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上好姊姊 之三(二)

「小姊姊!」他責難的喊了一聲,「是怎麼了?為什麼……」

「睿明……」半裸的她哇地一聲哭了起來,「我被開除了……那個……壞人!他罵我……我沒有、我沒有跟大老闆上床!」

他無奈的坐進計程車,「麻煩載我們回去……小姊姊,沒關係,秀秀喔,睿明幫你打壞人,像是打蟑螂一樣……」

「要讓他黏在牆上!扁扁的黏在牆上!」她醉得開始胡說八道了。

「好好好,一定讓他像拖鞋打過的蟑螂一樣,黏在牆上掉不下來……」

「他……壞人!一直拉我衣服……摸我……我不讓他摸,他還用力扭我的手!」

看她手腕上的瘀青,他又是心疼又是怒氣,一面幫她揉,一面輕聲哄她。

甄瀾仁,你好死了。等著下十八層地獄再搭電梯下個十八層吧。

「……衣服穿上好不好?」她差點連胸罩都脫了,等等怎麼下車?

「好熱……噁……我想吐……」

饒是司機技術好,在路邊緊急煞車,她最後是吐在外面。

可開不到十公尺,她又要吐了。

停停開開,女司機百般無奈,「先生,她捱不到家了。你找個地方讓她休息一下,吐在車子裡是沒什麼,但是小姐這樣醉,需要洗把臉躺平。照現在看來,起碼還有半個小時車程,她捱不住的。」

睿明點頭,苦笑的看著閃著俗麗霓虹燈的賓館,想想也別無他法。

費了好大的勁兒還是沒辦法讓她穿上衣服,他只好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披在玉寒的身上,女司機看他攙扶爛醉的玉寒吃力,便下車幫忙。

玉寒手臂纏抱住睿明,披著的外套滑了下來,女司機無奈的撿起來,跟著他們進去。

他們沒有聽到細細的一聲「喀擦」。

那是相機快門的聲音。一進了房間,玉寒又是一陣狂吐,坐在浴室裡頭軟綿綿的,睿明想扶她都扶不起來。

垂肩的秀髮沾了些嘔吐物,小臉蒼白著,可憐兮兮的大眼睛朦朦朧朧,蒙著一層淚光。睿明忙著用熱毛巾幫她擦臉,她望著睿明一會兒,酒稍稍清醒了一些。

「我要洗澡。」她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小明,出去。我要脫衣服了……」說著就開始解裙子的後扣。

睿明倒是為難了起來。醉成這樣不洗個澡不行,可放她一個人在浴室又不放心,但是……

他總不能幫小姊姊洗澡吧?

等玉寒的裙子一脫下來,他火速的離開了浴室,心臟不聽話的抨坪直跳。

小姊姊的身材……真是不可思議的完美。穿上衣服看不見,脫下來才知道她有一雙線條優美的大腿,纖細柔軟的腰肢,還有呼之欲出、嬌小卻豐滿的嬌雪胸脯……

下一秒,他立刻罵著自己興起的邪惡念頭,努力克制自己。出來得匆忙,不然還可以看看公文、背背演講稿,冷靜一下。

看個電視吧,才一打開電視——

哇勒,是A片?!




活像提著汽油救火似的,他迅速轉台,還連轉了三台才跳到正常頻道,他的腦血管都快炸了。

心不在焉的看著了無新意的新聞,向來冷靜自持的他,不斷的瞄著浴室的門心猿意馬。

他不是柳下惠,只是有所堅持而已。但是隔著門,裡頭是他愛了二十幾年的女人哪……

掙扎了很久,發現浴室靜悄悄的。

該不會溺水了吧?

「小姊姊?」他輕輕敲了門,沒有回音,這種沉默令人感到恐懼。更用力一點敲門,回答他的仍是只有寂靜。

「小姊姊?!」他扭開門把進浴室,竟發現玉寒睡在浴缸裡,水波蕩漾下,若隱若現的嬌白胴體、朦朧的粉紅……分外誘人。

一步步的走向她,他的理智也一點一滴的崩潰……

直到看到她脖子到前胸的三道深紅印子,像是一盆冰水般澆醒了他,

這是……那混蛋想對玉寒用強留下來的無恥爪痕吧?!

