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上好姊姊番外-虛擬男朋友(下)

我霍地跳起來,丟了張千元大鈔給老闖娘,衝出咖啡廳,用不要命的速度把機車騎得像是飛機低飛。

一路騎,我這才放聲哭出來,實在搞不懂自己。

哭什麼呢?我不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他根本就不打算和我有未來。之所以跟我在一起,不過是因為他的身邊沒有別人。

結果,我還是回家抱著枕頭哭得像豬頭一樣。

等哭到睡著又醒來,才發現自已的電腦被拋棄在咖啡廳裡。這下可完蛋了,裡頭還有幾乎完稿的書呢!更讓我吃驚的是,我幾乎睡掉了二十個鐘頭,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Google★廣告贊助】

胡亂的洗臉刷牙,我又衝到咖啡廳,「對不起,我的電腦……」

老闆娘冷冷的看我一眼,把找的錢給我,「在你位置上。」

謝天謝地。

剛剛落座,痞子居然滿臉怒容的望著我。

我看了看手錶,下午兩點,他不該在這裡呀。

「你是豬啊?!」他劈頭就罵,「電腦一丟就跑啦!害我昨天沒得上班!一直待到打烊,你不怕電腦丟掉啊?!今天餐廳一開門我就來等著了,你搞什麼失心瘋……」又是一大串廣東話。

「我……」開囗想爭辯,不知道為什麼又想哭了。拜託!我已經八百年沒哭了,搞什麼飛機?!

「你幹嘛哭得跟豬頭一樣?!」他的聲音放柔,「本來就醜了,現在更醜得那個什麼慘睹……」

「慘不忍睹啦!笨香港人!」我乾脆哭了起來。

「好啦好啦,我笨啦我笨啦……」

他掏出手帕,遞給我。

「新手帕?」我還在抽噎。

「不是啦,我洗好燙過的。」言下不是不驕傲。

展開燙到有稜有角的手帕,忍不住破涕而笑。「你燙不燙鈔票?」

「咦?你怎麼知道?!」

這種情形下,你叫我怎麼悲傷的起來?

「我失戀了。」坦白著,「所以有點失控,對不起。」

這麼有禮貌,他反而受驚嚇,「你……你別想不開……那個留得山在,不怕買木材。」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實在受不了他的爛中文程度啦。

凶他反而讓他安下心來,「對嘛,男人跑了,再找一個就是了。」

「你以為逛超市呀?!」憤怒的用他的手帕狠狠地擤鼻涕。「我懶得從牽手開始啦!」

他第一次從對面坐到我旁邊,堅定的牽起我的手,「那就從現在開始好了。」

張大了嘴,我可不覺得好笑。「不要胡鬧了!」我忙著找手帕沒濕的地方,「你不是說我又老又醜又胖嗎?!這種玩笑很冷欸!」

「我也很哀怨啊!我一點都不想喜歡你,一點點都不想啊。」他生氣起來,「我喜歡窈窕俏佳人,看你這個樣子,十年前也不像是美女。」

「要你管!」我把他的手一甩,「我才不喜歡你這種流里流氣的痞子!」一看到人全身上下都穿著炫耀用的名牌,我就全身不自在。

「那我也沒辦法。昨天看你跑掉了,你知不知道有多慌張呀?!我坐在這裡一直很焦急,但是我也覺得自己很不正常呀。」他倒是說得一點都不臉紅,「我這才明白,若是再也見不到你,每天怎麼開始呀?!反正看慣了,再醜也順眼了……」

「那還真是委屈你喔!」我氣得開始收電腦,「再見!我不會再來了!」

「喂!我們還沒談出個結果,你想逃跑呀?!」他把我的筆記型電腦一拍,險些夾到我的手。

「我討厭滿身名牌的痞子!」我吼他。

「我也討厭你穿得跟阿嬤一樣!」他又吼回來。

氣得兩手發抖,「我還有大宅門似的唐裝沒穿,下回我就穿來氣死你!」

「哼,我也有!GIORGIO ARMANI、DOLCE & GABBANA、KENZO、PRADA、FENDI=MOSCHINO、MONDE還沒穿出來,下次穿來嘔死你!」他跳了起來。

