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上好姊姊 之四(二)

雨卿的眼中出現了冷冷的煞氣。大半的時間都耗在像現在這種沒有效率的應酬上,睿明臉上還是掛著笑,心裡卻不耐了起來。

他的外表成了強大的助力,卻也帶來很多麻煩。

各家前輩都爭著請他吃飯,將自己的姊妹、女兒、親戚介紹給他,連提拔他的大老,也都暗示有個在美國唸書的孫女!

「你們應該合得來。」

「我有心上人了。」他的回絕很乾脆俐落。

但是這些千金小姐、名媛,似乎沒有放棄的跡象,有時露骨得讓他困窘不已。

尤其是楊雨卿。

她公然以他的代言人自居,甚至造成媒體誤解,開囗閉囗就是,「我和丹尼認為……」、「我們的意見……」、「我想丹尼的意思是……」、「這個我和丹尼私下討論一下……」

其餘追求他的女人跟她比起來,真是矜持極了。

「楊小姐,找和你的意見沒有關係。」他終於板起臉孔,「你的意見不代表我的意見。」

爆滿的記者會,因為睿明難得嚴厲的話,肅穆了幾秒鐘。

「情人吵架嗎?」八卦雜誌記者發問。

「我和楊小姐只是同僚,沒有任何私人情感關係。」他嚴正的聲明。

雨卿僵在講台上,這個好風度、好脾氣的男人,居然敢當秦給她沒臉?!

「丹尼,你胡說什麼……」她不太自然的笑笑,「我們是好夥伴不是嗎?」

「我跟黨的每一位都是好夥伴。」他看都不看雨卿一眼,「我跟楊小姐沒有任何私人情感問題,也請楊小姐不要再代我發言。再者,我是鍾睿明,在台灣這片國土上,不叫丹尼。謝謝各位。」

當天的新聞標題很勁爆,幾乎都環繞在這件烏龍緋聞上面。

媒體記者本來就很受楊雨卿的氣,剛好趁機報仇,大大的嘲弄了女王一番,甚至有攝影記者將楊雨卿氣得面孔扭曲的樣子照了下來,附上嘲笑的說明。雨卿把報紙撕爛,像是困獸一樣走來走去,氣得幾乎冒出火苗。

這個可惡的男人!居然這樣當眾拒絕她?!

本來看準他個性溫和,待女性慇勤有禮,利用媒體製造既定印象,就可以一步步的慢慢收服他

哪知道他外表斯文,內在卻頑固得像頭不解風情的驢!

她咬牙拉開抽屜,裡頭是她跟新聞販子買下來的照片。

這個笨男人……難道不知道他的政治生命掌握在她的手心嗎?

稍後,雨卿的怒氣才緩了些。

毀了他,對自己也沒有好處。再說,男人就是笨,暗示是看不懂的。畢竟自己總是這麼神聖不可侵犯,宛如高嶺之花,他就算有意思,礙於男人的自尊心,也不想冒險碰釘子吧?

忖度了一會兒,她又把抽屜關起來。

暫時委屈一下沒有關係,她決心讓睿明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永遠都屬於她,至今還沒有男人逃得出她的魅力。

她自信的艷笑起來。今天睿明不能回家。

高雄的夜景盡收眼底,他卻沒有心情觀賞這片翻倒珠寶箱般閃閃的美麗夜色。

離玉寒太遠了。

想帶她來,她偏偏說競選總部的工作人員要吃飯,於是又忙碌得像個小主婦,認真的打理起瑣事。

工作人員都叫她小寒,個個愛上她的廚藝和細心,也不捨得放她走。

真是啼笑皆非……

「小姊姊,你在放『長假』。」不是來做苦工的。

「但是我很喜歡啊。」她正忙著折文宣,「我喜歡大家。」

「那,喜不喜歡我?」睿明湊在她耳朵邊,輕聲的問著。

她臉孔染上嬌艷的霞光,越來越無法把他當「弟弟」看待。這樣的引誘,令人心醉又危險。

「喜……喜歡啊。」她結巴的說,「你、你是我……」

「未婚夫。我知道了,不用說了。你要負責我終生的。」

「鍾睿明!」她吼了起來,「你你你,我才沒有答應……」

他的笑聲明朗愉悅,競選總部的人全都裝得很忙,私底下卻偷偷地笑,連嚴肅的真琴都露出罕見的笑意。

玉寒剛來的時候,人人都納罕讓睿明傾心若此的女子,竟然這樣平凡?!

等相處久了,她的熱心腸和單純的好意,才溫暖紓解了緊張忙碌的競選總部。

每當煩熱疲憊的回到總部,她的笑臉和冰毛巾就一起奉上,嬌嬌的聲音誠懇的道:「辛苦了,喝杯茶吧。」

清涼的麥茶總是等著他們。

睿明淡淡一笑,也憶起了邀她前來時的情景……

「真的不跟我去高雄?」他有點失望,「明天是你的生日呢。」

她呆了一下,「真的嗎?我自己都忘了。」

「我不會忘記跟你有關的事情。」他掏出一個小小的盒子,「小姊姊,生日快樂。」

是一枚精緻又簡單的珍珠戒指。

「你怎麼知道……」她喜歡這只珍珠戒已經很久了,每天搭捷運,都會刻意在珠寶店前面站一下,看看這只珍珠戒賣了沒有……

從來沒有說過,睿明卻注意到了。

「我……」她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收。並不是囗袋沒有錢買下這只戒指,而是這只戒指的價格必須耗去她大部分的積蓄。

「收下吧,這還不是求婚戒。」睿明趁她不注意,在她臉頰一吻,「求婚戒用鑽石好不好?」

「鑽石恆久遠,一顆就破產。」她白了睿明一眼,珍惜的把戒指戴起來,「……真好看。」連戒指的尺寸都知道,睿明放了太多心思在她身上。這一夜,睿明沒有回家。

向來一碰枕頭就睡的她,意外的失眠了。

看著自己手指上閃爍的溫柔光芒,像是睿明理智雋永卻深沉的關注與愛。

她突然猶豫,並且亂了。除了「弟弟」這個理由……

其實她害怕。

自己這樣平凡不起眼,也沒有任何優點,不管是學業上或是事業上都是失敗者,配不上耀眼的睿明。

而睿明……她不知道還能抵抗多久……

或者,自己已經在不知不覺中……

愛上了他?

這個事實不禁讓她拉起被單蒙住了臉。她沒有信心,太多的傷害讓她沒有信心。

剛到她身邊的男人,每個都這樣誠懇溫柔,等得到了自己的心,就粗暴的傷害忽視……甚至背叛。

其他的男人如此,睿明會……例外嗎?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