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馡.帖斯特 心跳(二)

行動不便的馡讓這群俏女僕簇擁著,換到一間大得像是運動場的寢室。她打賭,她不但可以在這個寢室騎馬,還可以舉辦東谷運動大會。

她一個人住這麼大要做什麼?那張床起碼可以睡十個人啊!

【Google★廣告贊助】

「您的衣服我們也洗晾好了,還打造了幾套讓您備用…」她們笑咪咪的打開極大的衣櫥,馡差點倒地不起。

滿滿一衣櫥整整齊齊的鎧甲。

她望望穿著襯衣的自己和斷腿,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我只有要戰鬥才會穿鎧甲。」

這群俏女僕大受打擊。「啊…我們研究人類歷史的時間還很短,真是抱歉。一陣慌亂後,她們抱進了大堆華服,馡只覺得一陣陣暈眩。

漂亮當然是很漂亮啦,什麼樣的晚禮服都有,遮蔽率都是令人臉紅的…不高。但她這樣一個斷了腿、來自樸實鄉間,嚴守聖騎守則清貧的保守女孩,不說穿上時可能被拖地的裙擺再摔斷幾次腿,習慣粗布素服的她也真的不敢穿上身。

但她們的熱心卻讓馡不好意思拒絕,她只好挑了一件看起來最樸素的白洋裝…穿上以後,她發現她不敢彎腰。

…皇家的生活真不適合我。

這時候她才從驚駭中清醒過來。不對,什麼皇儲妃?我幾時答應了?

「我、不對,我沒有要嫁給凱沃爾啊!」她叫了起來。

「欸?妳不是喜歡他嗎?」女僕長睜大眼睛。

「是互相喜歡吧?」「真好呢,這就是德拉諾人說的『浪漫』吧?」「好幾百年沒發生這麼浪漫的皇室愛情故事呢~」

啊?

後來儀官跟她解釋,順便說明伊斯利的歷史。

伊斯利一直是星際間的巨賈種族。他們擅長經商,與許多星球都有外交關係。在被虛無領主毀滅之前,他們雖然有嚴格的社會結構,但也有著寬闊的包容性。

雖然說伊斯利人沒有所謂的婚姻關係--他們到了成年會依性向測驗的結果,決定交配期的性別,但僅止於期間內提供生殖細胞給人工子宮,交配期外是沒有性別的--但大部分的星球都有婚姻和姻親關係。

