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探花 之三十六

容嶽峙被世子爺拉去喝喜酒滅火氣了,紀晏等人還是回到嘉風樓。

佳嵐一碰到床就睡死過去了,腦力耗費太甚,到底這次她真的全力以赴。精神面已經太疲憊。

橘兒去廚房拿飯,雖然沒拿到什麼好的,倒是證實了的確是紀昭娶妻。可娶誰、為何沒有朝外發帖宴客,一概探問不出來,只得一頓好罵。

【Google★廣告贊助】

紀晏也精神不太集中,睡下了,晚上孔夫人那邊的嬤嬤過來嚷嚷,揚言要把「重病」的大丫頭挪出去,過了病氣誰負責之類。

被吵醒的紀晏原本好聲好氣的說,面對這些虎假虎威兼歪纏的婆子實在煩了,喊了聲,「阿福!」只見一頭熊似的大狗竄出來,亮著牙,喉嚨滾著咆哮。

除了起頭的尖叫傷人耳膜,的確能夠安靜聽他說話了。

其實只是考得力倦神疲,哪個考生不想大睡三天。「…明早還不見好再說吧。」

在狗牙的威脅下,這些婆子終於撤退了。

奇怪的是,第二天早上這些慣會落井下石的婆子沒有來。去大廚房沒拿到飯,四小水果倒是臉色發白的跑回來。

佳嵐已經懨懨的起床,卻被她們的消息砸得一愣。

死人了。

在紀昭娶妻的第二天清晨,呂表小姐呂惜晴自縊身亡,紀昭痰迷心竅,痴了。

紀晏還搞不清楚當中亂麻般的關係,佳嵐已經冷靜的說,「應該是騙紀昭要娶呂表小姐,卻李代桃僵成曾表小姐。」

語無倫次的四小水果佩服的拼命點頭。

紀晏想了半天,「…為什麼啊?」他不是兩個都喜歡?那娶誰有什麼不同?為什麼要用騙呢?

佳嵐只是低頭,眼眶有點發紅。

她很難跟紀晏解釋為什麼。看紅樓夢是一回事,身在微紅樓當配角,感受才會特別幽微而深刻。

偽黛玉呂惜晴死得真不值,但也沒有其他退路了。

身為一個柔弱千金,父母早逝,無兄弟姊妹,只能依靠外祖母。和表哥紀昭耳鬢廝磨坐臥不忌的一起長大…說實話,她的閨譽可以說完全沒有了,勳貴世家對禮教是特別嚴厲而殘酷的。

不論私情,呂惜晴還是只能嫁給紀昭。

紀昭娶了別人,孤高自賞的世家千金,絕對不可能給任何人做妾,但也不會有好人家提親,只剩下出家和死兩條路,她也只是選了當中一條罷了。

但這是她的錯嗎?並不是。是她全心仰賴的外祖母刻意將她和紀昭養在一起,鼓勵他們親密。她還不太了解閨譽的時候已經被毀得差不多了。

佳嵐覺得冷,很冷。

容太君為什麼改變初衷,讓紀昭娶了曾雪丹?呂惜晴自盡,父母給她留下的百萬家產…到哪去了?

佳嵐怎麼也想不出來,畢竟她不是世子爺,能夠知道得很全面。她並不知道,呂惜晴父母留下來的遺產,早讓二房揮霍完了,有很大的部份等於打了水漂--在政德帝治下靠打點關係升官是很困難的。

好不容易有了明確的門路,但是在世子爺明裡暗裡的阻撓,容太君祖產一毫也動不了的情況下,終於改變主意。因為曾雪丹的嫁妝異常豐厚,甚至願意支持紀二老爺和紀昭的仕途。

因為她不知道,所以百思不得其解,只能為那個其實沒有什麼錯的早夭才女感到悲傷。

佳嵐難得的軟弱讓紀晏慌了,「…我以為妳不喜歡呂表妹。」

拭了拭眼眶,佳嵐低聲說,「我認識她。她還非常…年輕。」

紀晏抬頭,佳嵐這樣的語氣他從來沒有聽過。很陌生,很…滄桑。突然心慌起來,一把抓住佳嵐的手,完全沒聽到四小水果在旁的吸氣聲。

「佳嵐。」他的聲音有些顫抖。

「公子?」佳嵐疑惑的看他。

他覺得自己是個沒心肝的人。呂表妹死了,他卻沒有什麼感覺。但是佳嵐變得陌生,好像另一個人,卻讓他非常害怕。

好像她隨時會不見。

「不要難過。」他笨拙的擠出這幾個字。我不會再讓妳有一點兒難過。

「好,婢子不難過。」她吸了吸鼻子,發現紀晏的手微微發抖。呀,外表完全是大人了,其實紀晏的內心還是小朋友。

嚇到他了是吧?

她抽出手,安慰的拍拍紀晏。「怎麼都愣在這兒?」她笑了,四個小水果也害怕?「該幹嘛幹嘛去吧。」

紀侯府在大喜的第二天,又匆匆發喪。紀昭原本是痴,漸漸發癲起來,鬧著要見呂表妹。容太君和孔夫人根本無暇他顧,只能守著紀昭哭。

容太君的如意算盤全數落空。因為是騙娶,所以只在家裡辦喜事,想生米煮成熟飯再來大宴賓客…沒想到處處留情的紀昭,真正痴心的是呂惜晴。最後一瘋一死。

原本想用喜事衝散不肖庶孫的福氣,結果皇榜貼出來,紀晏名列第十,已然入貢,妥妥的是個進士。

連番打擊讓她再也受不了,終於病倒。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