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探花 之二十七

在大燕朝,遠行從來不是舒服的事情。孔夫人精心安排的車馬,完全金玉其外敗絮其內,晃得能把腸子吐出來。世子夫人已經盡心打點了,但隨行的一房家僕,顯然陽奉陰違,出了京城就想往這幾個小孩身上撈油水,非常惡形惡狀。

但奸險狡猾的世子爺早算到這一步。明面上是孔夫人雇的鏢師,實際上卻是世子爺的熟人。這些江湖好漢職業道德明顯高出許多,拿錢就辦事,把這房兩夫妻帶兩個半大小夥,請去一邊「談談」。

【Google★廣告贊助】

回來時無不鼻青臉腫,態度恭謹得幾近卑微。

當然,哪可能這樣就打服了這票刁奴。孔夫人和世子夫人兩手給錢,能在這群小鬼身上發財豈不更好?而且孔夫人也暗示了,儘管下手,出了人命,都有孔夫人兜著…妥妥的就是鉆板上的魚肉啊!這起粗豪漢子能跟他們一輩子?不可能!

每個月都有補貼銀子,小雜種的財物自然也屬於他們,一個公子哥兒,五個豆芽似的小丫頭…怎麼奴役都是該然的,也該他們翻身享享當主子的福氣…

但這一切的希望,在到了地頭後,立刻無情的熄滅了。

這個鏢局每個月都有人從這靠近徽州的窮鄉僻壤經過一回,還預先揍了這房奴僕燦爛開了果子鋪起來存,已經打滅一半氣燄。等看到孔夫人安排的宅子…連大門都沒有進,逃去村子裡找房子住了。

行李還是鏢師送進去的,一路撒著紙錢,持著香火。

抵達這座宅子的時候,正是夕陽西下,晚風過分陰涼。四個小水果都縮在佳嵐背後,阿福則是夾著尾巴哼哼,縮在三公子背後。

這場景,真適合拍倩女幽魂。佳嵐默默的想。

她是明白孔夫人不可能給他們安排什麼渡假勝地,但絕對想不到會來到一個這麼接近鬼屋的所在。

最後鏢師們要離去,凝重的分發了幾個平安符…就快馬加鞭的逃跑了。

其實也沒那麼糟,雖然小巧,但園林亭閣,五臟俱全,大約比嘉風樓還大些。屋內除了佈滿厚厚的灰塵,傢具一應皆有,屬於南方那種簡約線條優美的風格,移步換景,頗具匠心。

只不過薄霧靄靄,冷得有點不尋常,氣氛有些壓抑陰森罷了。

但走在最前面的三公子,僵硬得很,看得出來,腿有些發抖了。

結果是,佳嵐打掃,全體都擠在她旁邊幫忙,連紀晏和阿福都不例外。去廚房燒水做飯,也全體都擠在很小的廚房。亦步亦趨,後面好像掛了一串粽子似的。

臨到睡覺,公子在床上睡,四小水果拼命哀求著佳嵐一起來公子房裡打地舖,阿福縮在床底下,死都不肯出去。

這一夜,累到翻掉的佳嵐,頭沾枕就睡著,打地舖也不能動搖她甜美的睡眠。神清氣爽的起床,才發現一屋子除了她以外,每個都委靡不振,個個掛著黑眼圈。

一問之下,原來人人被壓床。

「你們只是太累了。」佳嵐淡淡的說。

她真的什麼都沒看到,也沒感覺。但是紀晏強自鎮靜發青的臉孔,和四小水果天天飆音量的尖叫,讓她快精神衰弱了。

更不要說阿福害怕的撲到她懷裡,讓她的肋骨飽受傷害。

草比人高的庭園,需要打掃的眾多房屋,百廢待興,她哪有時間一直給他們壯膽當鎮宅物?

被煩不過的她,板起臉孔,在牆上用木炭開始寫三角函數公式。

很簡單,什麼符她都不會。據那個該死的小說家言道,數學能夠辟邪。誰知道這是怎麼導出來的結論。

反正就是安定人心,不要讓這些大驚小怪的小朋友,繼續折磨她的神經。

至於她怕不怕呢?

這麼說吧,看不到聽不到的玩意兒,要怎麼怕得起來?再說了,她經歷了絕對不可思議的穿越,從某個角度來說,她是借屍還魂,親身體驗過只餘靈魂的滋味。

論成就,絕對是她這個還能奪舍的穿越者,大勝那個只能鬼壓床嚇唬人的傢伙,強弱分明,無從怕起。

不知道是這股氣勢,還是數學公式真的起作用,也可能是住久了有抗體,大夥兒漸漸消停了,換附近村子雞飛狗跳,聽說路過他們宅子的村民,有幾個看到鬼了。

佳嵐很悶的拿了木炭,去外牆把記得的三角函數公式都畫滿,畫了好幾天。

終於天下太平。

只留下一點後遺症,讓佳嵐很啞口無言。

那片寫滿了英文和阿拉伯數字的外牆,有村民偷偷的過來摸一下,或者乾脆撮土插香,偶爾還發現沒化盡的紙錢。

這些一開始還會訛詐他們這群城裡小孩的村民,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變得分外和藹可親,尤其是對佳嵐,特別敬畏。等混熟了,還有夜驚的家長或疑似撞邪的家屬,特別來請「傅大仙」賜符。

…賜你媽。

她這邊堅拒,但是紀三公子不知道哪條筋不對,嚴肅的對她說教,「救人一命如造七級浮屠」。

「公子,」她終於爆炸,「我不會!」

「妳會的。」紀晏的口氣異常堅定,然後放低音量,「我知道,妳不想讓人知道妳是妖怪…但是修道還是積德為上,這對妳的修行是有好處的…」

他的目光這樣堅定又和煦,佳嵐卻很想讓他腦袋通通風。

在巨大的輿論壓力下,佳嵐悶悶的屈服了。

但是看著拿著黃紙上面只寫著「√2」的符,她真不覺得這會有用。可是喜孜孜拿著符回去的村民,又喜孜孜拿著整籃雞蛋來謝恩,說大仙法力無邊。

…這是心理作用好不好?!

讓她更悶的是,這地方風俗所稱「大仙」,通常是狐狸黃鼠狼或者蛇成精者。通常還有個神媒。

她這個「傅大仙」最厲害就是不用請神,直接就是了。還總有人打聽她到底是哪路神仙,連四小水果都敬畏的詢問過。

她真的有吐血的衝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