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over 第一章

我,二十二歲,職業是網路外製編輯。

這個職稱只是好聽而已。老闆怕花勞健保費用,又不想多個人分員工福利,那個複雜的像是迷宮一樣的公司網站又需要人更新維護,所以樂得用不高的價錢外包給我。

講是講得很動人,什麼你的工作能力值得激賞之類的,也不過是因為,我在他們公司工讀的時候,號稱是「最強的工讀生」。

【Google★廣告贊助】

拜託,是他們的工程師太肉腳了好不好?連套樣版都不會,從國外鍍金回來,居然連個留言版也寫不出來…

他們出國留學,專修吃喝玩樂嗎?

那個亂七八糟的網站,是我這個一個月一萬八的小工讀生弄上線的,等我畢業了,放手兩個月,那個網站的留言板當了,三個工程師居然搞不定。

老闆最後打電話給我,景氣低迷,找不到工作的可憐小畢業生,也只好為微薄的五斗米折腰。

真的是很微薄啊…只比我在當工讀生的時候多了三千塊,還沒有勞健保。

=.=”

不過,總被媽媽罵是米蟲來得好多了,最少我有工作。雖然那個該死的老闆半夜三更也會打電話把我挖起來,因為他們工程師亂改,又把站給弄掛了。

不管心裡怎樣腹誹,看在能在家工作的份上,也就不想跟那豬頭太計較。

所以,我常在電腦前面工作。更改網頁、程式,更新資料,處理客服遭遇的小麻煩。但是空閒的時間也很多,只是不能亂跑,省得老闆或工程師找不到我。

百般無聊下,我常賴在一個網路女作家的個人版上看文章。後來她呼朋引伴要去玩網路遊戲,只要註冊就送一本簽名書。

簽名書欸!我還沒看過簽名書長什麼樣子…

就這樣,從來沒有玩過任何遊戲的我,一頭跌入了「傳奇」的漩渦。

***

你玩過線上遊戲嗎?

事實上,我不但沒有玩過線上遊戲,連單機版遊戲都沒玩過…不對,我會玩大富翁和踩地雷。

…………………

(聽起來似乎沒什麼說服力…)

當時傳奇是免費的,註冊和選人物並沒有難倒我(好歹我也是混網路的好不好?)。仔細閱讀了說明書,我決定選戰士。

為什麼?血多啊!而且需要練得技能很少,我懶惰。反正就是註冊報名字就可以拿到簽名書嘛!嘿嘿嘿…

我才不想因為一個遊戲浪費我的青春勒!

(雖然青春不浪費也是過去了…嗚嗚嗚…)

只要能活到拿到簽名書就好了,血多一點撐比較久。

一進入遊戲,我的臉紅了。媽啊,為什麼我的人物只穿著內在美?!我連穿泳裝都選保守有裙子的,這樣的清涼…一看旁邊的新手,我的臉更紅了。

男生穿得比我…呃…比我還…少一件。

(在電腦前面掛滿黑線,我還是頭一回。)

把說明書翻出來,那件該死的衣服讓我點起來又丟到地上,足足點了好幾次,才成功的穿上去。雖然像村姑…算了。

在村子裡東遊西晃了半天,一個個的NPC都去點看看,認識了大半的店員,也搞清楚要去打雞和打鹿了。而且可以割肉下來賣唷!看著存款增加,讓萬年貧窮的我感到有種虛幻的滿足感。

快樂的打了半包的肉準備回去賣,看到城外站著一個弓箭守衛,剛好我離城太遠,正想跟他聊聊天,問一下路的時候…

(說不定有任務可以接欸!)

我才點了他兩下,就聽到慘叫一聲,我的螢幕居然變黑白了。

螢幕壞了嘛?

仔細一看,寫著我的名字的人物趴在地上,剛剛辛苦挖的肉撒了一地。

另一個人默默的把我的肉撿走…那是我辛苦的結晶啊!

手忙腳亂的翻手冊,好不容易找對對話欄,我開始慘叫;「喂,你怎麼把我的肉拿走了…」

旁邊一個老手同情的看了我一會兒。

「孩子,肉再打就有了。但是守衛打不得,打了會死的。節哀順變嘿,安息吧,阿門。」

…………

我在遊戲裡第一次的「死亡」,居然是被NPC殺死,而不是被怪打死的!這叫人情何以堪啊?

