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馡.帖斯特 心跳(完)

沈默降臨在他們之間。

每次都這樣。奈薩斯王子無聲的嘆氣。他的煩惱還不夠多嗎?為什麼還有這麼個擾人的牧師?

「…最近的軍事活動都還順利吧?」他勉強開口。

【Google★廣告贊助】

「還可以。」莉莉絲淡淡的回答,可見還有些生氣。

他悶了起來,「…裝備夠用嗎?我讓軍需官…」

「不用,我夠用。」

然後又是沈默。

他原本就不是很有耐性的人,這種沈默真的激怒了他。「如果妳很不想跟我交談,千里迢迢跑來做什麼?待在撒塔斯不是很好嗎?又舒服又溫暖!」

「你這不是廢話?」莉莉絲也火大了,「就是來看你啊!反正你不要管我,該做什麼去做什麼。我只要看著顯像器就滿足了,又沒有要你回答我!」

「我怎麼可能這麼做!」衝口而出,奈薩斯王子立刻後悔了,「缺乏禮貌是王室的污點!」

莉莉絲罵了一句,雖是德萊尼話,也讓奈薩斯王子的臉孔沈了下來。「身為一個神聖的職業,妳該說這種粗口嗎?好好反省一下!」

噙著淚,她低下頭,「…對不起。」

「…我不是有心的。」奈薩斯的口氣緩和下來,卻帶著一點點沮喪。「我聽說某個那魯的勇士跟妳求婚。」

「你知道我不會答應的。不要談這個。」莉莉絲擦了擦眼淚。

「好吧。」奈薩斯有些無奈,「妳想談什麼?」

莉莉絲吸了吸鼻子,跟他說最近發生的一些瑣瑣碎碎的小事,有些還蠻好笑的。

每次都這樣。每次每次。莉莉絲想著。每次都這樣互相激怒,互相讓步,有時候她火大的哭著回去,發誓下次絕對不要再來了,但一到禮拜三,她可以放假的時候,又會乖乖的來到這裡。

她愛上一個驕傲的伊斯利。

其實一開始,她對奈薩斯沒有半點好感。若不是任務單發到這邊來,她應該永遠不認識這個自大驕傲又可惡的傢伙。

似乎滿心只有力量啦、金錢和權勢。為了一個充滿能量的水晶,翻了個天翻地覆。等她找到的時候,卻看到奈薩斯的另一面,這讓她訝異。

因為她的無私,居然可以影響奈薩斯王子。當血精靈的軍隊傲慢的要奈薩斯交出水晶時,這個巨商頭目斷然拒絕,並且準備將水晶歸還給那魯。

憤怒的血精靈衝向她,想從她手底奪走水晶。她嚇壞了。

就在這時候,王子從傳送門傳進來,帶領他的軍隊消滅了全體敵人。原本她以為,奈薩斯是個躲在宮殿裡發抖的無能皇族,卻沒想到他擁有這樣強大的力量。

「…你明明很厲害,為什麼要躲在宮殿裡呢?」她不由自主的問。

雖然知道伊斯利沒有臉孔這種東西,但她覺得奈薩斯尖銳的「注視」著她。

「要我命的人太多了。」他冷酷的笑了一下,「其實我可以殲滅他們所有,但我現在是聯合團唯一的王子,我要顧及整個伊斯利的未來。任何意外,我都不能夠發生,」王子傲慢的伸手給她,將跌在地上的莉莉絲拉起來,「女孩,妳懂嗎?」

或許在那一刻,她就把自己的心給丟掉了。

她身在一個大公會裡,行程被排得滿滿的,只有禮拜三才是她放假的時候。她也說不上來為什麼,假日哪裡也不去,就是坐在風暴之尖的顯像器之前發呆。

一開始,奈薩斯對她很客氣,日子久了,也有點不耐。

「妳到底來作什麼?或者,妳要什麼?」奈薩斯不懂,該給予的獎賞已經給予,這個德萊尼的小女孩為何一再謁見?

