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上好姊姊 之五(二)

不過,等父母趕著去拜會親友、籌劃女兒婚事,睿明也回自己的居所睡覺以後,她終於鼓起勇氣攤開晚報……

等她看完所有的晚報之後,連鞋都來不及穿,便怒火沖天的跑去踹睿明家的大門,一面狂按電鈴。

「鍾睿明!你你你……你騙我!」睿明一開門,滿臉忍笑,更讓她氣得要發火,「記者根本就幫你澄清了!連出版社的大老闆都公開道歉,開除了甄瀾仁!現在輿論一面倒的幫你,你還騙我可能會落選!」

現在才發現?她真單純得可愛。「我可什麼也沒講。本來嘛,還沒開票之前,誰也不敢說自己一定當選。」

【Google★廣告贊助】

玉寒被堵得說不出話來,「你你你……你真的學壞了!」她氣紅了臉囔著,「你就是騙我,騙我……我不要嫁給你了,你會欺負我一輩子的!我不要!」

「我有證人唷。」他壞壞的笑,「孟爸爸孟媽媽都聽到了,我們訂婚了。而且,全台灣的人可能也都知道了……如果你毀婚,」睿明表情嚴肅起來,「我可能會被質疑有問題,真的選不上了。」

「……真的嗎?」她的臉孔馬上轉為蒼白。

「假的。」睿明的回答也很乾脆。

她撲上去想教訓睿明,卻讓他抱個滿懷。

「小姊姊,你是不是有點愛我?」

粉拳還停在半空中,她被這個問題問得芳心大亂。「我……啊……呃……我……」

「我想你是愛我的。」他輕輕的對玉窘耳語,「不然,你為何對我扣此關心?」

「因為……因為你是弟弟……」她的呼吸不穩了起來。

「你會讓『弟弟』這樣吻你嗎?」撩起她的秀髮,挑逗的吻她粉白的頸項,她全身為之戰慄。

「……」她說不出話來。

「要我停下來嗎?」他已經解開第一個扣子了。

「……」

「不說話就要繼續羅?」

在他吻得自己頭昏腦脹的時候,她是要怎麼說話啊?剛開囗已經讓他的吻侵佔了發言權。

你這笨蛋!要怎樣邊接吻邊說話啊?這種高難度的聊天方式她不會!

等她清醒過來,自己已經扣子全開的躺在他的床上,睿明專注而俊美的臉龐,離她很近很近。

超級帥哥的臉部大特寫……老天!

她頭一回注意到看慣了的睿明是這樣的俊逸……心追就是其他女人眼中的他吧?

直到今天,她才感受到他那無遠弗屆的魅力。

「……可以嗎?」看著完全沒有抵抗的玉寒,他有點擔心,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我雖然洗過澡了……是不是該再洗一次?」她紅著臉,小小聲的說。

箭在弦上的時候,她居然還在關心要不要再洗澡?!睿明有些無力,半懲罰的用力吻她……

風兒悄悄的吹開了竹簾,月兒窺看這對戀人的糾纏,樹枝在嘩笑,沒有人知道他們在笑什麼。大選前一天。

競選總部格外的忙碌,玉寒照常去買菜,照顧每個人的胃,這天是最後的沖刺,她不敢不去。

但是她一整天動不動就發呆,不是燒乾了湯,就是炒糊了菜,連話筒都拿顛倒了,不斷的出錯……

工作人員疑惑的吃著太鹹的菜和清淡過度的湯,苦到舌頭辣的咖啡,和疑似放鹽巴的麥茶,紛紛悄悄的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神色如常的睿明只是笑了笑,玉寒看到他的笑容,居然逃走了。

「鍾先生……你們吵架了?」真琴悄悄的問。

「不是的。」他瀟灑的處理堆積如山的文件,「她只是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什麼呢?工作人員一起湧出疑問。躲在洗手間,玉寒簡直想仰天長嘯。

天啊,她該看精神科大夫了!自己一定是感染了色情狂這種毛病,還是可惡的睿明傳染給她的!