還我的肉來!我是窮人啊…

幾乎把說明書翻爛,痛罵這樣不清不楚的白癡說明是哪個笨蛋寫的,好不容易手忙腳亂的重登了,正痛哭流涕的哀悼我失去的雞肉和鹿肉,赫然發現我三級了。

哭著去賣肉,心不甘情不願的點了對話,想說看有沒有辦法凹回我的肉…

他出五百塊跟我買品質十三的肉。

擦乾眼淚,我檢查包包,真的有!沒噴掉的肉有品質十三的!喔喔,我的存款…終於又往上提升了…

我的心裡又燃起希望。既然肉店老闆叫我去找助理,助理又叫我去找鐵匠老闆,老闆又叫我練到五級…

是不是又要給我錢了?

為了錢(就算是虛擬的也好嘛!),我又去城外屠殺無辜的鹿和雞,鹿咬我好痛喔…現在我知道,血下降就是被咬了,被咬還會有慘叫聲,聽了好恐怖。

誰說戰士血多?我早該知道那本爛手冊是騙人的,鹿咬我就去了三分之一血,後來聽到貓叫聲,我還在想哪家的貓在叫春…

一隻拿著草耙子的貓出現,我才剛笑出聲音…

螢幕又變成黑白的了!還附帶一聲慘絕人寰的慘叫。

啊!我剛打的肉又…為什麼現實和虛擬,我賺錢的路都同樣的坎坷…

不知道趴掉多少次,我才搞清楚怎麼逃跑,也搞清楚不能離城太遠。當我滿眶眼淚的練到五級,跑去找鐵匠的時候,他送了我一把青銅劍。

不用錢的劍欸!我趕緊把木劍賣掉,喔喔,我的存款又增加了。

雖然說這樣講有點怪,但是,我真的是為了賺錢才黏在網路遊戲的。

起碼一開始的時候,是這樣。

***

抬起頭,發現天色昏暗。以前都覺得時間太多,很難打發。玩網路遊戲,一下子就過去了。

我把手邊的事情處理完,搬去跟大哥住的媽媽又打電話來囉唆半天,內容不外乎是我該嫁啦,男朋友人不錯啊,不應該不給人家機會之類的。

給他機會,誰給我機會啊?更何況,他罵我死處女,又跟別的女人上床,上得那麼理直氣壯。

「我也有我的需要啊!」他居然還有臉這樣跟我叫囂,「誰叫妳不給我?妳給我的話,我就不會找其他女人了…愛我,就給我!」

你當做買賣啊,為了買你愛情我就得賣身?是,我食古不化,我頑冥不靈。到了這把年紀還是最令人唾棄的處女身分,你管我!?

肉體背叛就默默的去背叛嘛,讓我知道幹什麼?還跟我描述細節,你以為這樣我就會精蟲衝腦喔?

對不起!我是女的,沒有那種無知的細胞可以衝腦!

這種男人不跟他分手還等什麼啊?浪費了我四年的青春,還得時時刻刻當守門員,既不溫柔也不體貼,一起看電影踏青的機會少得可憐,找機會對我上下其手倒是樂此不疲。

我、不、是、公、關、小、姐。

好不容易跟他分手了,怎麼可能回頭去找那隻人面獸心的傢伙啊?我有我的堅持,怎麼可以不尊重我的堅持?

越想越氣,網站一更新完,我又爬上傳奇宰雞宰鹿,甚至我還宰了兩隻該死的叫春貓。

這個時候我的心情平復了一點。人果然是種暴力的生物啊。

愉快的算算存款,莫名其妙又升了一級。現實生活窮到沒有錢買衣服,虛擬遊戲的存款卻節節上升。

有錢的感覺真好。

就這樣,為了錢,我一路升到可以練技能。現在覺得網路遊戲有點兒意思了。

每天玩個幾小時,開始覺得升等有點困難了。雖然老大(那個害我沈迷遊戲的罪魁禍首)說在她個人版留言就送簽名書,但是要找到她的人還真不容易。

等我終於密到她了,我也已經換了銀絲裙(露一邊大腿喔,好性感!),升到十一級,可以打得三隻叫春貓滿地找牙了。

但是超過三隻叫春貓…換我跑得跟飛一樣。

她也是女戰士,升上二十級了,告訴我,玩的人越來越多,但是新手常被小白殺死。

小白原來不是BBS或WEB的特產啊。連網路遊戲都很多。有回我在打一隻癩蛤蟆,居然有個女法師用天打雷劈電我。

怪又不是她家養的,上面又沒寫名字,我也沒看到她打,我怎麼知道她「準備」打那隻怪呢?