「…我喜歡你。」莉莉絲有些失魂落魄的說。

「輕薄!」奈薩斯覺得被冒犯了。

後來就開始這種互相激怒的戲碼。原本奈薩斯視她為一個麻煩,但他開始會期待禮拜三。直到有回把她氣哭大怒而去,下週的禮拜三,就沒看到她了。

或許這樣最好。奈薩斯想著,卻有點發悶。

下下週的禮拜三,她也沒有來。

最好不要來。奈薩斯忿忿的想,卻說不出哪裡不痛快。

到了第三週,他終於沈不住氣。雖然知道這根本是找死,但他悄悄的易容打扮成一個人類法師,在誰也不知道的情形下,離開了宮殿。

原本以為,莉莉絲會在奧多爾的聖殿,但他卻在醫院裡找到她。

還在發燒的她看見這個陌生法師,怔了一會兒,「…奈薩斯?」

…她怎麼會認出來?!「不、我不是。」他匆促的回答。

莉莉絲用力看了他幾眼,「嗯,是啊…你這樣子還真難看。」

奈薩斯整個悶掉。「我不懂你們的審美觀。」

「也不會比纏滿布條難看。」

「喂!」他真的生氣了。

「你…回去吧。」莉莉絲將臉轉開,「外面…很危險。不要、不要樹敵太多…」

「怎麼可能不樹敵。」奈薩斯咕噥著。

莉莉絲好一會兒不說話,「…等我病好了,就會去看你。」

「不要再來了!」奈薩斯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尤其不要生著病來!」

這該死的女人笑了又哭了。

從那時候起,他悶悶的吩咐秘書,若莉莉絲來謁見,要通知他。也從那時候變成所有伊斯利的笑柄。

「知道了。」看著纖細的莉莉絲,風暴之尖又冷,談話間她咳了好幾次。「我吩咐過旅館老闆,好好休息吧。」

「你去忙你的。」

「我沒有什麼好忙!」奈薩斯又火起來,「好好吃頓飯,休息一下!若睡過午覺妳還想謁見…」他聲音緊繃起來,「我有空。」

她偏了偏頭,像是想笑又忍住。「…好。」

看著她離去,奈薩斯扶著額,發悶得非常厲害。

馡在宮殿待了兩個月,直到腿傷完全痊癒。

她提心弔膽的害怕王子會逼婚什麼的,卻沒想到奈薩斯王子禮貌而尊重的對待她,並沒有說什麼。她慶幸伊斯利是個理智的種族。

唔,雖然她看到幾次奈薩斯王子對著顯像器鬼吼鬼叫有點降低信心,但也夠理智了。

最後他莊重的和馡道別,讓凱沃爾送她出宮殿。反而是凱沃爾顯得很憂鬱。

「但我喜歡妳留在那邊,每天都可以看到妳。」

她望著凱沃爾,心裡有種甜蜜蜜的感傷。比起來,奈薩斯王子比凱沃爾成熟理智許多。住這麼久,她也聽聞了不少王子的緋聞,但很奇怪,她了解王子的緊繃和顧慮。

王子一定非常非常喜歡那個德萊尼牧師。太喜歡了,所以才讓她自由,不將她拘禁在宮殿裡。她想,德萊尼牧師也知道,所以沒有任何要求。

女孩子本來就比較早熟懂事,凱沃爾…心智上還太年輕。

但她自己也還是少女,所以雖然能夠體悟,卻沒辦法具體的說出來。

「我會盡量抽空來的。」她抱了抱凱沃爾,回撒塔斯去了。

***

之後,馡的確如她所說的,常常到虛空風暴執行任務,順便來探望凱沃爾。然而凱沃爾也開始忙起來,護國者哨站開始了一種狂烈的氣氛,連凱沃爾都凝重起來。

「薩哈達爾過世了。」凱沃爾低低的跟馡說,讓馡張大眼睛。

就血緣上來說,薩哈達爾才是真正的奈薩斯王,是奈薩斯王子哈拉瑪德的父親,凱沃爾的祖父。但這個因為家鄉被毀滅而瘋狂的王,心裡除了復仇別無他計。任何違背他的人都會被殘酷的處死。