快手快腳的把電腦收回家,我決定再也不去那家店了。

第一天,還好。只是服務生老是跑來問我還需要什麼。

第二天,也還好。只是抽煙區居然有人要我別抽煙。

第三天,也還過得去。只是餐點份量太多,我覺得會肥。

第四天……等我意識過來,我已經坐在那家咖啡廳裡頭點好餐點,時間剛好三點半。

該死的是,那傢伙又在對面。

「你沒穿唐裝。」他氣氣的看旁邊。

「你也會穿佐丹奴?」我也氣氣的看旁邊。

兩個人把憤怒都發洩在排餐上,可憐的牛排被我千刀萬剮著。

「試試看嘛。」他凌遲完了自己的排餐,低低的說。

「我不要再談遠距離戀愛。」我開始把紅蘿蔔切成蘿蔔泥。

「誰說遠距離?我們天天都見面見。」他把蛋剁得好噁心。

「你對我來說,是虛擬的啦!」我的眼淚忍不住要奪眶而出,「誰知道這種情形可以維持多久呀?香港到台中欸!不是台北到板橋,也不是尖沙咀到旺角。我們一年可以實際見幾次面?!而且……誰知道見面以後上這種魔法會不會消失?我不要付出真心以後又被耍了。我比你老,已經沒有青春了歎!」

忍了半天,我尖叫起來,「我已經不是玩校園青春戀愛劇的年紀啦!」

「誰跟你玩啊?!」發完脾氣,他開始低聲下氣,「我是真心想跟你在一起的。坦白說……」他承認,「我快三十了,扮少年很累欸。」

「王八蛋。」我哭了出來。

「你一天不罵我,日子過不下去是不是?」他憤慨,卻又掏出燙過的手帕。

一把搶過來,「好啦!」我用他乾淨的手帕擤鼻涕,有種惡作劇的快感。

所以,我有了一個天天可以見面的虛擬男朋友。這一天,我還是很依照慣例的(唉,我的生活的確很呆扳無聊),走進咖啡廳。如常的,痞子還是坐在我對面。

「痞子。」我跟他打招呼。

「我有名有姓,你最少叫我一聲阿猛!」他瞪我。

噗!這名字總是讓我噴飯,幸好餐點還沒來。

等餐點來了,冷若冰霜的老闆娘端了一杯咖啡,放在阿猛面前。

咦?咦咦咦?

看我瞪著他,下巴幾乎掉在地上,他很賊的笑,把機票和護照在我面前亮了亮。

我跳了起來,險些把餐盤打翻了。「你……你你你……你……」

「沒錯,我來台灣了,也不很遠嘛。台幣貶值,過來玩滿划算的。」他這樣驚嚇我,居然一點不好意思的樣子都沒有!

「你……」再「你」下去,我準會患結巴,「你怎麼知道這裡的地址?!」我用最大的聲量吼了出來。

「你的餐巾上有印。」他和氣的拍拍我,「看到我這麼高興?」

我張著嘴半天,尖叫,「我最討厭驚喜了!」被他糾纏了快一個禮拜才脫身,我從來不知道我的虛擬男朋友這麼難搞。

固執、霸道、控制欲超強、潔癖(他到我家居然先刷浴室,後刷廚房!)、挑嘴、在床上把我折騰得要死(害我笑得要死)……罪狀數都數不完。

而且,還在我面前看漂亮女生(雖然我也在他面前看可愛美少年),我們兩個真是互楣嫌棄得要死。

但是盡情的吵完架,來杯冰涼的可樂,真是爽快呀!(揮汗陽光笑)

雖然很不想承認,媽的他一從中正機場起飛,我就開始想念他了……他留了一打手帕給我,你說他是不是非常絕對宇宙無敵可惡?

那打手帕根本不夠用。

更X的是,他一來看過我,魔法真的消失了。我們再也沒辦法在咖啡廳裡空間重疊,再也無法手牽手。

不過,面還是天天見的。

我們把見面的時間改成晚上,這個可恥的傢伙上過我裝了視訊會議,盜用酒吧的網路資源,媽的每天晚上都有半醉或爛醉的笨蛋來看他台灣的女朋友說哈囉,害我半夜三更還得化妝,真是在心裡罵個不停。

每天得講甜言蜜語給吧檯一群癡笑的港客聽,實在他媽的機車斃了。

「我不知道你會說髒話。」他皺眉。

「我說台語你聽得懂?!」我沒好氣,「調你的酒啦!」

「你欺負我不會說台語?!哼,我可是學很久了呢!呷飽沒?魯蛋,X……」

「X!」誰教他講這種髒話的?!

「你看你!你說髒話!」

「媽的!」

「你又來了?」

……

我為什麼要交一個遠距離又是處女座的虛擬男朋友啊?!我造了什麼孽我?

決定吃顆安眠藥去睡覺,省得被他氣到心臟病發作。

「藥不要亂吃!早死怎麼辦?你叫我怎麼辦?你說啊你?」

噢……我到底造了什麼孽?!天啊地啊,神佛喔……

我決定,下個禮拜去香港,換我把他煩死。哼哼哼……哼哼哼哼……

「你幹嘛笑得這麼可怕?」他畏縮起來。

「有嗎?桀桀桀……」

「香港人才不是這樣笑的。」他不以為然。

「你給我閉嘴!」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