為了阻止她讓我的螢幕變黑白,我衝過去打了她兩下。她…她…她就趴了。

我想她的螢幕變黑白了。

「小姐,」第一次殺人,實在心裡很難過,「我不知道妳隨便打兩下就死了。」

她罵了堆錯字連篇的髒話就不見了。

「對啊,小白真是多到滿地丟。」老大抱怨,「你們都是我拐來的,我對你們有責任。」

什麼責任?自從我哭著密GM,知道反抗被殺的命運是受自衛條例的保護後,一直很遺憾沒有小白來殺我。

「但是很多剛註冊的新手被殺啊,」她頓了頓,「成立個公會好了。有公會保護比較不會有事,小白也比較不敢動手。」

「好啊,」我很慷慨的答應,「我會幫忙的。錢不夠我有。」我可是有六萬塊存款了呢。

「妳有一百萬嗎?」

六萬塊和一百萬…可是很大的差距…為什麼玩個遊戲還得受經濟的壓迫?!我現實生活的壓迫還不夠嗎?

「別擔心,」老大瀟灑的扛起鶴嘴鋤,「我會賺到一百萬的。讓所有被我拐來的人…都受到公會的保護!」

雖然事後證明,公會除了聊天方便,根本起不了太大的保護作用,但是傻傻的我們怎麼會知道?我們這群呆瓜,大部分是第一次玩線上遊戲的。

小白欺負人,根本不管妳有沒有公會,白爛的大腦光滑無比,是全新原裝的,沒有使用過。他們只敢把現實生活不敢表現出來的卑鄙無恥,拿來虛擬的網路發揮而已。

(這點跟BBS滿像的。越會放小話發黑函的,見了人連屁也不敢放一個)

「老大,」我突然氣血翻湧,滿腹豪情,保護弱小,本來就是俠者所當為。我可是站在第一線的女戰士呀,誓言要保護同伴的安全(雖然只拿得動攻擊力小得可憐的流月刀),「我幫妳!我跟妳一起賺那一百萬!」

想想看,一百萬欸!我現實生活賺到死,不吃不喝也要四年多才賺得到…我在遊戲裡可以靠著苦幹實幹賺到這些錢…

然後一口氣豪俠的花掉!光想到就讓人興奮…

(雖然也有點肉痛)

「我現在就去割鹿肉!」拿著流月刀就往城外跑。

「等一下!」老大打字粉快喔,「妳要割鹿肉到哪一年啊?妳十一級了嗎?」

「對呀,五分鐘前剛升十一級。」言下不是不自豪的。

「…喏,這把鶴嘴鋤給妳。」她跟我交易,給了我一把鋤頭,「走吧,我帶妳去挖礦順便打殭尸。」十分鐘後,我的人生又變黑白的了。

趴在地上,滿地閃亮亮的礦,打完殭尸的老大默默的幫我守屍。

「…妳沒帶紅藥水?」

「什麼紅藥水?」我趴在地上問。

沈默了好一會兒,「金創藥啊!藥店有賣那一種…」

「我很少用金創藥欸,要花錢買,很心痛。」

這個答案有什麼不對?老大為什麼半天不打字也不動?