天生就是商賈的伊斯利人,擁有商人絕佳的包容性。他們很快就利用這個對他們來說可有可無的婚姻關係,達到外交的目的。

但他們也擁有一種見多識廣的豁達,極度尊重這些遠嫁的異國公主,只是異星公主若生下孩子,成年後通常都會送回母系家族,也和異星公主的族人無異。

「為什麼?」馡微張著嘴聽半天,完全忘記她沒答應這樁皇室婚事。

「呃…」儀官們第一次被反問,呆了一呆。這倒是從來沒有的事情。根據資料,異星公主通常都有輕微智力不足的現象(和伊斯利比起來),但這個異星平民卻知道有詭異之處。

她們交頭接耳,用伊斯利話輕聲交談。

「可以跟她說嗎?」

「不太好吧?知道這種親密的生殖活動只是形式,事實上小孩是她的複製人,據說異星女人的心靈都比較脆弱…」

「這跟脆弱有什麼關係啊?」

「叫妳用功點妳就不要,妳好好的去讀一讀人類心理學好不好?笨捏…」

好一會兒,馡開口了,「…我懂伊斯利話。」凱沃爾曾經教過她,還稱讚她是個很優秀的學生。

尷尬的沈默降臨。馡的臉孔一陣陣的燒紅。

「…我會被扣薪水。」女僕長憂傷的將臉別到一邊。

雖然馡一再強調她沒有答應婚事,但儀官們待她還是非常好。這讓她養傷的期間,和儀官們建立起一種友誼。

雖說是任務,但這個怯生生又溫和的人類女孩,倒讓儀官們很喜愛。拼著可能被扣薪水的危險,她們跟她講述伊斯利的歷史,還拿歷任異星公主的畫像給她看。

當她看到各種奇模怪樣的異星皇妃,當中有個特別酷似馬拉頓公主時…她有點頭暈。

伊斯利人果然擁有超凡入聖的包容性。據說那個馬拉頓皇妃還跟王子非常恩愛。

「雖然非常稀有,但發生過王子追求公主的美妙事蹟喔。」儀官笑得眼睛彎彎,「這可是很浪漫的事情。」

大約一千多年前,一個伊斯利王子出使某個星球,愛上了那個星球的某族公主。經過了許多難關和阻礙,終於結婚了。但公主早逝,哀痛欲絕的王子沒多久也跟著過世了。

馡看著公主的畫像…她的確莊嚴而美麗…和艾薩拉藍龍還有幾分相似。

「伊斯利漫長的歷史中,妳是第二個呢。」她們交握雙手,很人類的冒著小心小花。

啞口無言的低頭看看龍公主的畫像,被這樣相提並論…馡不知道該覺得驕傲,還是應該覺得傷心。

***

等凱沃爾回來的時候,風塵僕僕的他在原本的寢室撲了個空,整個人都冷掉了。

要不是侍衛告訴他馡換了房間,說不定會再次冒煙。

他急急的跑去寢宮,有些奇怪叔父怎會將她安排在此。這可是宮殿裡僅次於王寢的房間。

看到臉色紅潤的馡,他大大的鬆口氣。衝刺到她面前,很自然而然的俯身緊緊抱住她。

馡僵住了一會兒,畢竟房間裡人實在太多。但長久的別離,讓她眼睛慢慢蒙上一層薄霧,她也緊緊的抱住凱沃爾的腰。

儀官們輕聲咳嗽,互打眼色,卻拖拖拉拉的離開寢宮,一關上大門,發現寢宮外圍了大票守衛。

互相瞪視,然後都貼在門板上聽動靜。

「他們說話可不可以大聲點?」有人抱怨了。

那個人很快被眾人噓個不停,緊張又期待的聽著這起粉紅色的八卦。

凱沃爾鬆了手,卻在床上坐下來,輕鬆的像是拿起一件衣服,將馡抱到他腿上,「我很想妳。」現在他知道這就是「思念」了。

這讓馡嚇了一跳,不知道該掙扎還是怎樣,但她柔軟下來,聲音有些嗚咽,「…我也很想你。」

「原來戀愛是這麼舒服的事情。」他歡欣的吸口氣,「在妳身邊,連呼吸都覺得舒暢。」

馡真的哭笑不得。這個呆呆的伊斯利。

「…凱沃爾…若我長得像條龍,你也、也喜歡我?」多日的疑慮,她終於問出口。

「她變成什麼樣子也還是妳呀,為什麼不喜歡?」他的聲音充滿好奇。

「…就算我不肯嫁給你?」

「沒關係呀,只要妳願意陪著我,婚姻關係本來就不是非要不可的。」他很實際的說。

這下子,馡真的有些想哭了。

「我也喜歡你,不管你是什麼樣子,我永遠喜歡你。」她的聲音帶著一點點的嗚咽。

他們默然的擁抱好一段時間,沈浸在兩人世界中。

好一會兒,馡才開口。雖然說,她已經能夠接受和面對了,不過她還是想知道真相。

「…那,凱沃爾,你性向測驗的結果,到底是男是女?」

「啊?」

雞同鴨講了半天,凱沃爾才懂馡的意思。沒辦法,伊斯利人一直不太重視性別問題。

「讓我叔父知道,這些儀官都得等著減薪。」凱沃爾笑起來,「這是我們的祕密,隨便就讓妳知道了…」

恐怕比你以為的還多。馡一想到「親密的生殖活動」連耳朵都燒起來了。

「我在測驗中是雄性。」凱沃爾平靜的說,「不好嗎?」他的聲音充滿好奇。

「…男性。」馡不由自主的糾正他。雖說早有心理準備,但知道他是「男性」,她的心情也很複雜。

之所以為什麼複雜,大約跟之前儀官們提到的「親密活動」有關。若凱沃爾是「女性」,說不定不用去想這層尷尬。

「男性跟雄性有什麼差別?」

馡一時語塞,「…人類的辭彙上比較慣用於『男性』。」

這樣理智的答案倒是很容易被凱沃爾接受。

這算不算是種文化隔閡?

