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探花 之三

明明在大燕朝,傅佳嵐才十二歲,就得扛起一單位的總管…也太虐待童工。為什麼這朝代沒有兒福法?

不能投降只能硬著頭皮帶著團隊設法打入大後期的佳嵐,忿忿不平的想。

但鬱卒歸鬱卒,不滿歸不滿。她還是跟三公子相互看不順眼中,設法讓嘉風樓運轉順暢。

【Google★廣告贊助】

事實上,雖然三公子表現出「一定把妳趕走」的絕對敵意,但卻不是最大的麻煩。因為紀三公子事實上很忙,晨起問安不可少,幾乎是天不亮就出門了。問完安就得上學,因為紀二公子成日裡合法逃學,紀三公子被鐵面無私的族學先生釘得滿頭包沒得移轉仇恨值。

下午放學後又往往被嫡母孔夫人留下抄經,往往抄到回來晚飯都累得吃不下,昏睡在浴桶是常有的事。真正能製造麻煩的時候,只有早上起床氣和晚上遷怒,時間都不長。

真正讓她煩惱的是快要成為叢林的廣大庭園,和塵埃漸重的屋內。

庭園起碼有一個操場那麼大,建築物是兩進院子,她和四個小水果光打掃就是個巨大問題。

(為什麼說是四個小水果呢?因為這些平均年紀只有八歲的小女孩,分別叫做桃兒、李兒、杏兒、橘兒…四小水果。)

最後她把庭院分成五塊,除了出入最重要的前庭天天打掃,其他時候都是輪流。雖說野草除不盡,春風吹又生,但也不會五天就陷入蠻荒狀態。天幸這群粗使丫頭大半都是出身農家,不是嬌生慣養的家生子,勤勞耐苦,不然佳嵐只能哭哭了。

至於那龐大的兩進院子,也是劃分區域輪流,維持不被挑剔的乾淨就行了。在佳嵐自製的打掃道具輔佐下,總算也是拼過去了。

其實所有制度總是一開始最艱難,一但架構起來就簡單許多。只要習慣了流程,漸漸就會駕輕就熟了。最窮困人手最不足的三公子房裡,總算慢慢步上軌道,不再是無頭蒼蠅模式了。

幸好管理學只是選修,而且學得非常差。不然苦苦念了四年,最後淪落到在大燕朝這個鬼朝代用在一院灑掃上,只有萬念俱灰可以形容。

佳嵐苦中作樂的想,一面擦著書房的桌子,偷空兒看《春秋》。

這就是愛孩子的她沒去唸幼兒保育系好當幼稚園老師,跑去唸中文系的緣故。她還沒上幼稚園就識得千來個字,很快的領悟到文字的魅力。年紀還很小的她就覺得注音符號很幼稚,奶娃娃才需要那個。

幼稚園的時候,同學還在看巧虎島,她已經在讀表姊六年級的國語課本。小學時同學還在看格林童話,她已經在讀論語和孟子了,而且覺得紅樓夢和西遊記太淺白。

國中時她終於被看成怪物,因為她的課外讀物是詩經和離騷。

就像國高中同學都把她看成怪物,同學對古文苦手也讓她深感不解。她有些強者高中同學自修日文設法看懂日文漫畫,她深感敬佩,卻不明白明明很淺白的古文,為什麼能讓他們呼天搶地。

她看春秋就像看哈利波特,兩者於她是相同的簡單。

對於自己越擅長的事情當然越喜愛,所以她後來選擇了中文系…明明知道對謀生無用。

至於會成為教授們喜愛的高材生,甚至勸她唸研究所,自願替她加分…其實也不覺得很了不起。不過是,她對古文親切無障礙,記性又好罷了。沈浸其間她很快樂,就跟打電動一樣,或者參加幼幼社去探視小朋友同樣的快樂。

她都答應爸媽,大學畢業後就去附近的幼稚園當老師,她覺得不上研究所沒關係,幼稚園老師也很好。

可惜被坑到舉目無親的大燕朝,而且她唸的科系,果然對穿越毫無用處。

現在看四書五經,懷的是一種鄉愁的心情。二十一世紀和大燕朝,唯一相同沒有變化的,只有這些歷久彌新的故紙堆。

她能倒背如流的故紙堆。

佳嵐嘆氣,將書歸架,收拾三公子寫廢的一堆紙。字寫得真爛,還不如她這個穿越的冒牌貨。看到一張寫了半篇的策論,她不斷發笑。

真是仔細一看不如猛一看。為什麼古文的論說文可以寫得這樣狗屁不通?三公子的先生需要避免心臟血管疾病。

瞥了眼水漏,大約還有一個時辰的閒暇。她將廢紙翻過來,在背面用相同的題目行雲流水的寫了一篇策論,只用了半個時辰,修修改改後,自得其樂的欣賞。

穿錯性別。若穿成男生應該可以博個秀才…只是穿成男生能夠習慣迥異的身體構造嗎?能夠喜歡女孩子嗎?

…她起了一股強烈的惡寒,趕緊揮去不切實際的胡思亂想。她對BL和GL都沒辦法接受,不要鬧了,現在已經是困難模式了,她沒想挑戰地獄模式。

佳嵐隨手將那篇改得亂七八糟的策論夾入廢紙中,擺在下面的書格。通常放滿了才會送惜字亭燒,實在是人手太不足。

紀晏滿肚子氣的回房,拿起茶碗想找碴,卻發現不再是茶梗和茶渣,而是泡得很完美、溫度適中的茶湯。

…好像自從佳嵐丫頭開始主事,他就沒喝過茶梗水了。

被噎了一下,他又發怒,「爺的晚膳呢?!想餓死爺不成?」

沒招了吧?晚飯時間都過那麼久,就不信…

結果這個可惡的佳嵐丫頭居然熱著晚膳,端了上來。

「…菜飯都蒸爛了,叫爺怎麼吃!」他發脾氣,卻顯得有點虛。

「公子說得是。」佳嵐連眼皮都不抬,「婢子下回會注意。」

又是這副死人臉,又是。原本已虛的怒氣又大熾,紀晏將筷子拍在桌子上,「妳在不高興什麼?妳有什麼值得不高興的?我知道妳們只想跟昭哥兒好,妳怎麼不死去他那邊?!」

佳嵐慣常板著的臉孔,頭回出現愕然的表情…卻沒如三公子所預料的哭出來,而是忍俊不住。

原來如此。哎呀哎呀,平常都咆哮得不知所云,只讓人覺得很煩。沒想到這個十二歲的三公子,真正在意的只是,「大家只跟昭哥兒好,不跟我好。」

這才對嘛。這才像一個魯小鬧脾氣的小朋友,而不是那些太早秋該記大過的早戀小鬼。

終於看到一個正常小孩。穿越多年的佳嵐,悄悄的冒出一個愛心。

所以她微帶笑意,溫和的回答,「婢子很高興來三公子房裡。」

紀晏滿腔的怒氣揮發殆盡,慌張失措而且狼狽的強辯,「誰、誰、誰要妳高興了?明、明明…巧言令色鮮矣仁!」

他逃了。

原來不只是個正常小孩,還是個傲嬌。在二十一世紀立志要當幼稚園老師的佳嵐,悄悄的冒出更多愛心和泡泡。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