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上好姊姊 之五(一)

真琴終於打電話找到玉寒的時候,知道她跟記者接觸過了,聽完內容不禁有些啼笑皆非。

真的要看記者大人有沒有慈悲心了。

「不要擔心,」她安慰著,「鍾先生要你乖乖待在家裡,他會把事情處理好的,不用擔心。」

「他、他很生氣嗎?」玉寒哽咽著。要不然,為什麼連電話都不打?

「不,鍾先生沒有生氣。孟小姐,你安心待在家裡,一切都會沒事的。」

後來,她還是坐在家裡哭了一天。

【Google★廣告贊助】

她不斷的自責,覺得無助又傷心。沒有傷害過任何人,但是別人的心壞,她又沒辦法。

哭了很久,伏在沙發上睡著了。等被搖醒,她發現天黑很久了。

睿明默默的看著她,眼光還是那麼溫柔。她想到自己無心的錯,忍不住又掉下眼淚。

他把報紙放在茶几上,「怎麼啊又哭了?眼睛腫得跟桃子一樣……又不是你的錯……」

「我再也不喝酒了。」她拉著睿明的袖子,「對不起……對不起……不能挽回了嗎?你會落選嗎?」她沒有勇氣看晚報的內容。

他沒有正面回答玉寒的問題,「還沒選之前,誰也沒有把握自己一定會當選。」

「你……你怎麼辦?競選總部的人怎麼辦?大家努力了這麼久……都是我!都是我不好……嗚……」

睿明把她拉到懷裡,「噓……這沒什麼,勝敗乃兵家常事呀!我們的人這麼優秀,一定各有出路的。不用擔心。」

「你的理想呢?」她蜷在睿明的懷裡輕囔,「你努力了這麼久,你的抱負、你的未來……都是我……我是失敗者,做什麼都不行,還害了你……嗚……」

「我的理想就是你,我的抱負也是為了你。」睿明輕輕摩鯊她的秀髮,「我們要結婚了,不是嗎?我會給你幸福的。」

「啊?可是我……」她驚訝的抬頭,望著睿明懇求專注的眼神,突然陷溺了。

她害怕?是,她害怕極了。

這樣完美的人恨本不可能愛她一輩子,他現在的迷戀,只是童年親密的延伸。

不談戀愛的睿明,真的懂得「愛」是什麼?

她沒有把握。

再說……她這樣什麼都搞砸的人,沒有信心將他留在身邊一輩子。雖然……雖然她已經偷偷喜歡上他了,不知不覺的喜歡他了,但是她的害怕卻是這樣深沉。

誰得到她的心,都會摧毀後遠離。睿明不可能例外。

「你需要我嗎?」好不容易停住的淚,又滿眼朦朧。

「我一直都需要你、愛著你。」將她抱在懷裡,睿明輕輕吻去她的淚。

他需要我!他現在需要我!被我搞砸一切以後,他還是需要我!

「為什麼?我沒有值得你愛的地方。」淚水怎麼都停不下來。

「當然有。」睿明抱著她,輕輕搖著,「記得嗎?我小的時候,想念出差的媽媽而哭泣,你只大我幾歲,會這樣輕輕抱著我、搖著我。別的男生欺負我像女孩子,你雖然怕得發抖,還是勇敢的站在我前面,就算被打哭了,還是沒有退縮。」

「那是當姊姊的人應該做的。」她擦著眼淚。

「不是每個女生都像你這麼勇敢……害怕還面對,這才叫做勇敢。別的女生只看到我長得好看、功課好,當我不好看的時候……」

「那時我得了腮腺炎,整個臉腫得像豬頭,那些平常討好我的女生怎麼樣了呢?她們看到我就像是看到瘟神,跑得跟飛一樣快,指指點點,閃閃躲躲,連話都不跟我說了。只有你……如常的牽我的手,下課就過來看看我有沒有好一點……」

