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上好姐姐 之一(一)

(寫在本文開始前 by 啾仔)

是的,這篇又是用暗黑兵法找回來的舊稿,若是有人名混亂、代稱錯誤、詭異錯字請見諒,因工作繁忙僅能粗略校對,不夠詳盡之處請無視。謝謝._.


第一章

失戀不是世界末日,對吧?!

只是世界末日是一了百了,失戀還得花上好幾個禮拜或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慢慢療傷而已。

玉寒擤了一下鼻子,想到跟著學姊叛逃的男朋友,不禁悲從中來,抱著抽取式衛生紙又哭了起來。

司空見慣的室友帶耳機的帶耳機、睡覺的睡覺、趕作業的趕作業。玉寒的面前有三瓶一千CC的礦泉水,都是室友們的愛心。

「讓她早哭完早了事。」她們喟歎著,「哭完又是一尾活龍了。」

玉寒的戀愛運真的不是普通的「寒」,不知道她是下意識的篩選過,還是紅鸞帶煞,總是有辦法遇到爛男人。室友們悄悄的做了一張表,將那些爛男人列入名單內,詳細的寫下劣跡。這份黑名單在T大女生之間流傳,跟善書一樣,不知道造福了多少少女免入虎囗。

說起來,孟玉寒倒是犧牲小我的先烈了。不過,先烈就算哭聲震天上這點小小的噪音和她的英勇事跡比起來,也顯得微不足道。

只是這次她也「賽」得有剩。好不容易得到白馬王子的青睞,沒想到學姊一哭、二鬧三上吊,外帶脫衣陪睡,就把她的白馬王子拐跑了。

越想越傷心,她拿起礦泉水咕嚕咕嚕的補充一下水分,稍事休息,準備繼續轟炸室友的耳朵。

「玉寒!」這尖利的嗓音讓室友們險些掩耳而逃,而玉寒這失戀女王鍛煉得宜的耳朵,也不見得承受得了廣擂電台的高分貝。

只見那廣播電台連門也不敲就衝進她們小小的寢室,將哭得發昏的玉寒搖得更暈,「玉寒玉寒玉寒……你太不夠意思了,這麼帥的男人藏起來不給人看的啊?你上哪兒把來的?天啊天啊,居然藏到今天……是不是朋友啊你?居然連我都不知道!」

誰跟你是朋友啊。全寢室的人心裡共同罵了一句。

骨頭快被搖散的玉寒頭昏眼花的問:「什麼?」

「訪客!你有訪客!是一個……喔上帝……他是奇跡,是女人夢想的救星啊!我早就看厭了校園那群醜猴子……這麼帥的男人,是生來洗滌女性心靈的……」她雙手緊握,虔誠的像在祈禱。

「有瀧澤秀明那麼帥嗎?」室友有人用廣播電台最喜歡的男明星諷刺。

「在他面前……瀧澤秀明算什麼。」廣播電台倒豎起眉毛。

能讓見多識廣的廣播電台這般陶醉……連自己最喜歡的美少年都唾棄……

室友們對看了一眼,將蓬頭垢面的玉寒從床上拖下來,拿梳子的拿梳子,拿毛巾的拿毛巾,另一個已開始開衣櫥找衣服。

「……人家在等了,不用打扮了啦。」廣播電台卻拿出囗紅開始塗。

「司馬昭。」室友咕噥了一聲,

「玉寒!快啦!有人虎視眈眈了,你還賴著幹嘛?」

如果玉寒的春天真的大駕光臨了……最少她們這群倒楣的室友,耳根子可以清靜一點。再說,大家也好奇是怎樣的帥哥可以讓廣擂電台塗囗紅。

簇擁著玉寒到交誼廳,才發現今天人特別多,似乎宿舍的女生全員到齊,而且異常的安靜……

一看到訪客,她們也突然沒了聲音。

真的,瀧澤秀明算什麼!

眼前這位美男子穿著合宜的西裝,眼睛看著窗外的綠意,臉孔線條優美不用說,漂亮的男人還會少嗎?但是漂亮又氣質獨特的男人,幾乎找也找不出來。

他是這樣的溫和,這樣的燦爛,靜靜的微笑,連空氣都為之清澄。什麼話也不用說,就讓人滿心仰慕和信賴。

無懈可擊的身材和臉蛋都只是基本要件,重要的是這樣的沉穩無侵略性,卻讓人覺得可靠信賴的氣質,沒幾個男人有啊!

這樣寬闊的肩膀,讓人想要靠在上面受保護……

玉寒的春天也太極品了吧?室友們心裡湧出相同的疑問,跟她同學這麼久,這號人物是打哪兒冒出來的?

