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探花 之二

雖然第一天上工就讓紀三公子的獅子吼嚇到了,好在貼身服侍是三公子房裡原有的兩個一等丫頭,而且這兩個十六七歲的一等丫頭對待佳嵐意外的和藹可親,熱情的沒邊,什麼都願意教她。

連三公子的奶娘薛嬤嬤一點都不仗勢欺人,反而對佳嵐分外倚重,進來沒幾天就跟管家娘子說了,將佳嵐升為二等。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說三公子房裡的人遠少於二公子,這個工具人當起來有點吃力,但不用貼身服侍炸藥似的三公子,只要認真做事即可,佳嵐也認為這個調職算是不錯,少了跟小屁孩鉤心鬥角的人事壓軋,勞體不勞心,非常適合混吃養老…

你見鬼吧。

一個多月後,兩個一等大丫頭雙雙回家備嫁,奶娘薛嬤嬤榮歸。三公子房裡頓時少了一半。再加上一番人事調度,連外頭伺候的粗使丫頭和嬤嬤,也只剩下幾個老弱殘兵。

殘到什麼程度呢?四個粗使嬤嬤,一個重聽,一個風溼得行走艱難,一個疑似白內障,還剩下的一個已經高齡八十。你還不能叫她們別幹了,因為家裡艱困,還靠這點掛名的月錢補貼。

四個粗使丫頭,最小的七歲未滿,最大的不足十歲。雖然都還聽話,但完全有奴役童工之嫌。

孔夫人自號慈母,所以論面積,二公子的擁翠苑和三公子的嘉風樓,院子的面積差不多大。但堪用人員簡直不能比,二公子院子超編:三十六人,三公子院子逢缺不補:六人。

妥妥的是六比一,二公子方壓倒性的勝利。

三公子屋裡伺候的名額,只有兩個二等丫頭,嘉嵐和另一個叫做橙兒的丫環。但是進屋伺候第一天,三公子暴怒的把洗臉水潑在橙兒身上,把她們倆轟出去了。

進來快兩個月,已經塞滿了三公子的咆哮,充滿反感的嘉嵐,本來準備安慰一下哭泣的橙兒,卻發現,掩在帕子下抽泣的橙兒,嘴角微微的上彎。

居然在笑。

春寒陡峭,三公子的洗臉水是冷的。她原本吩咐得好好的熱茶,也被偷換了只剩茶梗和茶渣的隔夜茶。而三公子的暴怒,只換來被關到小佛堂「靜心」,和罰抄了一整天的佛經。

…這是幹嘛?另一種形態的霸淩?

還沒怎麼搞清楚,橙兒跟她表哥私會被三公子撞破,突然被趕出去了。這一串的劇烈變化讓倒楣的穿越者佳嵐只感到頭昏腦脹。

屋內伺候的一等丫頭,從缺。二等丫頭,僅剩佳嵐一名。三等丫頭,從來沒見過。粗使丫頭,只有四個黃毛小鴨。

人員配置異常緊張,前途非常黯淡。

所以三公子獰笑翹起下巴,「早晚我也會像那樣把妳趕出去!」

佳嵐只是木著臉看著三公子,服侍著他穿衣。

因為她腦海只迴響著一句歌聲「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滿江紅式的悲壯。到處都是洞,滿目創痍,她真不知道從何收拾起。

她發覺,穿越小說家們對「丫頭」總很容易陷入錯誤的迷思,以為丫頭只會哭喊「小姐」,或者只需要忠心耿耿就可以了。

這真是大錯特錯。

一個合格的丫頭其難度鑽之彌堅仰之彌高,更困難的在於一切都是自學和偷師。瞧吧,女工要精巧,但是小姐們還請高明繡娘來教,個個學的二二六六呢。丫頭怎麼會的?交流吧,厚著臉皮偷學吧。同樣的,公子小姐有塾師啟蒙,丫頭只能在旁設法偷師。

王熙鳳可以大字不識,但底下的丫頭若也大字不識,真不知道她們的帳怎麼做。卻沒人想過丫頭們從哪兒學來的,大燕朝可沒有優良丫頭特訓班。

從此得證,偷學技能沒點滿,還真的沒辦法識字懂算精通女工…一個合格丫頭多麼不容易。

一方面,佳嵐慶幸,自己識字懂算會打中國結,穿越者的身分就是吃香。另一方面,她又懊悔,當初被老媽逼著選修商業管理時,只有被當的份,沒有好好學,以至於要拼命回憶殘存無幾的管理學。

怎麼都沒有想到,被她學得五五六六、心不在焉的商管,被當得一塌糊塗的簿記,居然是她在大燕朝求生存的利器…真是想到就珠淚暗彈。

即使前途無亮,她還是用最笨的方法,先總盤點了一次三公子房內的總財產--鑰匙這串燙手山芋終於到她手上了,薛嬤嬤圈圈遠勝過字的數量的帳本,是絕對看不懂的。

結果只有更黯淡,沒有最黯淡。

四季衣裳,只剩幾套不上臺面的,完全理解為什麼賈環會鞋邋遢襪邋遢…瞧瞧三公子房裡能做鞋襪衣服的,和二公子房裡能做鞋襪衣服的…完全不能比。

什麼?你說針線房?針線房會給隱形人般的三公子認真做衣服嗎?又沒錢打賞!不說小孩子長得快,就說衣服在這朝代還算得上有價值的財貨,恐怕被之前管鑰匙的奶娘暗槓掉大半了。

衣服都暗槓了,你還指望月銀能完璧歸趙?天真。只剩下幾串散錢,連個銀錁子都沒有,真沒想到侯府三公子貧窮到這個地步。

至於擺設,更不用提了,完全是赤字。三公子脾氣不好喜歡砸物什,但能砸出這麼深重的赤字…起碼要砸一整個庫房的陶瓷…也太難!

這個帳怎麼也抓不平,佳嵐毫無辦法,特特請假去找三十六歲就榮養的薛嬤嬤,卻被翻臉不認人的奶娘,窮凶惡極的兇了一整波,灰頭土臉的回來。

果然,她還是太嫩。佳嵐慘然的想。來自二十一世紀純良的穿越者完全不敵狡猾奸詐的大燕朝在地人。

強龍怎壓地頭蛇啊?!誰來教教她…

人手不足疲於奔命,開始雜草叢生的嘉風樓。人口眾多需要禮尚往來、荷包空空的預算。脾氣核彈等級、喜歡砸茶杯擴大赤字的三公子。

果然死於安逸。一開始安逸只是癱瘓警惕的假象啊,馬上就要死了!

百廢待興,宛如廢墟的嘉風樓,快要喝風度日了。

如此嚴苛的考驗,某種程度超過挨餓受體罰的初穿越歲月。

逆風到這個程度…她很想按下「投降」這個選項,可惜沒有這個鍵。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