他殘暴的統治導致了伊利斯帝國的分裂,哈拉瑪德統領聯合團試圖在異鄉存活下去,護國軍則起身對抗薩哈達爾的殘暴,並且以消滅毀滅家鄉的迪曼修斯為職志。

「…我雖然知道他罪無可恕,但還是感到悲傷。」凱沃爾沈默了一會兒,「我理解他的仇恨和憤怒,但沒辦法認同他的暴虐。原本我們是這樣一個高度文明的種族,卻因為他的瘋狂導致分裂,許多高尚的伊斯利人因此墮落成竊賊和強盜,完全忘記商人的道德和尊嚴,這真的令人非常難受。」

馡握了握他的手表示安慰。他也反握著。

「伊斯利恩瓦解了。我們的一個心腹大患終於解除…只剩下另一個。」

「迪曼修斯和他的虛無部下。」馡點點頭。

「我們和冒險者合作,收集了許多碎片樣本,已經研究出結果了。馡,我們即將終結迪曼修斯。」

這代表戰爭。馡默然。「…我懂你的意思。」她堅強的笑了笑,「你要上前線,對吧?」

「我不能置身事外。並不只是毀滅家鄉的仇恨和憤怒,我不能讓他繼續毀滅任何人的家鄉。」凱沃爾嚴肅的說,「雖然我不知道能不能生還。」

馡望著他一會兒,笑了笑,「你知道的,我一直都跟你在一起。不管什麼時候。」

凱沃爾疑惑的看著她,或許是人類說的「精神與你同在」之類的?

「是啊。」

「嗯。」馡笑得更粲然。但凱沃爾不知道她下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

討伐迪曼修斯是個大規模的軍事行動,除了護國軍,他們也招募傭兵。他們招募到的傭兵群中,有兩個通過考試的女性。

一個是防護系聖騎士,另一個是神聖系牧師。

在大群男人當中,她們顯得特別嬌弱,也特別引人注目。雖然伊斯利對性別的認同很淡薄,卻依照人類的通例,讓這兩位女士住在一起。

是的,你猜對了。那位防騎就是馡.帖斯特,牧師就是莉莉絲。

交談之後,驚訝的發現她們的目的這樣的相似,同樣的愛上一個伊斯利的時候,緊緊的握住對方的手。

「我想代哈拉瑪德去做這件他渴望去做的事情。」莉莉絲的臉孔有股倔強的堅毅。

馡點點頭,「而我,希望可以跟凱沃爾並肩作戰。」

她們隨著大軍前進。

這是伊斯利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出軍,護國軍幾乎派出所有的將兵,聯合團也贊助了整個軍事行動的經費和大批人力物力。

他們遙遠的家鄉毀在迪曼修斯的手底,說不定還會摧毀他們現在的他鄉。再退一步,就是萬丈深淵了。

但伊斯利人是優秀的法師、術士、狂戰或刺客,卻很缺乏坦克和治療者。所以他們招募了一群傭兵,好補強這個弱點。這也是為什麼馡和莉莉絲會入選的緣故之一。

但軍隊非常龐大,傭兵們又有自己的指揮官和所屬軍團,所以行軍好幾天,凱沃爾還不知道馡在軍隊之中,奈薩斯王子也不知道莉莉絲加入了討伐軍。

但遠在宮殿的奈薩斯王子哈拉瑪德卻緊張而專注的傾聽阿密爾的報告,並且極度的鬱鬱寡歡。

若是可以,他想衝到前線,御駕親征。他對迪曼修斯的忿恨恐怕在所有人之上,說不定還超過他的父親。但他勉強自己壓下這股焦灼的憤怒。

我的人民需要我。我可是奈薩斯王族中唯一清醒的人。他不斷的提醒自己。當初王兄被瘋狂的父親以叛亂罪處死時,他答應過王兄,要代之保護伊斯利的存續。

他煩躁的在顯像器前走來走去,戰鬥的慾望和理智不斷交戰。

「…阿密爾,真的沒有問題吧?」他不知道第幾百次問了。

這個和他童年就認識的護國者指揮官耐性的安撫,「沒問題的,你知道瑟翼德不是泛泛之輩。」

「瑟翼德很不錯,」他勉強承認,「但迪曼修斯不是『很不錯』就夠了。」

「那你試著相信我,」阿密爾微笑,「我做了萬全的準備了。哈拉瑪德…你的脾氣真的要改改,雖然你已經改很多。我真不敢相信以前那個衝動惹禍的哈拉瑪德現在是成熟穩重的王子殿下。但你真的樹敵太多,想殺你的人滿坑滿谷。」