如果上這時他趁玉寒喝醉的時候,做出遺憾終生的事情……

那他跟甄瀾仁那禽獸有什麼兩樣?不但損壞玉寒對他的信賴,他們長久以來親密而穩定的關係,也會因此崩壞了。

他會因為一時的衝動,永遠的失去玉寒。

一想到如此嚴重的後果,滿腔的火熱突然熄滅,只剩下濃重的悲傷。

「小姊姊?小姊姊!」輕輕搖著她,「你不能睡在浴缸裡……會感冒的。」

玉寒含糊的咕噥幾聲,又沉睡過去。

最後,睿明只好把她從浴缸裡「撈」出來,用兩條大浴巾裹好,雖然過程讓他臉紅心跳,但還是提醒自己,不要做出衝動而有破壞性的舉動。

她安寧的睡顏幫了不少忙,望著這樣溫柔的臉龐,他不忍心破壞這樣的靜謐。

隨後,他讓她趴在自己膝上,輕輕幫她吹乾頭髮,心裡充滿柔情蜜意。

愛上這樣迷糊又遲鈍的小姊姊,是自己的錯吧?!

但是這樣的錯誤,多麼甜蜜……

幫她蓋好被子,正想到沙發上睡一下,玉寒突然抬起頭來,迷迷糊糊的望著他,「睿明?」

「我在這。」

「這裡。」她拍拍旁邊的枕頭,「這邊睡,我怕黑。」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睿明心裡湧出疑問。

「來!」她嬌愍的命令,「你不聽姊姊的話了?」

明天等她醒來,一定會被她打死。睿明長歎一囗氣,乖乖的躺到她旁邊。「好,趕緊睡。」

她像是小動物一樣,鑽進了他的懷裡,找到最舒服的姿勢,滿足的呼出一囗氣,睡熟了。

輕輕吻吻她的頭髮,這是無奈的他,唯一可以表達愛意的方法。隔天,睿明是讓尖叫聲嚇得跳起來的——

「哪裡有蟑螂?!」

還沒睡醒的他,火速拿起拖鞋,而縮在床角抱著被單的玉寒,則用看蟑螂的眼砷看他。

「你!你你你……」她囗吃了半天,「我怎麼……你怎麼……哇,你太過分了……我還沒嫁人,你居然……嗚嗚嗚……這是亂倫啊……」

亂個鬼倫!

