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上好姐姐 之二(一)

第二章

她梳著整齊的髻,一身保守的套裝人女靜的在電腦前面工作著。有人不斷的拿雞毛蒜皮的小事煩她,總是從容不迫的將問題解決了,然後繼續她眼前的工作。

她叫做鄭真琴,三十八歲,忠心耿耿的跟著梁立委十六年,從年少被誣賴恥笑是議員的情婦,直到年華老去,梁議員成了梁立委,流言自動消失,她仍穩穩的坐在秘書的位置,一直都是梁明書最得意的助手。

多年的習慣改不了,她仍然稱呼梁明書為「梁議員」。畢竟從縣議員起家,她就站在他身後了。

人來人往,許多人來了又去,很多人短暫的成了梁明書面前的紅人,然後跳槽或惹麻煩而消失,只有她,誠誠懇懇的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冷眼看著競相爭媚的助理們。

年輕女孩背後叫她老處女,她不在意。在她眼中上這些女孩不過是純觀賞的花瓶而已。

當梁明書帶鍾睿明進來的時候,她雖然因為這男孩異樣的美貌和氣質驚詫了一下,卻不甚贊同的皺了皺眉。

梁先生嫌辦公室的女花瓶不夠多嗎?再找個漂亮的男生來充數?她做著大部分的工作沒什麼,只是可惜有限的經費被虛擲了。

可沒多久,她發現向來判斷力正確的自已,難得的錯了。

那位年輕的男孩,成了自己和梁明書的得力助手。不知不覺間,瑣事不再煩她,讓她能在繁複的院會和應酬行程裡,真正的和決策核心小組討論政策。

這男孩不簡單。她默默的下了評語,卻也不禁可惜著,這樣的人才適合更有野心的政客,而不是梁立委這樣溫吞似的人。

梁立委啊……她不禁苦笑。在黑暗的政壇,他算是少數有理想、有抱負的立法委員吧?!但是好人不見得有政治上的才能。

他主攻國際情勢,觀點卻往往狹隘,反應又慢,每每她不知道跟他講解多少次的問政內容,梁立委還是似懂非懂,常常鬧出笑話來。

少年時佩服他的理想和人品,志願到他麾下,十幾年來沒有怨言,出身軍人世家的她,倒是埋怨了自己的父親兄長,他們不切實際的愛國情操,也誤了自己一生,雖然甘之如飴。

只是……這個有才能的孩子,也得在這裡誤了十幾年的青春嗎?還是說……這外表明朗的孩子將梁立委當踏腳石?政壇忘恩負義的事情太多了。

她向來冷靜的臉出現了一絲不安。

在茶水間巧遇,剛好那些圍著他吱吱喳喳的小女生都不在。睿明點頭微笑,她忖度了會兒,開囗了,「在梁立委手下工作……委屈你了。」

睿明望了她一會兒,微微笑,「我喜歡在值得敬佩的人手下做事。」

「……在他手下做事,將來很難在政壇上有什麼資源可供使用。」

「要咖啡嗎?」他遞上剛煮好的咖啡,「我個人喜歡孔明,不喜歡曹操。」

「司馬家呢?」真琴接過咖啡。

「短命王朝卻換來千古罵名,更不值得,智者不取。」

兩個人瞭然的笑了笑,真琴這才放下心來。

後來,他們成了工作上並肩作戰的戰友,辦公室追不到睿明的小女生們,甚至妒恨的中傷,說睿明成了老處女的小白臉。

「真琴姊,給你帶來麻煩了。」睿明滿懷歉意的說。

「我都這把年紀了,有什麼麻煩?」真琴揮揮手,「倒是你,怎麼跟女朋友交代?說清楚的好。治療流言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敘說導致流言的真相。」

「……她還不是我的女朋友。說什麼都不肯點頭呢,實在傷腦筋……」他苦笑。

真琴驚訝的看著他,這個魅力十足的男孩子,也有棘手的時候?

「我帶來給真琴姊看吧,明天中午一起吃飯好嗎?」他微笑。

第二天,吃過了這頓飯,真琴沉默不語。

「這就是你愛的人?」她實在難以相信。

沒錯,那個女孩長相甜美,言談有禮風趣,一點也看不出來比睿明大四歲……

但是這樣的女孩子,台北街頭一抓一大把……想想累多追求睿明的富家千金、政壇美女、明星名模上這個小女孩相形之下,像是樸素的小草兒。

「……真琴姊覺得她不夠出色?」睿明笑了,「我從小和她一起長大,她是很平凡、很普通……」垂下濃密的眼睫,「但是,追求我的人是為了什麼呢?我的皮相?我的未來性?這些在玉寒眼中都不算什麼。只有她,不管我變成什麼樣子……待我始終如一。」

他燦爛得令人昏眩的笑笑,「我希望有個人,能夠跳脫我的皮相,愛上真正的『我』。我知道玉寒的心是純金般的珍貴,我也相信她是愛我的。只是她囿於年幼的印象,還沒把我當男人,只把我當弟弟看待。會有那麼一天,她會發現我長大了,有足夠的能力保護她。」

這樣早熟的孩子,畢竟也有孩子氣的一面。她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

若是他再長大一點……會是怎麼樣的?她突然湧出這樣有趣的想法。

當梁立委的秘書這麼多年,其實她已經有些疲憊了。當初的理想只是空談,粱立委並不是個有能力實踐理想的人。

我能期待這孩子嗎?她自問。

還能工作到六十歲吧?還有二十幾年可以奉獻……這孩子,會是我下一個效忠的目標嗎?

她突然找到了生命的目標,微微的笑了起來。回國以後,睿明搬離了梁明書幫他準備的小套房,直接搬到玉寒家隔壁。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