想往二公子身邊靠的小蹄子實在太多,佳嵐又是被二公子看上擺屋裡的。不能不讓她進屋伺候,卻也不能給這小騷蹄子勾搭二公子的機會,乾脆的讓她領幾個粗使丫頭管屋內灑掃好了,二公子最是愛潔,哪裡受得了一天到晚髒兮兮的賤丫頭。

誰知道這佳嵐,帶著幾個粗使丫頭,切入一個合理的時間點快速的打掃--二公子晨起請安時。幾個粗使丫頭讓她帶著,卻一直都是乾乾淨淨一塵不染的進出,整個窗明几淨井井有條,反而對這小姑娘刮目相看,看她也不往前湊,也就默認著不排擠她了。

佳嵐也的確將周邊打理的井井有條,從屋內屋外清潔,到茶飯供應細心入微,甚至把書房維護得秩序井然,讓大丫頭們很有閒聊嗑瓜子的時間,能夠全心全意的哄好二公子。

一開始,還覺得她很識趣,閒暇時領著小丫頭們做女紅打絡子,基本上根本不見二公子。可是後來開始覺得不對勁,小丫頭們都以佳嵐馬首是瞻,幾乎都成了那些小丫頭片子的頭兒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更可惡的是,一年年的長開,越來越像孤芳自賞的表小姐呂惜晴,連神情都有三分相像,二公子若跟表小姐吵嘴了,就會移情到佳嵐身上,想辦法跟她講話。

真是重新再忍還是忍無可忍。真的不孤立她絕對不行,看了她就討厭。

有時候就會想,其實紅樓夢就是一部小屁孩早秋記。佳嵐默默的想。

瞧瞧紀侯府這個微紅樓,二公子房裡平均年齡不過十一,就開始打算得非常長遠,包含林妹妹…呂表小姐都加進來一起有青春的煩惱。

其實佳嵐最想做的就是--將這群小屁孩送訓導處。

很可惜,大燕朝沒有訓導處。所以來自二十一世紀的穿越者傅佳嵐,鬱鬱的嘆了口氣。

紀侯府並不是榮國公府,容太君也不是史太君,精簡許多。紀老侯爺已經過世,府裡最大的就是容太君。至於老侯爺的太姨娘…不要傻了,連個庶子庶女都沒有,那些太姨娘還指望能留在紀侯府養老?天真。

也就是容太君治家「嚴整」,所以紀侯府人口非常簡單,只有承爵的紀侯爺和在吏部當員外郎的二老爺。紀侯夫人治家也很「嚴整」,治到現在只有一個嫡子,紀大公子世子紀晝,剛娶妻不久,妥妥是個王熙鳳型的世子夫人,湊巧也姓王,閨名暖。

但就像是容國府的史太君心偏得沒邊,容太君也不惶多讓,同樣是偏心到後背的犀利人物,對當侯爺的兒子超級不滿意。雖然在穿越者看來,紀侯爺不過是隻書蠹蟲,比起承爵的賈赦好到天邊海角了,可是在容太君眼中還是異常不滿,連帶討厭那個沈迷算盤的世子紀大公子。反過來疼愛整個二房,從二老爺到紀二公子紀昭,覺得他們才是有出息的。

這真是一個奇怪現象。佳嵐默默的想。等她知道二老爺的官位在哪,搔首很久。這樣看吧,紀侯爺是三代侯,這爵位還能傳兩代,官位,一品。二老爺是個編制外的蔭補官,七品。說紀侯爺不幹正事吧,也對,整天只會蛀故紙堆。但這二老爺整天就跟清客們打屁聊天,也沒幹什麼事。

至於世子爺和二公子…這怎麼比啊?世子爺是不怎麼關心仕途…喵低他幹嘛關心啊?妥妥的承爵就好了,皇帝對勳貴只要不造反就很滿意,當米蟲也比野心勃勃又砸鍋好啊。何況人家挺會經商撈錢,將紀侯府的財富發揚光大…紀二公子小小年紀只會追著丫頭吃嘴上的胭脂,當個花心小娘炮。

來自二十一世紀的穿越者佳嵐,對於容太君在侯府作威作福(紀侯爺的侯府),享榮華富貴(紀世子撈的銀子),然後把所有希望榮寵都放在二房的行為,表示非常不解,最後只能勉強歸功於,「一切都是愛」。

比相貌,大房父子雖然長得還不錯,卻輸二房父子一整條街。由此可證,容太君應該是顏控。

號稱簡單的人口,還省掉了「原應嘆息」四春,不過是個迷你紅樓而已,照樣頭昏腦脹對吧?沒關係,來自二十一世紀的穿越者昏頭脹腦了好一陣子,勉強用筆記整理背下才了事。

(建議諸君也比照辦理)

只是,規模雖然比較小,鉤心鬥角的複雜度還是不可少。佳嵐表示跟這些小屁孩鬥心機勝之不武,不鬥卻可能會吃不飽飯,非常討厭。人家還是家生子個個有背景,可以靠管事的爹和管事的娘,更是加倍的討厭。

所以她只能低調再低調,當個有用的工具人即可。

但那些擠不上大丫頭名額的粗使丫頭,又覺得這些小女孩有點可憐。真是不能靠爸沒人權,佳嵐真是感慨。雖然有的人被虐後會有心理變態的趨勢,也想虐別人找補,或者想經過這樣的虐待行為表示自己高人一等…

可她還自認是個中立善良的人類,所以沒有這種嗜好。在不把自己賠進去的範圍內,她還是樂意教教這些可憐的小女孩,對她們好一些。

千千萬萬沒想到,這些小屁孩不但早秋,心眼比針眼還小。連這樣的行為都不許可。

於是在四大丫頭襲人…不是,妙雙(襲人?)笑萍(晴雯?)幻寒(麝月?)夏雁(芳官?)的圍剿下,她被發配到形同隱形人的紀三公子房裡。

想了很久,佳嵐才想起紀三公子的資料。紀二老爺的妻室孔夫人治家沒那麼嚴整,庶子紀三公子紀晏幸運誕生,居然沒夭折,只比紀二公子小半歲,合理推測當時孔夫人正忙著生產和坐月子,無力防守的緣故。

但除了這個蒼白的資料,和紀三公子常常在孔夫人那兒抄佛經和脾氣暴躁外,幾乎想不起別的印象。

喔,對,紀三公子的生母劉姨娘很極品,打遍紀侯府沒有婆子嬤嬤丫頭能出其右,絕招是撓臉皮和抓頭髮。

…這麼說來,紀三公子是賈環?!

說起來滿臉戾氣,長得沒很好倒是像的…但是她也很少見到紀三公子,畢竟生活圈徹底不同。

賈環的既有印象讓她消沈很久,畢竟從花心小娘炮改到服侍猥瑣第一名的賈環,誰也受不了…

慢著。從好的地方想,賈寶玉沾遍了全大觀園的非近親女性,賈環好歹只沾了彩雲一個。從數量上來說,少年賈環遠勝少年賈寶玉啊!!

傅佳嵐立刻樂觀起來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