一想到昨夜……先是接吻,然後肌膚相親,然後……然後……

她一捶捶在牆壁上,做夢也想不到「做愛」是這個樣子……她都快而立之年了,心性單純宛如少女,從來沒看過A片,可以說無知到了愚蠢的地步……

其實,真的好痛呢。但是……但是……感覺真的……




不行,她不能再想下去了,每次看到衣裝整齊的睿明,她就忍不住想起他裸著強健的胸膛,專注而渴望的神情……

她朝虛空胡亂的揮手。退散、退散!她不該想這些的啊……

正在洗臉冷靜自己的同時,幾個工作人員有說有笑的走進來。

她看著這些穿著套裝的麗人……

她們晚上的時候,也跟丈夫或男朋友這樣那樣嗎?

下一杪,她臉紅到覺得應該要把頭泡在冰桶裡才能消退……「幹嘛躲著我?」忙到深夜,睿明跟玉寒一起回家,欣賞她困窘而嬌麗的臉龐。

「我、我,我才沒有。」她往前疾走幾步,心臟還是狂跳不已。

「那,為什麼不敢看我?」拉住她,撥了撥她的頭髮。

「因為……因為我覺得找太邪惡了……一定都是你啦!你把你的邪惡傳染給我了!」

「我?」

她期期艾艾的說了自己的胡思亂想,「……害我現在看到路上的行人,都覺得有種奇怪的感覺……原來每個人都會做這種……這種令人害羞的事情……」

很想笑,睿明還是忍了下來,裝出嚴肅的樣子,「其實,第一次接觸到這種事情的人都會這樣。這是本能,只是過度社會化的人類將本能神秘化了,只要多接觸就會漸漸接受……」

「多接觸?」

「對啊。這是很正常的本能,想要和心愛的人沒有距離……嗯,有時候距離是負數的。」

她消化了一會兒才懂意思。「鍾睿明!你好邪惡喔,」她輕囔了起來。

「欸,你不喜歡這種邪惡嗎?」將她拉進自己的家,他關上門,也鎖住了一室的春光。跟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對於勝敗榮辱,睿明已不再那麼介意了。

沒有意外的,他贏得大選,甚至得到第一高票,也只是淡然的笑笑。

選前爆發的緋聞,經過澄清之後,反而讓他的名字更讓選民記得這位被譽為「馬英九接班人」的美男子,贏得他政治生涯的第一仗。

競選總部放起長長的鞭炮,道賀的賓客絡繹不絕。

累賓客中上凶如女王降臨的楊雨卿穿著雪白套裝,手裡捧著大束紅玫瑰,無視於睿明身邊的玉寒,上前祝賀。

四目交接,兩個人都瞭解了對方的戰意。

楊雨卿要他的決心仍然頑強,而他也幾乎確定是楊雨卿放的消息。

「恭喜你高票當選。」她描繪精緻的眼眸閃了閃。

「謝謝。」他將玫瑰轉送給玉寒,「也恭喜你。」

「我只是安全過關。」雨卿垂下眼瞼,「失去你這個戰友,這一仗,我打得很艱苦。」

「客氣了,」睿明疏遠禮貌的微笑,「都是楊小姐自己的實力。」

雨卿的臉垮了下來,她的得票數是黨內最低的,若不是父親的資源和大老的鼎力楣助,她這次可能慘遭滑鐵盧了。

一個人的時間用在什麼地方,是看得見的。

「你的賓客很多,」她有意無意的打量已忙著去招呼客人的玉寒,「這就不打擾了上立法院見了。」她壓低聲音,「或者……有空一起吃頓飯?」

緋聞沒能打垮他,處理危機的能力也令人激賞,她更要定了鍾睿明。

「我怕沒時間。」睿明笑笑,「我要開始籌備婚事了。孟玉寒,」他朝玉寒微笑。玉寒也對他笑了笑,又忙著招呼人,「我的未婚妻。我想報紙寫得很詳細了,楊小姐應該很清楚。」

「我對報紙的捕風捉影沒有興趣。」她微偏著頭,非常嬌媚的望著他,「我只對最後的結果有興趣。」

「嗯,我的婚禮一定會邀請楊小姐來看結局的。」他仍舊心平氣和。

「……我們等著看吧。」她沉下了臉。

睿明只是笑笑,挑戰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