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上好姊姊 之四(三)

她已經放棄擁有真愛的可能性,若是繼續抵抗下去,或許……她和睿明還能用「姊弟」這樣的關係維繫下去。

這個從小愛護親密的弟弟,她承受不起失去他的風險。

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真的不知道……正對著高雄夜景沉思的睿明,此時突然聽到門鈴聲。

十點了,會是誰在這個時候來找他?真琴姊的生理時鐘比真正的時鐘還規律,這個時間應該上床睡覺了。

他打開門,濃郁的香氣讓他微微皺了眉。

【Google★廣告贊助】

雨卿撩人的倚著門,手裡拿著一瓶香檳,貼身的黑絲綢小禮服襯得她皮膚更白,呼之欲出的驕傲更是性感。

「漫漫長夜,不覺得無聊嗎?」她強項的卡住門,笑語嫣然。

「一點都不。」他心平氣和的看著她,「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楊小姐,你明天的演講內容準備好了嗎?」

「還需要什麼準備?」她硬擠了進去,「我和你,都是肯定當選的。我們是未來的權力核心……天之驕子,何須準備?」

睿明索性讓門大開,「有什麼事情嗎?楊小姐?」

她倒了香檳,「為我們的成功厭賀。」

「還有四天才大選。」睿明笑笑,「我不像楊小姐這麼有把握。」

「男人太謙虛,反而顯得懦弱。」她嬌媚的放下香檳,嫩白的手臂環著睿明的脖子,「……我對你有信心……我想……我們也該談談彼此的未來。」

在她芳香的紅唇即將貼上的瞬間,睿明手上的資料適時的一擋——

她在嚴肅的「國家建設」上面,留下荒謬的唇印。

「楊小姐,你有話直說吧。」他溫柔卻堅決的將她的手拿下來,踱到門囗,「門沒關。」

這死男人,真悶騷。「你不敢?」她挑逗的將手放在胸上,聲音是低沉的媚,「把門關上,來吧。我們都是成年人了……」

「我的意思是,門沒關,楊小姐隨時可以離開了。」他仍然溫和有禮,「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我想我該睡了。」

「……你這是拒絕我?」雨卿簡直不敢相信,居然有人可以抗拒她的美色和誘惑?

「對,我拒絕你。」睿明失去了耐性,「楊小姐,請你自重。我已經有心上人了,請你尊重自己,也尊重我。」

「鍾睿明!」她惱羞成怒,「你不要以為你有什麼了不起,不過是暴發戶人家的小白臉!我是可憐你才想給你機會的,給臉你不要臉引」

「請你尊重你父親的名譽。」睿明也揚高聲線,「楊老先生向來是我敬重的政治家,身為他的女兒,你該更嚴格的管理自己的行為舉止!」

雨卿美麗嬌艷的臉都扭曲了,猙獰得像是夜叉般。

她粗魯的推開他,恨恨的回頭,「你自己的行為舉止呢?假聖人!」啐了一囗,「你等著身敗名裂吧!我保證你選不上!呸!」

睿明皺緊了眉,將門關上,心下坦蕩蕩。第二天,睿明在報紙上看到自己的照片和不堪的標題,整個人都驚呆了。

上頭寫著——

如此立法委員侯選人?!3P淫亂之夜?!

是那晚玉寒喝醉,他和女計程車司機一起扶她去賓館休息的照片。

什麼時候……他被暗算了?

這也就罷了,連玉寒在辦公室被性騷擾導致開除的事情,竟也被寫得非常不堪?!

站在面前憂心仲仲跟他報告的真琴,一抬頭,嚇了一大跳。

表面平靜的睿明,全身卻彷彿籠罩著洶湧的殺氣。他的敵手,是不是驚醒了睡夢中的火龍?

「我知道了。」他平靜如常,「先徹查新聞來源,還有,聯絡玉寒之前出版社的大老闆,我要跟他談談。」

「要怎樣解釋這張照片呢?」真琴小心翼翼的問。

「照實說。等等,先說玉寒是我青梅竹馬的好朋友,還有,通知她先別到競選總部去,聯絡徵信社,把這個女計程車司機找出來……」他在紙上沙沙的寫著,「如果記憶沒出錯,應該是這個車號。真琴姊,先拜託你了。」

他迅速的穿上外套,「我去找黨內討論如何消毒。要快,離大選只剩下三天了!」在一片慌張匆忙中,另一頭的玉寒還了無所覺的去買菜。

由於在競選總部待了一段時間了,跑政治新聞的記者對她都有印象,神通廣大的記者,早就把她的地址弄到手,現下已經有人在她家門囗守候了。

「是她嗎?」

「就是她!」

幾個人一見她回來上立即匆促的跑上前,拍照的拍照,錄音的錄音。

「噯?各位記者先生這麼早呀?」她拖著小菜籃車,手裡還抱著一袋,「不去競選總部坐坐嗎?還是要來家裡喝杯茶?我滿手是菜……麻煩幫我拿一下,我沒手開門。」

以為她會抗拒閃躲的記者們都傻眼了,全乖乖的接過她的菜。

第一次遇到這樣大方的緋聞採訪對象!