他有點不放心的警告,「哈拉瑪德,我會處理好這一切,你千萬不要衝動。你要知道,現在你是聯合團的領袖,護國軍的後援,所有伊斯利的王子。不要將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中。」

「知道了。」他不耐煩的結束通話,繼續走來走去。

眺望著旋轉著奇異極光的天空,他煩躁的嘆了口長氣。

就在王子在宮殿長吁短嘆時,軍隊已經來到法力熔爐奧崔斯之前。

這一路上,戰鬥非常激烈。迪奧修斯的手下讓他們吃足了苦頭。這些虛無生物,擁有非常強悍的實力。抵達法力熔爐奧崔斯時,他們已經折損了將近兩成的兵力。

馡和莉莉絲都負了傷,但並不嚴重。糟糕的是,莉莉絲過去曾經生過一場重病,留下一個氣喘的後遺症。寒冷的裂風高原和傷勢讓她的氣喘復發,每天都慘白著臉孔。

「…妳先回去好嗎?」聽她一遍遍的咳嗽,馡很不忍。

莉莉絲搖搖頭,吞了一顆藥。「…這是我唯一可以為哈拉瑪德做的事情。我不勸妳離開,妳也別勸我。別人不了解也就罷了,妳也不懂?」

馡不再說話,一遍遍的擦著她的晶鑄長劍。

說女人缺乏勇氣、軟弱,這可能對也可能不對。最少在那個必要的時刻,就不夠正確。

「…我會保護妳。」馡終於開口,「我會竭盡全力。」

這是場艱困而漫長的戰鬥,不負「吞盡者」的名號,迪曼修斯展現了他無與倫比的力量。若非之前護國軍干擾器丟在虛無導線上方大幅度的削減迪曼修斯的實力,他們恐怕連跟他面對面都有困難。

即使如此,討伐軍還是出現了大量的傷亡,死亡融燬的伊斯利和傭兵的屍體,堆在迪曼修斯的腳下。

原本負責清除虛無軍隊的馡回頭,發現對付迪曼修斯的主力部隊幾乎全軍覆沒,只剩下瑟翼德上尉和少數復仇者和更少數的傭兵。坦克群已經全體陣亡了。

苦苦支撐的是,不擅長坦克的凱沃爾。

「…看著我,迪曼修斯!」她拋出手底的盾,這招是防護系聖騎的絕招「復仇之盾」,這畫出完美曲線的飛盾雖然連迪曼修斯的表面都無法損傷,卻引起他的注意。

「面對我!迪曼修斯!」馡怒吼了,雖然聲線有些顫抖,「難道你膽小到不敢面對聖光的審判嗎?!」

這碩大無朋的虛無生物笑了,發出低沈而令人戰慄的聲音。「聖光?聖光是什麼東西…那不過是那魯的謊言。」

當他睥睨過來時,馡全身都在發抖。有那麼一瞬間,她幾乎無法動彈。迪曼修斯看穿了她的恐懼,回手打飛了幫馡治療的莉莉絲,並且幾乎捏碎凱沃爾。

因為我的畏怯和懦弱,害死了這個堅定的牧師。難道要因為我的無能,讓凱沃爾和所有人都葬身於此?

這是溫和的馡,第一次陷入狂怒中。像是帖斯特家歷代誓言保護一切的血緣發作起來,她因為狂怒而覺醒,背後湧起一對金色的翅膀,眼睛像是倒映著相同的金光。

她發出的驅邪術和奉獻,讓迪曼修斯大怒起來,拋下手底的凱沃爾,瘋狂的攻擊她。

「妳承受得住這種重擊嗎?懦弱而無用的人類!」

架住他的攻擊,依舊陷入狂怒的馡咬牙切齒。「或許我懦弱無用,但我發誓要終結你!」

發出低沈的冷笑,迪曼修斯的聲音隆隆如雷響,「No man can kill me.

