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探花 之二十三

紀侯府對於紀三公子(含房內的佳嵐)會這麼粗心的疏忽,還有個重大緣故…

紀二公子紀昭,容太君孔夫人眼裡的超級寶貝蛋,諸表妹表姊爭奪的花美男,他他他…三月起去上學啦!!!

這簡直驚天地泣鬼神,近乎不可能的事情。立馬就被紀侯府最有權威的容太君列入最高度重視的特急件,而且因為紀二公子的自主上進的行為感謝列祖列宗,原本關係非常緊張的婆媳關係,也因此和解,與孔夫人一起幻想紀昭順暢無比的官途,甚至成為大燕最年輕的宰相--絕對可以挑戰肌雪顏花的馮宰相記錄。

【Google★廣告贊助】

正因為如此重視,孔夫人甚至高傲的婉拒了紀侯爺的提議,不屑上龍蛇混雜(?)的族學,而是把紀昭送去孔家後人孔孝珍的孔氏學院,堪稱京城裡昂貴學府中的昂貴學府,來往學子絕對是世家譜前段班的人家。世家譜不夠力的,哪怕父親是一品大臣,也會淪為學院的最底層,備受嘲笑。

和紀二公子一起上學的,是世家譜超等世家,慕容家十九公子慕容玥。和當朝皇帝同宗的超貴世家…嘿嘿,怕了吧?

孔夫子後人,才識逼人,曾為禮部侍郎的山長。京城最昂貴最悠久的學院。身世無比高貴的學友。看起來簡直未試就踏入仕途的一半。

但是事實總是比表面殘酷許多。

才識過人的山長孔孝珍,對遊山玩水會飲吟詠的興趣比教育大太多了,一年在學院超不過兩個月,跟掛名差不多。孔氏學院的夫子,的確是嚴格控管,學問好得很…但對學生異常的客氣--對衣食父母客氣點是應該的,何況個個有來頭,家長都是怪獸級。

會被塞到學院的世家子弟,通常都是怪獸家長認為「我家孩子很乖,都是丫頭小廝(或者是西席夫子、或是無辜路人)帶壞了」,充滿了勢力眼的紈褲惡霸。

而慕容家十九公子,雖然不是紈褲和惡霸,卻比女孩子還美貌嬌柔,行動更是弱柳扶風。會和漂亮的紀二公子一見如故,想方設法廝纏在一起…是雙方都有意,裡頭很有些不可說的故事。

這樣的背景之下,能學到什麼真是天曉得。

佳嵐在夏天的湖畔撞見一次,發現這對貌美如花的公子攜手游園,相視含情,耳鬢廝磨,當場落荒而逃,荷葉也不採了--原本要做荷葉蒸排骨的。

她還以為自己又穿越了,更悲劇的穿到某個古裝BL的小說裡。等回到嘉風樓,看到不滿的小水果們,立馬覺得自己穿得算是相當不錯。

弄清楚那個陌生的美貌公子何人,她非常肯定,二公子在那個高貴又勢力的學院,能學到的就是開發耽美的新視野,其他大概不用想。

讓她始料非及的是,在侯府住著的表妹表姊,對十九公子頗為和諧,毫不爭風吃醋(莫非表姊表妹皆是腐女?!原來腐女的歷史如此悠久!)…

應該和十九公子熱戀的紀昭,居然盯上了她,意圖將她調到自己的房裡!!

同性戀沒什麼,雙性戀也OK。但是你的對象已經跨越兩性和階級(小姐和丫頭…呃,還有公子),數量已經應付不來…現在還把手伸過來是什麼意思?

這不關雙性戀什麼事,而是赤裸裸的跨入淫亂的領域吧?!

最糟糕的是,淫亂的對象是我啊喂!!姐姐我可一點都不會惑於美貌自找地獄!

幸好世子夫人派人來提醒,不然佳嵐不敢想像後果會多可怕。永遠晒不黑的佳嵐,再也顧不得護膚,忍痛把紀侯府流傳的香粉配方,摻入能讓膚色變深的某種顏料粉末,一出嘉風樓大門就得搽上,如臨大敵。

幸好沒有引起過敏,也沒有鉛成份導致慢性中毒。傳統中國人的「以白為美」救了她,紀二公子對變成小麥色的佳嵐立刻失去興趣,三兩天就拋諸腦後。

雖然逃過一劫,佳嵐卻如驚弓之鳥。因為怕痛不敢毀容,但這惹禍的容貌已經更加惹禍。討厭化妝的她沒搽小麥色香粉,連嘉風樓大門都不敢出,不得已上街只敢搽更深,穿著更是往能夠多樸素,只會更樸素。