「嗯?不進來坐嗎?」她謹記真琴姊的交代,要跟媒體記者打好關係,但是神經大條的她,卻沒想到這些記者跑來找她做什麼,還以為是要做睿明的側寫,「進來坐,我冰箱有冰好的麥茶。有甜的,也有不甜的……」

「可以嗎?」誰也不想錯過這個機會,通通擠進她小小的客廳裡。

張望窗明几淨的客廳,溫馨女孩子溫柔的擺飾,緋聞女主角穿著兔寶寶圍裙,幫來寫她八卦的記者們慇勤的倒麥茶、張羅小點心,怎麼看都詭異。

「夠用嗎?」她溫柔單純的微笑,「找我有什麼事情?」

記者突然覺得喉頭的小點心有點難以下嚥。眼前這個清秀得像是高中女生的小女人……他們怎麼掰得出那些淫穢的內容?

「這個……」寂靜中,終於有人掏出照片,「孟小姐,我們是想問你這張照片的事情……」

「哎呀!被拍下來了。」她拿起照片笑了起來,「我還不知道我的酒品這麼差……因為我很少喝醉,哪知道兩罐伏特加就倒了……」

「你喝醉?」

「對啊。那天剛好我的上司對我毛手毛腳,結果他居然開除我……」她眼眶紅了,「我心情很不好,在家裡喝悶酒,沒想到我醉了,跑去魯睿明……這個就是載我去找睿明的計程車司機,很好心唷……」

記者面面相覦,沒想到這張照片就這麼簡單。

「孟小姐,你能不能說說上司騷擾你的真相?」饒是女記者腦筋動得快,馬上提出命中紅心的問題。

「他好過分唷。」她眼淚真的滴下來了,一面說著過程,「……你看這裡還有瘀青,就是他扭我的手,好痛呢……好可怕……」

不對,他們怎麼一直問自己的事情?

「你們問這些做什麼呀?」大眼睛寫滿了疑惑。

「……你還沒看今天的報紙嗎?」有人小心翼翼的問。

「我都是買完菜才看報紙的呀,報紙有什麼……」她翻了一下,發現自己的照片上報了,一面讀著,臉孔漸漸的蒼白了起來。

「不是這樣嘛……怎麼沒問過我就亂寫……哇——」她哭了起來,一群記者慌得找面紙的找面紙,遞手帕的遞手帕。

「怎麼辦呢?」她求助的望著這群記者,「睿明很正直的……他才不是這樣……」

「大選要到了,緋聞是很有傷害性的。」記者面有難色的回答。

「哇——」她乾脆號啕大哭起來,弄得人人手忙腳亂。「都是我不好啦!我怎麼那麼笨,睿明會不會生氣?我不要啦!嗚嗚嗚……」

靈光一閃,女記者問她,「你跟鍾先生是什麼關係?」

「青上目梅竹馬呀……我們從小就認識了……」她抽噎著。

「很親密吧?親密到要結婚了?」女記者努力的誘導她。

「沒有啦。」她忘了要哭,漲紅了臉,「雖然他一直求婚,但是……」

「他求婚了啊。」記者們鬆了囗氣,一起疾筆振書,「所以根本沒有什麼淫亂,只是很單純的性騷擾之後,你找未婚夫哭訴的事件而已。」

啥?

「欸,他不是我未婚夫啊!」她叫了起來。

「也對。求婚後是要結婚的,應該是準新郎……」記者們齊齊開始修改句子。

「不是的,你們……」

眼尖的記者瞥見她指上的珍珠戚指,「這是他送你的定情物嗎?」

「是他送的,但這是生日禮物……」

記者沒等她說完,拍了拍她,「謝謝你接受採訪……謝謝謝謝……」然後和其他記者爭先恐後的跑出去,準備再去採訪甄瀾仁和睿明。

「你們等等……」她的手徒然的停在半空中,「睿明不是我的未婚夭呀……」

居然沒人聽她的說明。

喂,這是怎麼回事呀?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