當馡思索這些問題時,並不知道門外有許多熱心的聽眾,她當然不知道王子派人來找凱沃爾時,那個可憐的秘書被這些聽眾們怒目而視。

不過有人敲門時,她倒是驚慌的從凱沃爾的膝蓋上滾下來,凱沃爾不解的將她抓回來,非常具有王族氣勢的說,「進來。」

馡又羞又氣的捶了他兩下,卻掙脫不開。

「這樣抱妳不舒服嗎?」凱沃爾奇道,然後調整了一下姿勢。

不是這個!笨蛋外星人!你也看看有沒有外人在!

她低下羞紅的臉,不敢看秘書的表情…雖然伊斯利連臉孔都沒有,實在說不到表情。

但秘書的聲音雖然專業,還是有絲忍俊不住,「凱沃爾,王子請你過去。」

凱沃爾沈默了片刻,收緊雙臂,擁緊馡好幾秒,才嘆口氣,依依不捨的放下她,「我馬上過去。馡,等我一下,等等我就回來。」

「…不用太趕。」她的聲音很細很細。

「也沒辦法跟他說太久的話。」凱沃爾聳聳肩,「今天是禮拜三。」

禮拜三又怎樣?馡狐疑的看著他。

「今天那個德萊尼牧師會來風暴之尖。」凱沃爾說,「她若來了,叔父會整天待在顯像器那兒,十頭大象也拖不走。」

放下滿臉問號的馡,他走出寢宮,這時候儀官才放聲大笑。

「有、有什麼好笑的?」馡有些薄怒。

「不是笑你們啦,」雖然也夠好笑的,女僕長低聲,「是王子很好笑。之前他不是反對你們交往嗎?他自己還不是差不多…」

馡更摸不著頭緒了。

毫無例外的,凱沃爾又跟奈薩斯王子大吵起來。

他不但頑固的拒絕接下皇儲的位置,連王子允許他迎娶馡的「仁慈」都不為所動。

「用不著。馡說她不用婚姻關係,這樣也挺好的。」他近來和馡耳濡目染,學了不少人類的成語,「迪曼修斯未滅,何以家為。」

你在說什麼鬼話?王子氣得幾乎中風…是說,他有腦血管可以爆炸的話。

正要怒吼,他的秘書恭恭敬敬的上來報告,「王子殿下,您說莉莉絲牧師謁見的話,需要跟您報告。」

「知道了!」王子大吼一聲,匆匆起身,「你最好想清楚,凱沃爾!我不是常常這麼仁慈的!你就不要以後求我讓你迎娶馡小姐!」

凱沃爾不正面回答,「叔父,莉莉絲小姐正在等您。」

他尷尬起來,模模糊糊的咒罵,快步的走向顯像器。這不知好歹的德萊尼女人,讓他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等他看到顯像器那頭正在耐性等待的莉莉絲,火氣像是澆了冰水,嘩啦一聲只剩下一股煙。

王子沒好氣的虛張聲勢,「…如果妳是來殺我的,請妳去領號碼牌排隊!」

「殺你要掛號,」那個纖細窈窕的牧師笑著,「追求你要不要掛號?」

「輕浮!」奈薩斯王子吼著。這不知道是他第幾次這麼回答了。

她也跟過去一樣倔強的將頭一扭,不言不語的坐在顯像器之前,拼命盯著他看。

…這個該死的星球真的有嚴重的壞影響。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