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探花 之八

還不知道未來的紀晏,其實還陷入一種難過、憤怒、焦躁得找不到出口,並且無名飢餓的狀態。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暴躁易怒,發完脾氣明明只剩下空虛而已。

紀昭也挨過打,甚至沒有他這麼嚴重。但是祖母容太君和嫡母孔夫人幾乎哭死過去,容太君還舉起拐杖打過紀二老爺。

【Google★廣告贊助】

全紀侯府的人都去探望過紀昭,明明他只挨了幾棍子而已,沒像紀晏被打掉了半條命,高燒不退。

晴表妹為紀昭哭腫了眼睛,病了一場。嫡母都瘦了一圈。

他退燒醒來,身邊只有伏在榻邊睡著的佳嵐丫頭,誰也沒有來。挨打的時候沒有人求情,挨打後沒有人來探視。

其實,我不該活著…或者根本不該出生在這世界上,對吧?

為什麼要生下我呢?既然誰也不要我,為什麼要把我帶來這個人世?

好寂寞,好害怕。沒有人要的我,什麼也不會的我…未來該怎麼辦?

我知道的。其實,我真的知道。世家庶子最後會怎麼樣…其實我知道。五歲啟蒙,七歲入學,原本他有個要好的同窗,讓他真正感覺到手足相親的感覺。

但是,他是族叔的孩子。而族叔,是個庶子。在分家後,只分到一些薄產。

紀晏親眼看著原本跟他吃穿打扮差不多的同窗,越來越樸素,然後連吃飽穿暖都是奢求了…終於不再上學。

最後一次看到那個同窗,是他十歲那年的冬天,滿臉髒污的行乞。紀晏喊他,他卻轉身逃跑了,之後再也沒見到他。

這就是為什麼,他一直戰戰兢兢,一天都不敢懈怠的去上學的主因。他偷聽到奶娘輕蔑的評價那個族叔,開玩笑說,紀三公子將來恐怕也是同樣的出路。

他是多麼恐懼,渴望能獲得功名,不要淪落到那種地步。

為什麼我會去做壞事呢?紀晏有點迷糊了。難道就像母親說的一樣,我天生就是個沒用的賤胚子?或許吧…念這麼多年的書,還比不上一個小丫頭。

好累,好煩,好想逃走。但是,我能逃去哪兒呢?

「公子?睡不著嗎?」佳嵐伸手摸了摸紀晏的額頭。

我不想看到妳。一直提醒我…那可怕的未來。連兒女都保不住,變成別人奴才的未來。

「不要煩我。」紀晏喃喃的說。

死丫頭。一點都不像個下人啊可惡。居高臨下的看不起人。

佳嵐嘆氣,「公子,趁傷還沒全好,求夫子原諒,正是時候。錯過這時機就來不及了。」

「反正我連妳都不如!一個奴籍的小丫頭…啊不就好棒棒?妳行可不可以?不要煩我!!」

佳嵐愣了一下,「『棒』不是個好字眼。」

「什麼啊?!大家都這麼說,哪有什麼好不好?夠了吧,出去!」紀晏的焦躁終於瀕臨爆發點。

但這個年紀應該比他還小幾個月的佳嵐丫頭,卻露出一個微妙的表情,反而在他床側坐下。

「公子,您錯了。」佳嵐沁著一絲微笑,「夫子最好的學生,大概也不如婢子。」語氣一轉輕快,驅散那種莫名詭異的氣氛,「公子,婢子給您說個睡前故事吧。」

「我不想聽!」

「從前有個大國去攻伐甲國,聽說甲國有防備了,就去攻伐乙國…」

「我不是說我不想聽嗎?!」

但是佳嵐實在太會說故事了,煩躁的紀晏都漸漸安靜下來,目眩神馳的聽著精彩的戰爭,栩栩如生的人物相互交戰和爭辯。

「…王子和將軍都主張,是他們捕獲了俘虜。結果找了仲裁者評斷。結果這個仲裁者說,『問問俘虜不就知道了嗎?』於是找來這個俘虜,高舉手指著王子說,『這是我們國君的弟弟。』又垂下手指著將軍說,『這是城外的縣官。現在你可以說,是誰俘虜你的呢?』」

「是將軍抓到的不是嗎?」紀晏聽得入迷,「王子只是搶功而已。」

佳嵐搖搖手指,「錯了。俘虜說,他是被王子打敗的。」

「欸~~怎麼會?!」紀晏錯愕,低頭想了一會兒,「將軍做了什麼讓俘虜怨恨的事嗎?呃,不對。這不是故事吧?!『上下其手』,是春秋左傳裡的『伯州犁問囚』!」

「是故事唷。」佳嵐笑得很狡猾,「其實,就算比較艱深,究其底都是有趣的小故事。婢子比公子強的,不過就是對這些小故事著迷,而且有自己的想法。

「公子,其實『上下其手』並不是『伯州犁問囚』的唯一解。」她站起來,身怯面薄,乍看楚楚可憐,卻有種說不出的強悍,讓她應該如秋暮之蝶的單薄笑意,那樣燦爛不可逼視。

「說不定俘虜真的很恨打敗他的人。這就是您,自己的想法。」她將燈拿出去。

紀晏躺在黑暗中很久,張大了眼睛。

第二天,天才濛濛亮他就起床摸到書房,點起燭火,仔細的看了一遍「伯州犁問囚」。

淨會鬼扯。沒幾個字也讓她胡謅那麼長的故事。

但是,原來是這樣有趣。不用那麼嚴肅緊張的對待。我也可以…有自己的想法。

真奇怪,夫子說過的內容,和佳嵐丫頭的鬼扯差不多說。為什麼…我會背得那麼辛苦和煩躁?

我以前在幹嘛?明明只有夫子會在意我,我卻放棄了。

用過了早膳和藥,紀晏繃著臉,「我要去上學了。去喊人幫我備馬車。」

「是,公子。」佳嵐非常平靜的回答,「已經差人說過了。」

…不要一副「我早知道你會去上學」的樣子好不好?裝一下驚訝和驚喜啊混帳!

他一把奪過佳嵐丫頭幫他備好的書包,一跛一拐的走出去,連軟轎都不肯搭。

要去上學了。

夫子他…會宰了我吧。

紀晏的臉孔驟然發青。嗚嗚,我才活到十二歲…這短暫的人生。吃力的上了馬車,他雙手合十,祈禱夫子今天肚子痛。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