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探花 楔子

寫在前面︰(時空背景,政德帝年間)

首先,先說明這篇又是老梗女主角,所以值得追的價值當場少了三分之一。
然後書名就先劇透一半,所以又掉了三分之一的價值。
接著微紅樓和女主角是丫頭,幾乎把故事給透光了,又把殘存的三分之一掉完了。
所以恭喜眾讀者,少了一部得揪著心等更新的小說。

這就是一部微紅樓穿越丫頭的幻想文,大約也不怎麼好笑。只是都架構完了,又沒什麼心機詭計,應該可以稍微休養兼練筆。

謹慎跳坑,最好略過,應該寫不出什麼新局。吾輩已善盡告知義務。

注意事項︰幻想文。(請粗體加重點底線。)

【Google★廣告贊助】

如果我僥倖能回二十一世紀,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暗殺那個叫什麼蝶的死作家。

是的,我會堅定的這麼做。這是為了挽救大批無辜少女讀者,萬一她們穿越的話。什麼「不停的穿越」系列,簡直是坑人不償命,完全是騙人。

裝啞巴就能安然渡過初穿越的尷尬期?落點一定是吃穿不愁的好野人家?妳騙鬼啊?!妳怎麼不說,穿越到常常青黃不接的農家又裝啞巴會怎麼樣?

這是妥妥被賣掉補貼的命啊!

而且那個超愛寫穿越的混帳作家,從來沒有說過,被賣給人牙子的命運有多悲慘,只能用人間悲劇來形容。她也從來沒說過無盡的飢餓和體罰就是被賣者的悲歌,和六歲孩童逃跑的結果是如何慘歪。

幸好我醒悟得早,要依照她穿越小說的攻略,我早死一百遍有,如何平安渡過那差點餓死和被打死的三年。

於是我慘痛的領悟到,既然已經被賣,絕對要了解不落入風塵賣肉,已經是上上籤,不能再追求更多了。既然當丫頭的命運是鐵鐵的,那還是早點學習「如何當個一等一的丫頭」,才是適應環境的最佳選擇。

不要再相信那些寫穿越小說的唬爛作家,絕對不實的妖言惑眾。

是的。她的確確定的預言了大燕朝這個超扯的歷史歧途…但對一個鐵定是奴籍的倒楣穿越者,有什麼用處啊?!我的確從不錯的大學畢業,還是中文系的高材生…但對一個小丫頭這有什麼用處?

這個朝代女生是不能考科舉的啊喂!一個成為才女的丫頭除了不小心成了某個渴望紅袖添香的白癡少爺通房,還會有其他出路嗎?

我可寧願當個管家嬤嬤也不羨慕當群星擁月的那顆小星星好嗎?!

唯一能夠讓我感到略微安慰的是,這個重新投胎的農家小女孩,皮膚還算白,容貌還算清秀,不再試圖逃跑和極度聽話後,總算有一點市場競爭力,我還跟著其他小姑娘學了一丁點的女紅,讓賣相好一點點了,如願的賣入了紀侯府當個灑掃丫頭。

可是,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我千千萬萬沒想到的是,小孩子長得這麼快,變化得這麼措手不及。短短的吃了一年安逸飽飯…我長高了,也稍微有點少女的模樣…雖然才十歲。

但是這個少女模樣也太坑!

雖然因為三年的飢饉歲月,讓我老是吃不飽,平添一個暴食屬性,但不知道是運動量太大還是精神性腸胃不良,一直保持一種過度苗條的體態,原本一根豆芽菜並沒有什麼值得擔憂的…

但是,誰來告訴我,銅鏡裡這個危危顫顫,弱不經風,身材單薄、容顏單薄,連笑意都單薄,活似一朵令人憐惜的小白花…是、誰、啊?

天知道我最討厭這種扮豬吃老虎的小白花狐狸精啦!!

於是,我後悔太笑臉迎人求吃飽的生存策略,以至於完全後悔莫及,被年方十一歲,已經有「吃胭脂」這種不良嗜好的二公子給看上,調到他屋裡了。

太驚悚了。有一陣子,我完全處於顏面神經痲痹的現象,板臉成為常態,健忘的二公子很快的忘記我。

同時感謝二公子屋裡的一票鶯鶯燕燕良好的防守能力和絕佳警惕,讓我完全淡出二公子的視線,避免被荼毒的命運。

就是神經繃太緊了,直到我入府兩年後才驚覺,紀侯府妥妥的就是個微紅樓啊。這個愛吃胭脂、喜歡淫詩艷詞的花心小娘炮紀二公子,就是個鐵鐵的大燕朝版賈寶玉。

幸好精簡很多,不然我的腦神經應該會提早衰亡。

但是,老天爺會這樣放過我?在我好不容易安定下來的時候?太天真。

入侯府第三年,我這惹禍的容貌更林黛玉了,於是我被流放到紀三公子,大燕版的賈環房裡。

穿越五年多,大燕朝年紀才十一,我已經開始不知道怎麼面對這樣嚴酷又多樣化的挑戰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