「…妳是怎麼升上十一級的?沒血的時候怎麼辦?!」只是打字而已,我卻覺得有種山雨欲來的感覺。

「啊就…就…就逃到安全的地方站著不動啊。反正等一下血就自己就會長出來了…我最喜歡站守衛旁邊了,守衛會一刀劈死怪物,都不會打我欸!只要我不要按錯打到守衛就好了…」

「…妳打什麼可以有命等回血?」老大又問了。是我的錯覺嗎?總覺得她似乎在螢幕那頭爆青筋…

「稻草人和鹿。哦,還有雞。三隻左右的貓我也會打,但是三隻以上我就跑給他們追了…」

之後我就不能說話,伺服器斷線了。我再爬回來的時候,老大默默的給我兩手中量金創藥。

「老大,捆起來的金創藥比較貴欸,」這樣奢侈的行為是我做不到的,「妳買散的用就好了,這樣實在…」

「妳給我乖乖的喝水!」老大一面吼著,一面用斬馬刀砍我,雖然是和平攻擊模式,不會真的傷害我,但是女戰在揮刀使攻殺劍法的時候,會發出淒厲的叫聲,還是真的有點可怕,「妳是戰士,戰士啊!戰士就是喝水的命,妳給我砍稻草人砍到十一級…」

「要不然要砍什麼?」我抗議了。

「妳最少給我砍砍半獸人或雪人!不然毒蜘蛛也好啊!」她還在對我揮刀。

「血會掉得很快欸…」

「妳給我喝藥水!妳這是哪一國的女戰士啊?吭?老天,我第一次聽到有人不喝水可以打怪的…」

心不甘情不願的買了小瓶金創藥,「一瓶六十六塊欸!好貴喔…」

「什麼?」

被老大這麼一問,我突然枯萎了,「沒有。」

我喝小罐金創藥(小紅)喝到二十級,老大常常幫我收屍的時候氣得半天不說話。

節儉是美德啊,老大…

傳奇的地圖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主要是以比奇城為中心,往西北是沃馬森林,裡面滿滿的都是半獸人和森林雪人,另外還有一堆貓。森林岩壁處有沃馬神殿,裡頭有很多牛頭鬼和會噴火的鬼,地下三樓有沃馬鬼王。

更西北一點有半獸人古墓和自然洞穴,裡面是一大堆骨頭兵。比奇城常常有人廣播找人打白骷,就是打這群骨頭兵。

東北是毒蛇山谷,滿坑滿谷的蛇和毒蜘蛛啊…路又複雜,晚上最好別去,會一腳踩進蛇堆裡,蛇咬人是粉痛的。而且暴動起來,半個螢幕都是蛇,我的老天…

經過毒蛇山谷就可以到蒙重城,蒙重城內有神殿可以打豬。聽到豬你可別撇嘴,那裡的豬可是手裡拿著大棒子敲人那種,被摸兩下就準備躺下來休息了。

蒙重城的西北方有絕命山谷,塞滿了噁心的蜈蚣和毛毛蟲,也不是新手該去的。東北方是沙巴克城,那是傳奇唯一可以擁有的城,常常有攻城戰,不小心經過是會死於非命。沙巴克城的東北方是祖馬神廟,裡面塞滿了要人命的大老鼠、讓人石化硬生生死掉的契蛾,還有兇殘的祖馬神將和教主。

此外,蒙重廣大沙漠還有打也打不完的盔甲蟲和多角蟲,那大概是二十級前的新手打膩了半獸人和雪人外,可以輕鬆欺負的怪物…

不想打怪物還可以挖礦採藥,比奇和毒蛇都有礦坑,食人花等眾多藥材也可以煉毒來賣…

聽到這邊,大概有大半的人昏死兼打瞌睡。

睡什麼睡?!想我住在台北市二十年,連要去萬華都可以迷路到松山,這種驚天地泣鬼神的大路痴,居然可以把傳奇的地圖摸熟背會,付出多少慘痛的代價你知不知道?好幾次我都是趴回城的--找路和逃避怪物追殺是相違背的--問題是,趴回去的城市又往往很陌生。

你們不給點敬意和憐憫就算了,還睡?!

>”<

最後我買了新手攻略包才算是解決了迷路的問題。小時候念地理,可以把北京和南京的位置顛倒,讓地理老師搥胸頓足;沒想到我大學都畢業了,還得對著傳奇地圖搥胸頓足,不可不說是報應不爽。