十四歲未滿就面臨禽獸的考驗,讓她感覺到大燕朝充滿蘿莉控,實在太危險。

時序推進到九月初,天高氣爽。

這天佳嵐要上街,剛好三公子休沐,要跟她一起去。

「妳跟我出門還得搽成這樣嗎?」三公子很囧的看著認真在手背搽粉的佳嵐。毫無遺漏,從臉到脖子,一直搽到手腕,看著香草冰淇淋口味的佳嵐變成小麥口味的佳嵐。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佳嵐非常堅決。

「我不會讓妳們遭到危險的。」紀晏非常認真的說。

佳嵐啞然片刻,「但是不讓公子煩心,是婢子們的責任。」

紀晏沈默了,差點衝口而出的抱怨,因此吞下。

自從「穀賤傷農」的考題後,佳嵐總是會把上街的日子,盡量調到紀晏休沐日。紀晏會盡量跟去…再也沒有比親眼見到百姓生活更好的教材,何況佳嵐是個太因材施教的老師。

三公子不知道的是,佳嵐所教是一整個大雜燴,從社會制度、簡單的經濟,到數學哲思等等不一而足。她的角度簡直是「二十一世紀人看大燕」,往往疏離而冷靜,反而能點醒習以為常的三公子,感覺到受益匪淺。

讓佳嵐意外的是,三公子於數學似乎有優異的天分。教小水果很挫敗的直式四則運算,他一次就聽懂,算得非常流暢,而且無師自通的飛快心算…明明沒有花什麼時間。

可惜她的數學頂多到三角函數…也不是她數學不佳,應該說,佳嵐還不錯,到現在還記得三角函數的公式推演和證明題,可見記憶力有多超群。但她會這麼認真去記憶,實在是她國高中的時候堅信中國一定很早就發明了三角函數,記熟好對證罷了。

(當然她一直沒找到相對應的佐證)

但是,三公子居然很快的了解三角函數,而且書念累了,會解三角函數題當作娛樂和休息。

真可惜。這樣一個數學天才,卻必須在國學上取得成就才可以。偏偏自己也是三腳貓。古今通才教育真的是扼殺天才的利器。

雖然說,在大燕成為一個數學家沒什麼出路…最少他飛快的心算,對於他未來為官應該相當有利…吧。

佳嵐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九九重陽將至,街上非常熱鬧。這天佳嵐要出門,主要是訂製冬鞋…嚴格說是四小水果和她各兩雙,公子四雙鞋,更多的是鞋底。

不身在古代,不知道布鞋底的鞋多費。公子每天里程數太多,耗費很快,丫頭們雖不大出門,但每天的活也不少,跑來跑去的,耗得也很驚人。但是做鞋底耗工夫而且累人,佳嵐不忍心虐待事情已經很多的童工,寧願擠預算外包…事實上,外面的人工很便宜,銀子的購買力是很嚇人。

還有一些精米、細麵粉,調味粉和乾料。大廚房照例不買帳,只供應三餐,但是面對發育中的少年們來說,那些是遠遠不夠的。

送回去倒還簡單,可以請路邊待工的幫閒送回侯府。但是出外採買卻非自己來不可。不好意思麻煩世子夫人的人,但也不必指望孔夫人…只會有更多麻煩。

也穿得非常樸素的三公子,其實挺喜歡這個採購時光。佳嵐顯得活潑快樂,妙語如珠。庶民百姓的生活,讓他甚有感悟。孟老夫子說的「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不再只是書上的一句話,非常有道理。

看她跟人殺價,雖然身高是大大輸人,煞氣度破表,是絕對不輸人的。

…雖然人潮一多,她就被淹沒了。太嬌小這時候顯得很麻煩。

「來。」他伸出手。

「公子別吧。」佳嵐不怎麼想手牽手。三公子長得太快,她只喜歡牽小朋友。

「手來啦。」紀晏一把牽住她,「誰讓妳那麼矮,好容易搞丟。」

「我才不會走失!」佳嵐怒了。

紀晏低低的笑,笑聲真是太可惡。佳嵐一直想理智的證明她的身高其實號稱一百五,算是平均水準了,但是在高她一個頭的紀晏面前非常沒有說服力。

長不高其實沒差。不滿五尺無所謂。牽著她小小的手,就這麼一直走下去…其實也是可以的。

他承認,越來越不能把她當成姐姐,更無法把她當成一個,丫頭。

她就是獨一無二的,佳嵐。

甚至不是才子「傅佳嵐」。

他們牽著手,在喧鬧繁華的街市,沿著石板路,一直走下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