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 馡.帖斯特

她叫做馡。

這個字同「飛」音,據說是來自一個遙遠國度的先人名字。他們帖斯特府並不是艾澤拉斯的原住民,但來源已不可考。只留下這個據說是流亡皇儲的姓氏,和若干片段的傳奇。

帖斯特府是聖騎世家,開枝散葉,人口繁多,當中男兒多是聖騎,或有少數的戰士,女孩兒通常都是牧師。

【Google★廣告贊助】

他們這一系原住羅德隆北方姓帖斯特的,現在遷居到東谷了。堂兄弟姊妹眾多,赫赫有名的聖騎日影和恩利斯,都是她的堂哥。除了這兩位以外,她還有五六個堂哥表哥住在同個村落裡,有的表哥還是法師或獵人。

她算是年紀極小的堂妹,今年剛滿十六歲。原本是個牧師,她天資聰穎,師傅誇獎她是個天生的治療者。

但她十六歲生日那天,突然決定拋棄已有小成的牧師職業,穿上笨重的鎧甲,認真的從頭學起,準備當個聖騎士。

「…妳連劍都拿不穩,殺條魚都會發抖,妳怎麼當聖騎士啊?」她的哥哥們茫然,「妳若不想站在後面補血,可以轉暗影牧師啊…哥哥們罩妳!」

「我不想當攻擊手,我也一直熱愛當個治療者。」她回答。

「…如果妳想補血,那就繼續練牧師啊!」他們更摸不著頭緒了。

「必要的時候,我會挺身出來治療。」她清秀的臉龐透出堅毅,「但可能的話,我想當個防護系的聖騎士。」

…為什麼啊?!她的哥哥們心裡冒出同樣的問號。

但她不回答。這位有著芳香名字的小姑娘,並沒有去求疼愛她的哥哥們幫忙,沈默而堅強的通過一次又一次的聖騎考試,雖然成績一直不出色。而且,照著她原訂的目標,一步步、緩慢的往防騎的路上走去。

別人可能一兩年就可以出師,她花了整整三年。

三年後,她終於畢業了。疼愛她的哥哥們不放心,跟她去地下城出任務。他們雖然很想肯定她的努力,但她這樣一個嬌弱容易慌張的小姑娘,實在不太適合當坦克。

「…妳真的不太合適。」和她最好的堂哥殷薩說,「妳太容易慌張,想救所有人結果就是誰也救不到。妳是坦克欸,妳該吸引敵人的注意力,而不是幫瀕死的隊友補血。」

馡只是低下頭,「…我會改進。」她雖然個性溫和,但是那只是表面。

掩蓋在溫柔表面下的,是顆固執的心。

她默默的出團,常常被野團的隊友指責、譏笑。但她就是不肯改變她的志願。

雖然她的坦克能力真的很糟,但她的治療反應和能力卻讓隊友們驚艷。她漸漸成了一個穿著治療裝的防護系聖騎士,而且邀約不斷。

這雖然不是她想要的結果,但她還是默默的去當個其實不是那麼稱職的治療者。然後一面注視著坦克的背影,一面默默的筆記。這的確大大的改善她的坦克技巧,但她依舊是個平庸的防騎。

***

這天,她接受了護國者方面的請求,前去伊利斯恩軍事要塞執行任務。這原本是很平常的事情。

在執行任務的途中,她剛好碰到伊利斯恩的角鬥士正準備處決一個護國者的俘虜。她皺緊秀氣的眉,上前解救了那位俘虜。

那個俘虜是護國者哨站的先鋒,是個伊斯利人。當然也有人叫他們「繃帶人」,因為他們全身纏滿了布條,像是一身繃帶。這些伊斯利是外星人,在外域也建立起他們的關係企業。有的人認為他們除了外貌不同,其實跟哥布林也差不到哪去。

不過馡倒沒這樣下過定論。畢竟她一個伊斯利也不認識。

這倒是一個認識伊斯利的機會。

「你還能走嗎?」馡親切的問,「這裡很危險,我們還是趕緊離開的好。」

那個伊斯利抬頭望了她一下,試著走了幾步,又坐了下來。

他受了傷。馡遲疑了一下,舉手詠唱了聖光術。伊斯利大大的喘了口氣,「…謝謝。」雖然依舊帶著痛苦,但已經舒緩許多。

能夠接受我的治療呢。馡驚訝了一下。這麼說來,外星人也跟我們沒什麼兩樣啊…頓時感到很親切。

「這裡離護國者哨站並不遠。」她溫柔的說,「但天色已晚,我們找個安全點的地方讓你休息一下好嗎?」她伸出手。

那個伊斯利遲疑了一下,握住她帶著鎧甲手套的手,站了起來。

「我是馡.帖斯特。」馡自我介紹,領頭往陡峭的山路走上去。她來的時候,留意到山腰有個小的山洞,可以躲開伊斯利恩的巡邏。若是來不及趕回去,她是打算在那邊過一夜再走的。