偏偏新手攻略的地圖有些座標還是錯誤的,所以我常常一迷迷到海角天邊,默默的和稻草人相對。

「老大老大,」我實在找不到礦坑在哪裡,「我到底在哪裡?」

已經等到挖出金礦的老大沒好氣的密回來,「施主,這個答案要問你自己。」

真是妙答,但是這個充滿禪意的回答沒有解決我的問題。「…我不知道我在哪裡。只看到很多沒穿衣服的人…等等,我知道了,這裡我來過嘛,這邊是新手出生的銀杏村。」

「妳別跑。」老大趕緊把鋤頭收一收,「我過去接妳。」

有人帶心情就放鬆了,我樂得在村子裡東遊西晃。新手村更新過了欸,以前沒有的首飾店、書店,都冒了出來,反而是藥店不見了。幾時改版的勒?也不通知一下。

等了好一會兒,還順手收拾了幾個欺負新人的壞人,正得意著,老大千里傳密,「我到銀杏藥店了,妳在哪?」

欸?

「銀杏藥店不是改成首飾店了嘛?我站在首飾店門口。」老大突然好一會兒沒講話。「老大?」

「座標。」等了半天,她就丟了這兩個字回來。

「什麼座標?」

「妳這個XXOO的路痴!妳的座標!妳所在位置的座標!」

扁了扁嘴,幹嘛發這麼大的火,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是路痴了…滿腹委屈的報了座標,老大又沈默了好久。

「妳…妳別跑…」老大似乎陷入絕望的深淵,「哈哈哈,我以為我已經很路痴了,沒想到還有人更路痴…妳在另一個新手出生地--邊境村莊。」

這下子換我沈默了。

把地圖拿出來…哇,邊境村和銀杏村,隔了好遙遠的距離,還得過一條河欸。而且…剛好跟比奇礦坑呈完全相反的方向。

我是怎麼走到這邊來的,事實上,我也不清楚…

十分鐘後,氣急敗壞的老大跑過來,又開始往我身上不停的揮攻殺。女戰士的叫聲真是淒厲而絕望啊。經過千百萬次的迷路,我終於也迷到把地圖背下來了,甚至我跟老大也賺到了六十幾萬,加上預備會員的贊助,湊滿一百萬,可以成立公會了。

線上遊戲其實是很階級化的社會,也就是說,看衣服就知道妳的等級大約在哪裡。別人家的公會,充滿了換穿重盔、道袍、法袍的所謂強戰強道強法,我們這兩個肉腳會長,連銀絲裙都還沒換下來,就充滿勇氣的跑去創公會。

現在回頭想想,真是非常了不起的愚勇啊。

創了公會以後,我有幾個感想。

第一,聊天真的方便多了,許多新手的問題可以在公頻上直接得到回答。但是為什麼只是聊聊天,我們公會會被人家講是全龍鱗最爆笑的公會…我實在不清楚。

第二,會長如果是路痴的話,會員八成以上也會是路痴…「我在哪裡?」的這種問題,每天都絡繹不絕。

據說第一點和第二點互為因果。這些人把我們的路痴當作笑談,一點都沒體會到路痴的痛苦和絕望…

這種譏笑真是太過分了。

>”<

更過分的是,老大預備成立個迷路堂,讓我當堂主。

「我不要!」跳了起來,路痴這種事情還明明白白的寫在人物上面,我在傳奇的臉要擱哪?「老大!不要忘記了喔!我們都是會長,萬一改我的封號,妳也得跟我榮辱與共的!」

老大嘆了很長的一口氣,「霜葉…妳如果明白這點,拜託妳的路痴不要越來越嚴重。我問妳,妳在比奇裡跑來跑去幹什麼?」

咦?被看到了?「呃…我在找倉庫存放東西…倉庫怎麼搬家了?我怎麼找都找不到…」

老大默然很久,告訴了我座標,經過五分鐘,我整個比奇逛了一圈,連皇宮都逛到了,終於找到倉庫。

一看自己的人物,險些昏迷。「公會會長」被改成「方向殺手」。

「老大~~~~」我哭給她聽,「我不要這個難聽的稱號~~~」

「霜葉,不想要這個難聽的稱號,就把路痴給我改一改!」老大吼起來了,氣憤過度的她,把公會頻道錯到廣播頻道,整個比奇城的人都聽到了…

那天我被密得亂七八糟,許多人好奇的問我能夠路痴到什麼地步。

=.=

走到哪裡都有人刻意停下來看我的封號,然後「呵呵呵嘿嘿嘿哈哈哈」的走了。

這種出名我不要,我不要啊!

>”<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