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探花 之三十九

殿試後張榜,一石激起千疊浪。

狀元陳世珍出自江南陳家,是江南文名遠颺的才子,底蘊深厚,個性沈穩,已然三十有餘,但是作為狀元,還是相當年輕。

榜眼楊深出自西北寒門,已經四十好幾了,但是性情跳脫,思路新奇紛陳,別出心裁,這個榜眼也不虧。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一直保持神祕,甚至被認為有所殘缺的傅小才子,卻穩穩的佔了探花的名。

要知道,在政德帝治下,探花遠比狀元矜貴。不但要年少有才,還必須要容貌極佳。若是點不出來這樣的探花郎,這流氓皇帝真的敢掛「從缺」。

畢竟有馮進馮宰相珠玉在前,探花郎太不成樣政德帝第一個不答應。

這代表什麼?代表傅小才子是因為年紀太小才破例准考啊!容貌絕對是大大的好!

但是在勳貴間,真的引起嘩然的是二甲傳臚,穩穩的第四名,居然是他們勳貴家出身的紀晏!要知道前五名只計文才不論出身!紀晏才多大?尚未弱冠呢。

這個榜單炸得京城幾乎當機,進士進宮赴瓊林宴就人潮洶湧,明明知道下午才走馬遊街,還是早早的萬人空巷了。

同榜進士其實更為興奮,這個神祕到不行的傅小才子終於有緣一見了。

瓊林宴的規矩其實不嚴…或者說流氓皇帝就不是個守得住規矩的人。為國取士嘛,弄得鬼神似的幹什麼,不如大家痛快說笑吃喝,太拘束了他反而不高興了。

狀元榜眼上前參拜的時候,他還笑咪咪的獎勵了幾句。然後一臉賊笑的聽太監唱名傳傅探花。

只一瞬間,世界安靜了。哪怕是掉一根針,都能聽得清楚。

穿著大紅進士袍冠,內襯月白中衣,穿得跟別個進士沒有兩樣。膚如梨白,面姝身弱,笑意單薄,瑟瑟如暮秋之蝶。應當楚楚可憐,容顏卻透出一股剛強正氣,目光薄冰般嚴肅凜然。

果然是探花。

但看那玲瓏有致的身材…瞎子也不會把她看成男的啊!

一開口,果然如珠玉交響,妥妥的就是個少女。

瓊林宴炸鍋了。

也是該炸了。佳嵐默默的想。她壓根沒想到會得個探花,還以為會搞個從缺,賞個出身匾額,悄然無聲的過去。

果然流氓皇帝就是個攪屎棍!

她不高興,非常不高興。穿越就夠倒楣了,還得讓那個流氓皇帝推到風尖浪頭當靶子。可惜她不能打流氓皇帝,只好把滿肚子氣出在上前質疑她身分的同榜身上。

這場滅絕戰非常慘烈,橫掃了大燕朝剛出爐的頭等精英,從心靈上徹底滅絕,導致絕對的絕望,以至於懷疑起自己的人生,差點就有進士當場要出家。

只有幾個明哲保身的同榜眼觀鼻鼻觀心,絕對不肯上前湊熱鬧,當中就包含了狀元榜眼和傳臚。

狀元郎一看到傅探花,就果斷離戰區。他家出色的姊妹眾多,該有多厚的門夾過腦袋才敢看不起女子,他可是有深刻的心靈傷痕,堅決不摻和。

榜眼郎有江湖浪蕩的經歷,深深知道僧道、乞丐、女子、小孩、老人,絕對惹不得。這樣身分敢在江湖行走,不可小覷。這傅探花身兼女子和小孩,更是絕對惹不起。

咱們的傳臚紀三公子,早就領教過她的戰鬥力,深受其害,磨到完全沒脾氣,傻子才上前給她掃蕩擊沈的機會。

雖然心有餘悸,但看她爭辯得有些沙啞,還是端了杯茶給她,還扯了扯佳嵐的袖子。原本像轟炸機的佳嵐,接過茶,也熄火了,倒是讓狀元和榜眼多看了他們倆好幾眼。

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的同榜,只顧著懷疑自己過往的人生,一臉慘敗,就是沒注意到。

兩個避到安靜點的角落,相對默默無言。

前一天皇帝又來傳旨,賜了佳嵐良民身分和探花府,別的還不知道,但是怎麼也不可能讓探花娘子繼續當個小婢子吧?分離就在眼前了。

「…傳臚郎多保重。吃飯的時候不要太瀟灑,儀態要注意。」佳嵐心裡淒然,「別把不吃的都餵阿福。傳臚不該挑食,阿福也太肥了。」

「妳都說四百遍了。」紀晏別開頭。

半晌卻沒聽到佳嵐說話,回過頭發現她眼眶都紅了,只是強忍著。

他心很慌。好像心被帕子裹著擰汁,從來沒有這麼害怕跟難過。

佳嵐快要不在他身邊了。

咽了咽,他強穩住問,「妳不會騎馬吧?打馬遊街怎麼辦。」

「皇上說給我找人牽馬了。」佳嵐勉強鎮靜。

他當然知道皇上給她找人了。前科探花,現在是林知事郎。當然,這麼有才的少女,皇帝一定會給她找個好親事。

探花郎娶探花娘子,多好的佳話。

更疼了。酸到骨子裡挫磨的疼。

「…我說過要護妳一輩子。」紀晏手裡一把冷汗。他一直不敢問,就是怕佳嵐不肯。跟她相處這麼多年,其實他很明白,佳嵐待他總是當他是孩子。

他很害怕佳嵐只是當他是弟弟,不相信他能為她遮風蔽雨。他也很自責,為什麼就是只能到這樣,連考都考不過她,難怪佳嵐對他沒信心。

等了半天,佳嵐輕嘆,「世事難料。」

紀晏更難過,最後宮人來請佳嵐掛紅上馬,他不知不覺跟在她後面。看到高大英挺、沈穩俊朗的林知事郎,他甚至有些自卑。或許放手比較好…對佳嵐比較好。

但是佳嵐回頭看了他一眼,眼中滿滿的不捨。

「皇上!」紀晏突然跪地,「懇請皇上讓微臣為探花娘子牽馬!」

原本熱鬧的瓊林苑瞬間又安靜得聽得到針落。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