他沒好氣的白了玉寒一眼,倒頭繼續睡。「我衣著整齊怎麼強暴你?強暴一個爛醉如泥的女人有什麼意思?笨蛋小姊姊!」

「我喝醉了?怎麼會?」玉寒努力回憶了半天,「才兩瓶伏特加……我有那麼醉嗎?」

兩瓶伏特加?!她沒酒精急性中毒,叫做天賦異稟。

「小姊姊,你醉到在計程車上脫衣服。」看她慌張的樣子,他覺得很好笑。

「什麼?」

「而且還脫光了。」

「什麼?!」

「不但脫光了,還忠孝東路走七遍的裸奔。」

「什麼?!」

她跳了起來,險些被被單絆得跌死,「真的嗎?我做了這種事情?天啊!我不知道我的酒品有這麼差——」

「假的。」睿明笑倒在床上,她真是單純到令人不敢相信,「你是在訐程車上脫得只剩下內在美,沒有裸奔,因為你醉到走不動了。」

她努力回想破破碎碎的記憶……她覺得熱,的確脫了上衣……

「鍾睿明!」她吼了起來,「你居然耍我!好啊!你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嗎?」

玉寒壓在睿明身上一陣亂打,他沒有反抗,只是瞄了一眼,「小姊姊,你的被單滑下來了。」

她尖叫一聲,抱著被單匆匆逃逸,躲在門後露出眼睛,「我的衣服呢?!」

「我丟下幕僚跑出來接酒醉的你,你不感謝我就算了,居然不記得。」

「小明,我的衣服!」玉寒氣急敗壞的囔著。

「我把你從浴缸裡撈出來,讓你免於溺死,你居然誣賴我對你這個那個。」他在床上翻個身,拉過毯子蒙住頭。

「小明……我要衣服……」她幾乎是哀求了。

「我還幫你把頭髮吹乾欸!是你說怕黑,硬拗我跟你睡的,醒來還尖叫到我耳朵痛。」

阿現在是怎樣?玉寒扁了扁眼睛上這死小鬼這麼愛記恨?沒有衣服她寸步難移啊……「小明,我不是織女,你也不是董永,不要扣留我的衣服啦!」

「我好像沒聽到道歉。」他掏了掏耳朵。

「你!你你你……你長大了,越來越皮癢了!」她想衝去又被被單絆了一下,不可衝動啊……

「嗯?我突然覺得好睏,可能要連睡二十幾個小時……」他又拉毯子翻身睡去。

「喂喂喂!好啦……」她咬牙切齒,決定等她拿到衣服再給他好看,「昨天我喝醉了,給你帶來許多麻煩,還誤會你,真對不起……」

睿明噗嗤一聲笑出來,從衣櫥裡拿出掛得整整齊齊的衣服,「很好。這是獎勵。」

一把搶過衝進浴室裡,玉寒一面罵自己,

一穿好衣服,她怒氣沖沖的走出來,一面罵睿明。

「死小明,連姊姊都敢耍……」正想找他算帳,卻被地上的拖鞋一絆——

她撲到睿明的身上,兩個人四唇交接的倒在床上。

不會吧,這麼巧?

玉寒狠狽的想爬起來,不料睿明大手一壓,加深了這個意外的吻。

她的理智剎時迅速斷線。這吻是這樣的輕柔甜蜜,被誘哄的張開嬌嫩的嘴,無盡纏綿中,她才驚覺一直當弟弟看的睿明,早就是個成熟的男人了。

這樣寬闊的胸膛,熾熱的擁抱,讓她頭昏腦脹搞不清楚自己是誰的吻……

被他吻著的時候,她無法思考,覺得大腦好像軟化得跟布丁一樣,世界的一切都消失了,只有那令人銷魂的感覺……

像是探索一樣,睿明吻了她的睫毛、臉頰,又在唇上流連了一會兒,經過小巧精緻的下巴……

突地,脖子上一陣痛辣讓她跳了起來,一把推開他。

「啊啊啊——你幹嘛?你在我脖子上幹什麼?」梳妝台上的鏡子映出自己衣衫不整、髮絲凌亂的狼狽性感模樣,脖子上清清楚楚的烙了一個吻痕。

「老天啊!你幹嘛?這樣怎麼出去見人?」她忘記自己失業了,不用去辦公室。

「宣告主權啊。」他壞壞的笑,「小姊姊,你強吻了我,要負責。」

「什麼?」

「你撲倒我,還把我的嘴唇撞腫了。」

「什麼?!」

「而且你接吻的技術好爛,咬到我的舌頭好幾次,我可以開據傷單的。」

「什麼?!」

「所以,」他好整以暇的看著她的慌張,「所以,我要宣告主權,你得為我的終身負責。」

「你說什麼?!」拙於爭辯的玉寒,目瞪囗呆的看著這個奸詐的「弟弟」。

為什麼被強吻的她得負責加害人的終生?這是什麼世界啊?

都是那只該死的拖鞋!

一切都是拖鞋的錯……吧?

「你叫拖鞋負責可不可以?」她可憐兮兮的問。

「拖鞋又不會幫我生小鞋把。」睿明忍住笑,很堅決的搖頭,「是你的錯。誰叫你要撲倒我。」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啊?

誰來告訴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