當時,那個畏羞的六年級小女生,用發抖的聲音跟他的導師說,「老師……小明得了豬頭皮,可能會發燒……如果他很不舒服,可不可以來叫我一下?我帶他回家看醫生……」

她的聲音發顫,牽著他的手心緊張得出汗。

孟媽媽和自己的媽媽都是粗枝大葉的人,只有這個溫柔又愛哭的小姊姊,會整夜不睡的擔心他,時時刻刻關懷照料。

不管他變成什麼樣子。他好看也好,難看也罷,在她眼中,自己就是鍾睿明,沒有任何附加光環。只是單純的、甜蜜的,關心他、疼他。

長大之後,他漸漸發現,像玉寒這樣純真無視皮相的女孩子,是多麼稀少。

隨著歲月增長,對她的愛意點點滴滴累積。即使是缺點,也覺得可愛。

「小明就是小明,變成怎樣,還是小明,裡面又沒有變……」她揚起掛滿淚珠的眼瞼,「這沒有什麼特別的。」

「對我來說,很特別。」輕輕吻了她長長的睫毛上迢樣輕柔,唯恐碰傷她。

把他害成這樣,他居然還是心平氣和的溫和憐愛。玉寒哽咽了一下。

難道……自己就不該順他的心嗎?雖然這樣害怕上這樣恐懼……未來一定佈滿黑暗和痛苦……如果她永遠的失去睿明,就是地獄的開始了。

當「弟弟」,她可以自私的用「姊姊」的身份跟他終生有所聯繫,如果她點頭答應了睿明的求婚……

他們的關係恐怕隨時都會斷裂。




「你確定嗎?我……」話還沒說完,大門這時竟被用力的踹開——

玉寒遠在加拿大的父母親意外返國,臉色慘淡的闖了進來。

「鍾睿明!你這渾小子!」孟爸爸吼得吊燈幾乎搖晃,一把抓起睿明的領子,「好啊~~在我家裡想對我女兒怎麼樣?你沒看她在哭嗎?你這禽獸不如的東西,枉費我們從小疼你到大,居然這樣對待我女兒!」

在加拿大看到網路新聞的時候,孟爸爸跳了半天高,火速從加拿大趕回來,一路上不斷的痛罵飛機太慢、路途太遠。

孟媽媽趕緊阻止他落下拳頭,「家威……家威,我說家威啊!我在飛機上是怎麼跟你講的?好好問啊!快把睿明放下來,不要隨便看看網路新聞就拔拳頭,記者最愛亂寫了,你也問問清楚呀!」

「照片還騙得了人嗎?!」他的聲音更大,震得落地窗咯咯響,「死丫頭,叫你跟我們去加拿大不去,在台灣搞出這種敗壞名聲的事情!你馬上給我準備行李上立刻跟我回去!不准你再跟這個不三不四的小白臉鬼混了!」

「我不去加拿大!」玉寒急著想扳開父親的手,「我……我……我跟睿明訂婚了,為什麼要去加拿大?」

孟爸爸鬆了手,怔怔的看著護衛外人的女兒,「……你說什麼?!」

「我、我們,已經訂婚了。」沒有勇氣說出囗的答覆,居然在情急之下脫囗而出,她咬牙晃了晃珍珠戒指,「我要嫁給睿明,在台灣過一輩子,哪裡也不去!」

「你這混蛋居然誘拐我的獨生女兒!」

孟爸爸瞪著女兒手上的戒指,又要撲過去,卻被孟媽媽冷冷的一句話給止住了——

「還說不會跟我爸爸一樣呢,我爸爸可沒拉你領子。真是喔……連台詞都跟我爸爸一模一樣:『你這混蛋居然誘拐我的獨生女兒』。等等我去跟我爸爸講,說家威像你像了十足十,不是半子了,簡直就是他兒子!」

孟爸爸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結婚這麼多年,他對自己的老婆就是沒辦法。怕老婆?拜託,就是愛她才怕她,不愛還怕個X?

「……哪有一樣?」他不太自然的轉移話題,「你爸爸直接拿鋤頭出來追,你忘記了唷?我可是冒著生命危險提親的……」

「誰叫你提親不好好講,罵他老番顛?」孟媽媽瞪他。

「話不是這樣講的,我已經好聲好氣跟他講半天,他還是不肯把你嫁給我,真是佛都有火了,我才……」

「你大嗓門不改改,誰聽得出你好聲好氣啊?我爸說,第一次提親就敢對準岳父吼,他還真是生眼睛頭一回看到。」

「我這大嗓門幾十年,你都不怕了,你爸不高興什麼?他嗓門會比我小喔?」

「你要感謝我爸的訓練啦,就是聽慣了他的大嗓門,我才沒被你嚇跑。哪有人第一次打電話給我,就害得我把話筒拿離耳朵三寸的?沒有誰聾,你音量放小一點可不可以?」

「你不就愛上我的大嗓門?現在問題不是這個……」

「不然是哪個?」

這樣甜蜜的吵架內容聽了十幾年,睿明只是定定的望著玉寒,「你答應我?」

這大概是她做過最勇敢的事情了。她堅定的點了點頭。

「我答應你。我……我願意和你攜手共度一生。」

至於將來的事情,就不要去想了吧,能夠幸福一天算一天,幸福一年算一年。

「……我會讓你愛上我。」他的聲音如此溫柔,目光似水,令人融化。

她沒有說話,只是抬起眼睛看看他,將自己投入他的懷抱。在他失去一切的時候,她能夠做的補償也只有這麼多。

看著睿明光輝燦爛的欣喜笑容,她覺得未來的恐怖隱憂也不算什麼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