她一直不喜歡夜間飛行。

等進了山洞,那個伊斯利環顧四周,這才開口。「我叫凱沃爾.奈薩斯。」

「凱沃爾先生。」馡笑咪咪的打招呼。

後來凱沃爾平安回到護國者哨站。就這樣,馡認識了第一個外星來的朋友。

那陣子,馡接到的任務單幾乎都在虛空風暴,常常會經過護國者哨站。

有時候她只是飛行經過,不知道為什麼,凱沃爾都會準確的抬起頭,對她揮揮手。

或許他們有內建雷達之類的。

這時候,馡會飛下來跟凱沃爾聊聊天。發現他是個非常優秀的工程師,倒讓馡大大的驚喜起來。

他們帖斯特府有個幾乎是共通的愛好:通通是工程學的信徒。幾乎還沒學會走路,把玩的通常是板手或螺絲起子。長大起來,長輩的愛好順理成章成了孩子們的愛好,她也是個工程聖騎。

凱沃爾對馡的直升機很不滿意,動手替她調校幾次。就著工程學,他們可以對站著大半天聊,直到馡腿酸到真的忍不住,「…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好不好?」

「為什麼?」凱沃爾沒有表情,但他的聲音卻很茫然。

後來凱沃爾對於站久腿會酸這件事情大大驚訝。

「你們不會腿酸嗎?」馡也跟著大驚。

「那是什麼感覺?」

這種差異性並沒有造成他們的隔閡,反而顯得非常新鮮有趣。後來即使沒有任務,馡也會刻意繞來看看凱沃爾在不在,好跟他說幾句話兒。

「我聽說伊斯利都忙著賺錢。」馡打趣他。

「我若只想賺錢,就該待在城裡,而不是加入護國軍。」凱沃爾回答,「我也以為人類都自私自利,貪生怕死。但認識了妳…才發現不是伊斯利才有各式各樣的,人類也是。」

馡笑得很粲然,凱沃爾雖然沒有臉孔,但整個柔和下來。「…我喜歡妳的笑。讓我有一種…能量澎湃的感覺。」

能量澎湃?這是什麼形容詞?馡大笑起來。

他們有很多很多的相異。但只要有時間,他們都盡量讓對方了解自己的種族。所以,馡邀請凱沃爾去祕境野餐,跟他解釋「野餐」的意思,他也一本正經的帶了食用能源跟她一起去。凱沃爾也用投影器解釋了伊斯利的歷史,和他們之所以流亡的原因。

所以馡也明白了,伊斯利本身是沒有性別的。但是當她好奇的問如何繁衍時,凱沃爾嚴肅的說,「這是商業機密。」她也不再去問。

他們越來越要好,就算沒有空碰頭,也會互相寫信。不過都是馡飛去護國者哨站找他,倒是第一次,凱沃爾來了撒塔斯城找馡。

和堂哥一起吃午餐的馡驚喜的跳了起來,但她堂哥的啤酒都倒在桌子上了,張大了嘴。

「怎麼突然來了?」馡握著他的手,又笑又叫,「也不寫信跟我說!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凱沃爾有點尷尬。「…剛好有假,我又來撒塔斯辦點事情。」他不大自在的拿了個小盒子給她,「聽說人類的女性都喜歡養小寵物。」

他有點緊張。人類會花大錢買這玩意兒,聽說很珍稀。但他實在看不出來這有什麼好…不過別的人類會喜歡,或、或許馡也會喜歡吧?

