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探花 之三十七

容太君一病倒,當然全府震動,不管願不願意,自然得床前侍疾,作孝子賢孫貌。

當中最誠懇的當然是孔夫人,容太君真的倒下,二房就垮定了…家是分定了,那還不灰溜溜的滾出侯府?她的算計還沒施展呢。雖說世子有了嫡子…可誰知道能不能養大?說什麼也不能讓王家那個女人再生下崽子了,老爺謀不到爵位,說什麼也該落到她孫子身上…昭哥兒只是傻了又不是不能生。

所謀長遠,容太君現在可不能有事。

【Google★廣告贊助】

最沒感覺的是世子爺,但他演技一流,足可以拿個奧斯卡金像獎,只是他悲傷不可抑止的臉一湊近,容太君就噎得發哮喘而已。

然而,最沒存在感的,卻是剛取得貢士第十的紀晏。沒辦法,就算他拿到狀元,在紀侯府還是二房庶子。孔夫人看到他特別生恨,卻沒空處理他,只能冷著臉趕他回去,省得礙眼。

畢竟孔夫人現在是蠟燭兩頭燒。又得服侍靠山容太君表忠心孝順,越發瘋傻的紀昭也讓她放心不下。

紀晏倒是悄悄鬆口氣,偷偷擦了額上的汗。現在他祈禱越沒存在感越好,最好把他徹底忘了。還有十天就是殿試,他實在很怕當中出什麼「意外」。

殿試。他心情有些複雜。

進士榜一張,紀侯爺就衝去族學放了兩條街的鞭炮,響足了一刻。能夠的話,侯爺也想在家裡放…可惜老母就是因為放榜病倒的,他只能偷偷的去探望紀晏,朝他傻笑了小半刻,然後才說紀夫子都樂哭了的消息。

大表哥也打著「探姑祖母病」的旗幟,只瞅了一眼,就跑到嘉風樓差點把紀晏的肩膀給拍塌了。

但是紀晏一點得意的感覺都沒有。

因為…「傅小才子」高登榜上第一。

這還沒完,大燕朝破天荒以來,第一次有貢士榜首的策論,張貼出來。而且張貼出來,讓人如此心服口服。

當然這次策論的題目並不只一個,但是讓眾多舉子撞得頭破血流,差點全數翻船的,卻是一道皇帝親自下的題目,只有三個字,「海禁乎?」

說真話,看到這道題他第一個想法是撞牆。

這題目太刁了!

先不說四書五經絕對沒有這題,光這個題目就是個明晃晃的陷阱。這幾年的確有人倡議海禁,但卻是個很冷的題目,皇帝不置可否。突然出這個模擬兩可的題目…

誰知道皇帝怎麼想的啊?!

拿到題目的時候,紀晏的痛苦不是一點兩點。這個題目偏到不能再偏,哪個舉子會注意千里之外的海岸。還是有回吃鹹魚的時候,佳嵐興致很高的扯淡,什麼東海南洋台灣海峽,還講到有個太平洋。再來就是邸報裡有兩行倡議海禁的敘述,她從鼻孔哼了一聲,說沒見過哪個國家把錢和知識往外推的,關稅不提,鎖國不流通知識,簡直是蠢蛋。

他個性比較謹慎,搜索枯腸後,竭盡所能的說明不海禁的好處,自認寫得還可以。但是跟「傅小才子」相比,那就簡直是天和地。

傅佳嵐根本沒有揣摩上意的打算,一起頭就批評海禁的短見。旁徵博引,文字如天女散花,嘻笑怒罵卻限於詼諧風趣,深入淺出,就算識字的十歲小兒都能看懂,簡直可以當個論政的大綱拿去實施了。

…他都不曉得仙家如此無所不知,無所不博。他都想跟全國舉子一起榜前揮淚了。

所以他心情才會這麼複雜。一方面,非常驕傲,不愧是他放在心尖尖的人,殲滅全國才子連大氣都不喘一下。一方面,又有點傷心,因為殲滅的人當中,他也包括在內…

得了第十名,他也覺得沒能有多驕傲。瞧瞧那個貢士第一,還在他房裡擦桌子呢。

這個殿試,還真的得好好準備才行。名次太難看…他真的得找一塊豆腐撞死了。

但首先,得先熬過這十天啊。

愁容滿面的看到佳嵐,紀晏雙手合十,對她拜了一拜。

貢士榜首面無表情的看著他,把手裡的抹布丟到紀晏的腦袋上,轉身走人了。

離殿試還有一天,容太君終於緩過氣了。她有氣無力的做了最後的努力。絕對不能讓庶出的紀晏,踩在嫡出的紀昭頭上。

她鐵了心要把紀晏絆在家裡「侍疾」。反正也不是要他的命,頂多病個一場,誤了殿試而已。

但是她都犧牲自己的健康,在湯藥裡頭投了夠份量的瀉藥,結果替她嚐湯藥的紀晏屁事都沒有,活蹦亂跳,她卻大瀉特瀉起來。

更不好的是,聖旨傳到紀侯府,特命紀晏、傅佳嵐兩位貢士上殿赴考。而威震全大燕的傅小才子,竟是紀晏身邊的一等大丫頭。

一切的謎團都解開了。

「她不行!」撐著腹瀉的虛弱,容太君抗議,「她是奴籍…欺君罔上,我紀侯府…」

來宣旨的太監笑容淡了,連話都懶得跟她講,「侯爺,傅娘子可是堂堂大燕貢士,只是寄養在您府上罷了…可是如此?」

「正是如此。」紀侯爺恭恭敬敬的回答了。人家可是天子信使。

太監的笑又和煦了些,「咱家就說記性沒那麼壞。皇上可是特別囑咐了。」

容太君啞了。急怒攻心又大失元氣,她暈倒了。

「哎,老太君身子不好,何必強撐呢?」太監一臉憐憫,心底倒是覺得皇上算無遺策,「幸好皇上還特別賜了太醫一起來。」

太醫留下,他把紀晏和佳嵐一起帶走了。

坐在富麗堂皇的馬車上,佳嵐很感慨。果然是流氓皇帝,行動就帶股匪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