這是非常偏遠的方言。馡微微訝異了一下。但她的表哥中有個語言專家,曾經研究過這種偏遠方言,雖然沒什麼用處,但她和表哥學過一點點。

她僵硬不流利的回答,「I am not a man.

馡的回答讓迪曼修斯微微一怔,因此出現了縫隙。凱沃爾拼起最後的力量,撲到迪曼修斯的背後,掄起雙刀。不斷咳嗽的莉莉絲搖搖晃晃的站起來,臉孔發青的吟唱高等治療術。

殘軍重整陣容,繼續圍攻迪曼修斯。

馡瞥見凱沃爾的面容,對自己悲慘的一笑。凱沃爾不知道會不會生氣。她這麼不女性化的,站在隊伍之前,用拙劣的技巧挑釁可怕的吞盡者。

她是個軟弱的防騎,不純熟的坦克。堂哥常常搖頭,說她的手這麼小,不適合握劍。

但她可是,帖斯特家的子女,誓言站在第一線的!

「迪曼修斯!看著我!莫非你連女人都怕嗎?!」她怒吼著挑釁。

迪曼修斯以黑暗而強大的重創當作回答。

就在憤怒之鎚可以使用的時候,所有神職的法力都已經乾涸,討伐軍能夠站著的人已經非常稀少了。

但我不要放棄。馡倔強的給自己上了聖療術。我絕對絕對,不要放棄!

莉莉絲終於咳出血來。她原本就身體嬌弱,又有宿疾。迪曼修斯又重創了她,她卻沒有時間治療自己。

她將所有的法力都奉獻給馡,給隊伍內的所有人,就是捨不得用在自己身上。

擦了擦嘴角的豔紅,她放了希望符記,繼續吟唱高等治療術。但她也明白,她快撐不住了。

我們說不定都得死在這裡。她心裡很清楚。

但馡沒有放棄,她就不想放棄。和哈拉瑪德之前的情愫,她完全知道不會有結果。但她也沒想要什麼結果。

身為女人,是件討厭的事情。今天她和哈拉瑪德的性別倒過來,或許他們的前途會比較樂觀…她願意為哈拉瑪德戰鬥這件事情也顯得比較正常,不招人譏笑非議。

但那不是我。她倔強的昂起下巴,試著榨出更多法力。我就是一點女人味都沒有的女人,我就是,為了心愛的男人拼命,就是想要成就他的遺憾。

我就是,愛上一個人沒辦法悶在心裡,就是這樣不女人的女人。

聖光啊,不要因為我這樣的私心背棄我。請垂憐同樣倔強的女人,不要讓馡死掉。

但她法力耗盡,生命垂危。軟倒於地的時候,她看著依舊奮戰的馡…不過馡也快死了。

看起來可能同歸於盡…還不錯。

可惜,臨死前沒辦法再見奈薩斯一面。奈薩斯那次變成個人類法師,很詫異她為什麼一眼就看出來。

呵呵,除了伊斯利,誰會彎腰衝刺似的跑步?

她微感遺憾。再也沒有機會告訴哈拉瑪德了…

就在這個時候,她昏昏沈沈的看到了奈薩斯王子,本來以為是幻覺。

但這個「幻覺」卻率領著聯合團軍隊,消滅了迪曼修斯。

「…阿密爾還跟我保證沒問題!」他慣有的怒吼聽起來多麼親切,「幸好我發兵御駕親征,不然又是功虧一簣!該死的,我該早點發兵…」他住口,怔怔的注視著奄奄一息的莉莉絲。

「妳怎麼…妳加入討伐軍?」奈薩斯的聲音緊繃到可怕的地步。

「哈拉瑪德。」含著淚,莉莉絲向他伸出雙手。

王子坐在地上,將她拉進懷裡…然後將她按在膝蓋上,打她的屁股。

他的舉止讓歡呼的軍隊目瞪口呆,一點聲音也沒有。連重傷的馡都看呆了。

「妳給我做這麼危險的舉動!?我非跟那魯投訴不可!」他暴吼,一面打著她的屁股,「不聽話的孩子!不想想自己的身體爛成什麼程度…」

「住手!該死的繃帶人!」莉莉絲尖叫,「你居然敢打少女神聖的屁股!」

「不這樣妳記得住教訓嗎?!儀官!」他將莉莉絲扔到儀官手上,「把她帶回去,我要親自教導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笨牧師。傳我的口信給那魯和奧多爾,他們的牧師在我的宮殿『作客』了!」

