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探花 之七

但是很快的,佳嵐的擔心轉變為煩心。

人手就是這麼不足,四小水果也得輪班照顧還起不了床的三公子。但是四小水果老被三公子罵得淚奔,藥碗茶碗和飯碗,都慘遭殲滅的命運,使得赤字不斷擴大。

唯一比較消停的時候,就是佳嵐坐鎮看護的時候。

【Google★廣告贊助】

這根本是雪上加霜啊,佳嵐真的感到很疲倦。

跟其他嗑瓜子閒聊天哄公子的別房一等丫頭不同,在預算呈現赤字狀態,還必須要維持人際關係正常運作的三公子房內第一管事丫頭,需要煩惱的事情無敵多。

雖然是個透明人似的庶子三公子,但該表心意的時候不表,只會讓這種透明狀態更惡化。主子越透明越沒地位,主僕同受其災,誰都能踩一腳。客居在紀侯府的林妹妹…不是,呂表小姐,都相當注意這種細節,人家還是容太君的親外孫女兒。

這是一種內宅的潛規矩,避不掉的。

老爺夫人太君公子小姐的生日,得送禮。體面的管家和管事嬤嬤,得送禮。連各房裡有頭有臉的大丫頭都不能忽略。一年到頭鬧生日就已經相當吃力,三公子的月銀都鋪陳不開了,何況還有大節小節,和公子小姐們臨時興起的詩宴茶會,也得隨份子。

更不要提丫頭嬤嬤婆子收賞銀的惡習,不打賞簡直寸步難行。

難怪以前管事的奶娘乾脆的裝聾作啞,反正應付不上,索性中飽私囊。

但這樣,真的不行,絕對不是佳嵐的行事風格。幸好她讀紅樓夢讀到爛熟,到底從中汲取了一點靈感和破解法。

銀子是絕對不足的,但是銀子兌成銅錢,事實上份量很足夠。賞五錢銀子,輕飄飄的被人嫌棄,賞一把銅錢最多不過二十個,裝在荷包裡沈甸甸的,感覺就多很多。

事實上,五錢銀子是半兩,起碼是五百個銅錢呢。這是一種運用常用貨幣和貴金屬的份量欺騙法。

再者,嘉風樓的院子面積很大,但花卉只有一棚薔薇架和一樹玉蘭、小小一池荷花,其他都是不怎麼需要照顧的桃李杏橘等果樹。

這些怎麼都吃不完的水果、自開自謝的花,事實上是很珍貴的、獨屬三公子的資源。

包出去換銀子是不可能,但是和管園子的嬤嬤們私下交易,讓她們來收果子,收一小部份的蜜餞果乾和果酒,那是沒有問題的。這些出產物就能當作禮物,應付一年四季鬧不完的人際往來。

的確是寒酸的禮物…來自二十一世紀的佳嵐慶幸,她出生在一個包裝過度的時代,並且雅好手工藝。柳條草葉這類的材料,院子隨便採採就一大堆,她的中國結也編得還不錯。

所以總是包裝得非常美麗:鮮嫩柳條編成的小籃子,裝盛著細心插好的花朵、繫著精美絡子的素白蜜餞小陶瓶。整個檔次都高貴起來了。

幾乎沒有花到什麼錢,效果卻很大。最少富貴過度,開始講求風雅的紀侯府上下很吃這套。

但這代表她每天都忙碌得不可開交,可紀三公子卻在這時候鬧小孩子脾氣。

這是虐待童工啊。馬的。要不是老娘是穿越者,誰吃得消這種體力腦力雙重重勞動…大燕朝的傅佳嵐還沒滿十二歲啊靠北邊走啦!!

所以她面無表情的看著橘兒收拾碎碗,冷冷的吩咐,「別扔了。不然上頭查帳拿什麼對帳?嘉風樓在庫房那邊早就超支了。」

橘兒眨著無辜的大眼睛,「可是已經沒有飯碗了。」

佳嵐將手中一大疊的陶碗重重頓下,「一個銅板三個。摔了也不心疼。」跟園子的花匠嬤嬤打好關係最大的優點就是:常有這種便宜的好康。

剛發過脾氣把自己痛得齜牙咧嘴的三公子瞪著她,「阿福用的狗碗就是這種!」

「回公子,阿福的狗碗缺了一個角,這可完整無缺,碗上還畫了兩朵花。」佳嵐平靜的回答。

三公子雷霆一怒時,四小水果倉皇出逃,只有佳嵐姐姐有勇氣和咆哮的三公子對峙。

事實上紀晏不但嚷得嗓子疼,和牽動了後背和臀部的傷,痛得眼淚在眼眶亂轉。但佳嵐卻老神在在,靠著健康敏捷的身手,將所有三公子想砸的瓷器,快一步換上一個銅板三個的粗陶碗。

這個可惡的丫頭!紀晏痛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瞪著她忿忿的想。

其實還滿好玩的。佳嵐勉強板平嘴角,發現要忍住不笑出來不太容易。

「公子您還是趴著吧。」她很善良的建議。

「閉嘴!爺為什麼要聽妳的!」紀晏憤然一坐,痛得差點又彈起來,為了面子,終於忍住了。嚷得太久,口乾舌燥的紀三公子往桌子一撈…沒撈到茶壺,還是一只粗陶碗。

最後紀晏終於敗陣了。畢竟這頓打非同小可,他能這麼快起床,已經是有傲人的自癒能力,可說是年輕真好的加強版,要恢復到能跟健康的佳嵐丫頭拼手腳快,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罵她,她只是一臉無聊,毫不害怕。恐嚇要揍她,行動不便的紀三公子追不到。

終究他還是端著粗陶碗喝藥,用粗陶碗飲茶,並且用粗陶碗吃飯。

「…我不要用阿福的碗。」他疲倦的抗議,聲量小很多。

「等公子手穩不會摔的時候,再說吧。」佳嵐淡然的回。

許久以後,紀晏悽愴的遙想當年,覺得「阿福碗事件」沒能堅持下去,就是佳嵐的氣勢壓倒他的開始。

這註定了他一輩子被壓落底,永不翻身的命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