其實,凱沃爾的假是威脅利誘硬跟別人換的,他來撒塔斯也沒其他事情。他也說不上來為什麼要來,他只覺得能量核心已經快沸騰燒熔了。

如果再見不到馡,他會砰的一聲,炸得只剩下一點餘燼。

這不知道是不是一種疾病。

「禮物?你送我嗎?」馡有點驚愕,「但、但是…不好吧?我沒什麼東西可以回禮…」

「有啊,我收到了。」見到她,能量就穩定下來了。「妳的笑容。」

馡的臉孔一下子緋紅起來,她低了低頭,打開那個小盒子…

然後全身冒出綠油油的煙,地上爬著一隻「噁心的軟泥怪」。

過了一會兒,她大笑起來。這個呆呆的伊利斯啊…

「妳不喜歡?」他緊張起來。

「我喜歡,我好喜歡!」馡擦著笑出來的眼淚,「我太喜歡了!」她抱著凱沃爾的手臂,將臉貼在上面。

這本來是她對堂哥表哥們親暱的表現,但對凱沃爾的刺激似乎有點大。

「凱沃爾?你怎麼了?你怎麼冒煙了?!凱沃爾!」

凱沃爾沒出什麼毛病,只是有點燒焦。他跟馡解釋是受俘後的創傷症候群,天知道這完全是唬爛。

他們伊斯利是非常集體意識的種族,和人類世界的螞蟻或蜜蜂有著相類似的社會結構。他也懷疑自己是不是出了什麼毛病。

關鍵一定在馡.帖斯特身上,一定是的。但他實在分析不出來是什麼關鍵。只是,當他了解到人類終究會和異性結婚生子,重心完全轉移到家人身上,他的核心不知道怎麼搞得,突然運作不暢起來。

他悶悶的研究人類的各種書籍,越來越異樣。他開始胸悶,提不起勁,什麼事情都不想做。

「…馡,妳什麼時候會結婚?」終於忍不住,他問了。

馡將口裡的茶都噴在他身上。

慌著幫他擦半天,馡紅著臉,「…什、什麼結婚,我連對象都沒有呢!我才幾歲呀,結什麼婚?」

「總有一天會結婚啊…」

「不一定啦…我也沒有戀愛對象啊。」

「戀愛?那是什麼?」

馡一時語塞。她不知道怎麼跟外星好友解釋。「你問我我也…我也沒戀愛過啊。」

她有點窘,「我是聽說,戀愛就是很喜歡很喜歡那個人,喜歡到一直想跟他在一起,看不到就會若有所失…」

「什麼是若有所失?」

「就是好像少了什麼,非常難過呀。」馡笑咪咪的。

凱沃爾凝視了她好一會兒,「喔,就像我看不到馡核心都不太動了,所以我戀愛了馡,對吧?」

馡的心臟突然少跳了好幾拍。啊?

她瞪著凱沃爾,所有血液都衝到臉孔上了。

不會吧?怎麼可能?一定是搞錯了…我喜歡上一個全身纏滿繃帶的外星人?不對,我沒戀愛過,所以這一定是錯覺,一定是的…

「…坦白說,」她應該否認,「我不知道,因為我也沒有這種經驗。」

凱沃爾偏頭想了一會兒,「沒關係,我也分析不出來。馡,妳不要結婚好不好?結婚妳就屬於家人了,再也不屬於我了。」

「呃…結不結婚,你都不會失去我。」馡試著讓臉紅褪去,「我們會一直是好朋友。」

後來他們一直保持著這種好朋友的關係。只要有時間就會想辦法碰個面,似乎和以前沒什麼兩樣。

但馡有什麼心事,只會對凱沃爾說。凱沃爾不管懂不懂,都會耐著性子聽。

「堂哥又問我要不要轉神聖系聖騎了。」她愁眉苦臉的抱怨,「我坦得不算好但也不算壞呀,幹嘛一直希望我去後面補血…」

「但妳不也很喜歡當個治療者嗎?」

馡眼神飄遠,安靜了好一會兒。凱沃爾耐性的等她說話。

「…因為我的堂哥表哥都很優秀。」她慢慢的開口,「他們真的很優秀,很快就會成為頂尖的聖騎士或戰士,很快的就會離開村落去發展。但我們村子,許多人都不是那麼優秀的,他們很普通,甚至很笨。不過,他們都是我一起長大的玩伴。

「他們…也許呆呆的,但也很認真的想要符合『冒險者』的身分。但你知道的,很多任務單的目標都在地下城,非常需要坦克。治療者太多職業可以當了,但優秀的坦克不斷畢業離開…

「或許這樣很傻吧?但我想當那個永遠不會畢業的坦克,永遠的保護這些呆呆的人。會花很多時間吧,我猜。但,我想這麼做,所以這麼做。凱沃爾,你懂嗎?」

她不奢望他會懂,其實很多人也只會大笑。但就因為她拋不下,所以才會去當個平庸的防騎。

大多數的人都會離開,但她想留下來。站在隊伍之前,儘管握著劍的掌心沁滿了汗。

「我懂。」凱沃爾點點頭,「我叔父就不懂我為何離開聯合團安逸的生活,跑來加入護國軍。但有些事情,總要有人去做。」

學著人類的模樣,凱沃爾攬了攬馡的肩膀。

這個時候,馡突然意識到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

她這輩子可能永遠沒辦法跟任何人結婚了。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