王子一陣風似的率領軍隊和尖叫的莉莉絲離去,留下後勤部隊診治傷患,設法復活還能夠復活的人。

馡默默的接受治療,在凱沃爾接近時,機警護住自己的屁股。

她可不想在眾人面前丟臉。可憐的莉莉絲…

「妳不該來這麼危險的地方。」凱沃爾注視著她。

她低下頭,思索該如何爭辯。

「但我很高興,妳在這裡。」他的聲音溫暖,「我以妳為榮。因我小小的馡而驕傲。」

他沒有怪我。而且,他肯定我。

肯定我這個拙劣、平庸的防騎。

她伸手,擁抱著凱沃爾,哭得非常慘。凱沃爾一直笑著,緊緊的擁住她。

***

故事似乎已經到了尾聲。

迪曼修斯已死,伊斯利們在舊稱為德拉諾的星球安頓下來。

護國軍並沒有解散,畢竟除了迪曼修斯和奈薩斯王以外,這個殘破的星球還有許多危機,需要護國軍的守護。

但已經不需要那麼多軍隊了,所以凱沃爾解甲歸田,回去聯合團…

理論上。

事實上,他也沒在聯合團待很久,趁著王子忙著和莉莉絲打架的時候,他悄悄離開宮殿,留書說要外出歷練,跟他某個哥哥一樣。

而馡受的傷太重了,對抗迪曼修斯太超過她的能力範圍,做過緊急治療之後,她被送回撒塔斯的醫院,因為聯合團雖然科技昌明,但對人類實在不夠了解。

她在醫院裡漸漸恢復了健康,除了越來越強烈的思念,已經沒有大礙。

等她走出醫院時,她正打算搭飛機去護國者哨站探望凱沃爾。這段養病的時間,凱沃爾忙著處理後續,王子又為別的事情分心,早寫信跟她表達過歉意。

沒關係,我去看他就好。馡想著。

走出大門,她看到一個人類戰士,站在門口,對她笑得很詭異。亞麻色的馬尾,同樣顏色的瞳孔,唇上和下巴都有鬍子,長得有些像他們帖斯特家的堂哥們。

這是誰?我認識他嗎?馡疑惑的看他幾眼,那個戰士彎著腰,用衝刺的姿勢跑到她面前,跑步時還有殘影。

「…凱沃爾?」她有些發暈。

「欸?為什麼妳一眼就可以認出來?」他大表驚奇,掏出鏡子,「我資料輸入什麼地方有錯嗎?什麼地方不像人類?」

…你跑步的姿勢不改,五百碼外我都可以認出來。

「你為什麼…?」

「我想跟妳在一起。」他坦率的說,「讓妳自由又能在一起,這是最好的辦法。」

坦白說,馡很感動。但她卻有些無奈。凱沃爾怎麼跟哥哥們一樣…

「我是防騎。」她無奈的看著凱沃爾,「你別叫我去後面補血。我們帖斯特家的人…」

「為什麼要去後面?」凱沃爾有些迷惑,「馡坦怪的時候非常美啊,我最喜歡了。殺敵讓我來就好了…」他低頭翻了一下資料,「我想我會是個很棒的狂戰吧。」

「…我當隊長不要緊?」

「有什麼要緊的?馡站在什麼位置,都是我最喜歡的人啊。」

這瞬間,她有點想笑,但也有點想哭。

愛上一個外星人,似乎也很不錯。就像她想成就凱沃爾的希望,凱沃爾也成就她的夢想。

我愛上一個非常值得的人。

「跟我來。」馡伸出她戴著鎧甲手套的手,「我們冒險的路,很長很長。」

凱沃爾緊緊的握住她的手,這次他有臉孔可以笑了。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