在女同學們交織著愛慕和欽羨的眼光中,玉寒走上前,望了訪客幾秒鐘,重重的在他肩膀上一捶——

「噫!」所有女生都叫了起來,聲音意外的整齊。這個女人……居然忍心捶打優到不能再優的帥哥!

「小明,你嚇人啊?」玉寒眼睛腫得跟核桃一樣,幾乎睜不開,「什麼時候回國的?電話不會打一下,手指骨折啦?」

帥哥笑了,笑容燦爛得讓人眼前出現眩光,「……我急著想見你。去年夏天到現在,我又足足一年沒看到你了,玉寒。」看她面有淚痕,很自然的拿出雪白的手帕,玉寒也很自然的接過。

「叫姊姊啦,沒禮貌。」她老實不客氣的用他手帕撙鼻子。

「……我已經不是小鬼的年紀了。」

旁觀的女生不由自主的點頭。他若是小鬼,這世界沒有男人了。

「等你七十歲,我也七十四歲了。你永遠是小鬼啦。」玉寒沒好氣的說,「梳這什麼難看的頭,好像老男人。」她老實不客氣的將他往後梳得一絲不荀的頭髮弄亂。

髮絲凌亂的帥哥……性感到不能再性感……累女生們一起停住了呼吸……人人心裡湧出謀殺玉寒取而代之的念頭。

我也想摸帥哥的頭啊!心裡的吶喊若是聽得到,交誼廳一定震耳欲聾,繞樑三日,不絕於耳。

「你不是在華盛頓當國會助理?跑回來幹嘛?我聽鍾媽媽說,你忙得連睡覺的時間也沒有,怎麼有空回國?」

「你知道梁明書嗎?那個立法委員?他帶遊說團到華盛頓,跟我相談甚歡。我答應了他的邀約,回國當他的助理。」

玉寒張著嘴,更粗暴的扁了他一下,「你瘋啦?放棄讓人眼珠子掉出來的高薪和福利,跑來當破爛立法院的小助理,這裡沒有千萬年薪和辦公室等你啦!笨蛋!」

「玉寒姊姊……」他的微笑總是可以化解玉寒的怒氣,這裡是我的家……因為你在這裡。」誠摯的專注令人無法抗拒,「能夠讓你生活得更快樂一點,年薪和辦公室都不算什麼。我是為了你回來的。」

「我?」

「是呀。」他的語氣再自然不過了,「玉寒,除了回國當立委助理之外,我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嗯?」

「玉寒姊姊,請你嫁給我。」

「喔~~」這次累女生們真的都喊出聲音來了,大到簡直上達天聽。

所有人都緊張的等玉寒回答,只見她瞪著睿明好一會兒,才道:

「你剛下飛機就染登革熱啊?燒得不輕嘛。我不嫁小鬼的。再說,你是我弟弟欸,本人沒有亂倫的興趣。」

去他的什麼亂倫!這追麼帥的「弟弟」就算亂倫又怎樣啊?人人心裡一陣臭罵和腹誹。

「我們沒有血緣關係。」睿明心平氣和的解析。

「在我心理上有。」玉寒老實不客氣的頂回去,「你不記得啦?小時候你想出差的媽媽,是我抱著你睡覺的。」

「現在也可以啊。歡迎。」他美麗的笑容滲入一絲邪惡,顯得分外魅惑。

「你在國外好的不學,倒學了那些臭男生的爛招數。」玉寒還想數落,肚子卻不爭氣的叫了起來,這才發現從昨晚開始什麼都沒吃,現在都下午三點了,「我餓了。」

「帶你去吃飯?」他將玉寒的手牽過來,搭在自己臂彎,「餓了心情會更不好,又失戀了?」

「不要說『又』!這樣好像在詛咒……嗚嗚嗚……小明,學姊搶我男朋友……嗚嗚嗚……前兩天我寄給你的E-mail你有沒有收到?嗚嗚嗚……」

「有,我上飛機前收到了。時間很緊,來不及回信。乖,玉寒姊姊別哭了……」他耐心的哄著,又掏出乾淨的手帕給她替換,「吃日本料理好不好?我記得你很愛吃生魚片,現在又是鮪魚季了……」

看著他們相依偎的背影,擠滿人的交誼廳安靜了好一會兒。

「她哭三小?」終於有人沒好氣的叫了起來,「跟那個拋棄她的笨蛋男人比起來……就像是天上美麗的雲和地上的爛泥巴。她為了爛泥巴哭,拒絕雲的求婚?白癡啊!」

「她是白癡沒錯啊……」她的室友無力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