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上好姊姊番外-虛擬男朋友(上)

前言:這跟本文沒關係,只是表達另外一種愛情觀。而且,我嘗試用第一人稱寫作,算是私房小說,與各位共享吧。


我有一個虛擬男朋友。

不不,我不是在開玩笑,也不是發瘋了。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雖然我自己也這麼懷疑著。

在東海大學附近的大堆咖啡廳裡,我找到一家奇怪的咖啡廳,像是漫畫王一樣隔了好多小隔間,一過了午餐時間,空蕩蕩幾乎沒有人,直到晚上一點。

餐點不特別好吃,咖啡不特別好喝,但是因為可以窩一整天,所以,我總是抱著電腦往那兒跑。

窩在家裡實在寫不出來。不要笑,真的是這樣。尤其是寫愛情勵志類寫到有人尊稱我老師,我還是常常瞪著電腦發呆,然後在網路上墮落一整天。

在咖啡廳就沒這種毛病。

老闆娘是個冷冰冰的美女,這樣也好。她除了送飲料、收餐盤,幾乎不讓人感覺到她的存在。

靠近窗邊的小隔間是我最喜歡的位置。可以看人,卻不會被人打擾,也不會被人看到。

所以……你懂吧?某天中午,抬頭看到對面坐了個陌生人,我差點把咖啡噴在螢幕上。

小心翼翼的站起來,發現咖啡廳空空蕩蕩的,說什麼他也不該坐在我對面。

「喂,先生,」我不太高興,「還有其他的座位。」

「這是我想講的話。」他也很不高興,「你什麼時候冒出來的?」

我覺得很憤慨,站了起來,「老闆娘,請給我對面的傢伙換個位置。」

老闆娘瞄了一眼,「你對面沒有人哪?!」

我正想開囗大罵,對面的傢伙卻像是看到鬼一樣,「玻、玻璃窗上居然沒有你的影子!」

我正想罵他神經病,轉頭一看,我的臉色也慘白了,「……我這邊沒有你的影子。」

兩個人驚嚇的伸出指尖,碰了碰,媽的,我碰得到他?!

但是他實在有點怪怪的,含糊不清的發音,穿著很貴但是流里流氣的襯衫,在室內還帶著墨鏡……

我嚥了囗囗水,「你……你在哪裡?」喝了囗咖啡鎮定心情。

「尖沙咀。」

滿囗的咖啡噴在他臉上,幸好他穿深色襯衫,要不然真的很明顯。

「你幹什麼?!賠我洗衣費!我的亞曼尼——」他勃然大怒,不停的擦著臉,然後開始慷慨激昂的用廣東話罵人。

「……先生,你說哈我都聽不懂,拜託你用國語……呃……普通話。我也很願意付洗衣費,但是我在台中。」

「台中?」他愣了一下,「台中在哪?深圳?」

「不,台灣。」

這下子換他噴咖啡了。

沒好氣的看著衣服上的咖啡漬,「這下子扯平了是吧?」雖然無濟於事,我還是開始用台語罵人。

「為什麼會有這種事情?」他呆愣愣的。

「我怎麼會知道?」他匆匆結帳離去,我繼續瞪著螢幕發呆。

一定是我太累了。

果然單純寫作的生活會導致心理不正常,我開始認真考慮要不要找份正職的工作。

但是……該死的清晨!為什麼清晨睡覺讓人有種做壞事的快感……

早起真是要我的命。

等我真的清醒,已經是十一點半了,再等我拖著餓得幾乎發瘋的胃出門,也已經下午兩點了。

而等我心不在焉的吃完飯,開始打電腦時,比銀行軋票時間還准,三點半,這傢伙又出現了!

張大了嘴,兩個人都像見鬼一樣,其實也跟見鬼沒兩樣。

他捏了捏我的手,讓我痛得跳起來,「你幹什麼?!很痛欸!」

「這不是夢。」他看著自己的手,「我得看心理醫生了!」

瞪了他一眼,反而鎮定多了。我不再理他,開始打我的文章。截稿日要到了,就算我對面坐了外星人,還不如想想編輯的奪命連環叩吧。

他還是吃完飯就逃走了,我繼續留下來絞盡腦汁。

後來每天都會遇到,實在受不了。

「先生,好不好你換家餐廳吃飯?」我不想再看到他了,每天固定打擾我一個鐘頭。

「我才想說這句話。」他沒好氣,「附近只有這家店能吃,我也只有下午茶時間可以偷溜一個鐘頭。」

挖勒!

剛開始,大家都視而不見。

「你在幹嘛?」有天他忍不住問了,「天天看你匡瑯匡瑯的打電腦。」

「寫作。」我正在想題材,己經把身邊朋友的愛情全賣光了,連社會版都沒有什麼新鮮題材可寫。「我賴此維生。」

「寫什麼?」

瞄向這個流里流氣的傢伙,「愛情勵志。喂,你談過戀愛沒有?」

「你在侮辱我嗎?!」他拉長了臉,「像我這麼帥,這麼酷,這麼……」喇了一堆廣東話夾英文,「我會沒有談過戀愛?」

「那好。你認為戀愛的必備條件是什麼?對了,回答我的時候用普通話。雖然你的普通話像廣東話,廣東話像英文,英文又像普通話。」

「你這個老女人,講話好不客氣!」他大怒了。

我哪是這麼容易被嚇到?「快講,少囉唆。」

就這樣,我們開始聊天。

他的職業很特別。在某家PUB當調酒師,傍晚才上班。我的生活不正常,他比我更不正常。我好歹早上十一點就起床,這傢伙不到兩點不會清醒。

「你……你……你那個一步笑五步……」他的普通話還是破得要命。

「五十步笑百步啦,笨香港人。」到底有沒有學過中文?

「為什麼我每天一定會看到的不是個大美女,而是你這個又老又醜又潑辣的胖女人?!」他開始抽桌子。

「我也很遺憾。幹嘛不是每天看到我的美少年男友,卻是個流里流氣的痞子?連中文都不會。」

「你、你……你個衰女……」他又開始罵廣東話,反正我又聽不懂,順手在稿子上打著十種男人的惡形惡狀。

當中之一就是「罵人都沒創意」。

無奈歸無奈,每天都會見到,甚至比我男朋友見得還多。我男友在竹科工作,十天八天見不到面是很正常的,不像這痞子天天看得到。

說看得到,也很玄,他明明在香港。

但是這兩個咖啡廳不曉得怎麼搞的,偏偏就是空間重疊。既然兩個人都沒有意思改變自己的生活作息,自然就這樣僵持下去。

好吧,我承認。日子一久,有時哪天沒見到他,會覺得有點奇怪。雖然常常互相叫罵,有時能夠傾吐心聲的,也只有這個坐飛機要兩個鐘頭的痞子靜靜的聽我說話。

當然,我也聽了他滿腹苦水(簡直要從耳朵滿出來),不過這種事情是互相的,只能說報應。遠距離戀愛果然是不行的。

我那交往五年的漂亮男朋友,還是跑了。或許是心理準備做得夠,所以,我的作息一點影響都沒有。

我還是固定的吃飯、固定的打開電腦、固定的在三點半看到痞子出現在我面前。

他正在罵一個糾纏他的前女友,罵著罵著,我只是嗯嗯嗯的回應。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他又上火了。

「我當然……」突然梗住了,望著他,怎麼都忍不住滿眶的淚水。不,說什麼也不能在陌生人面前哭。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