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上好姊姊 之三(一)

睿明默默的運用關係瞭解了玉寒傷心的緣故,臉上平靜如常,心裡卻翻湧著想殺人的暴力。

算計他的玉寒?哼。

知道她在出版社受的委屈,更讓他火上加火。

只是大選將至,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情——

梁立委被刺。

這件事情驚動了政壇和整個台灣,因為梁立委的形象一向良好,同儕關係頗佳,加上他這票長袖善舞的幕僚……

就算全台灣的立法委員都被槍殺光了,也還輪不到他。

只有在場的睿明等人心知肚明,梁立委是被躲避槍擊的黑金議員連累上這才挨了致命的一槍。

這一槍,讓所有的幕僚心都涼了。大選的準備都已部署完畢,就在這個時候,梁立委性命垂危。

接受了黨內大老的緩頰後,決定不對媒體透露真相。

他們愁眉不展的回去商量對策,然而梁立委的妻子過世已久,孩子還在念高中,「代夫出征」、「代父出征」都不可能,兄弟間也沒有從政的意願……

這時,黨內大老卻來拜訪梁立委辦公處,授意要睿明代替梁立委三選。

他嚇了一大跳,「這萬萬不可。我才剛滿二十五歲,歷練還嚴重不足……」

「除了你,還有誰能善用梁立委的資源?」大老定定的看他,望著他無畏的眼神,很是滿意。

注意這個能幹的立委助理很久了,只是沒想到他的出道是這樣感傷的開端……

大老很快的拋開無謂的傷感說,「睿明,也是你該回報梁立委知遇的時候了。」

這擔子,太沉重。

「真琴姊,我選不上。」他試著說服梁立委的秘書,「我沒有顯赫的政治世家背景,只會讓梁立委的資源流失殆盡……你能不能說服黨內,再推派一個人來接收?我實在……」

「你選得上。」真琴推了推眼鐃,「你有領袖魅力。相信真琴姊這些年的識人眼光,不要讓梁立委走得不安心。」

之後,他考慮了一整天,才憂愁的到醫院探視。

陷入彌留的梁立委身上插滿管子,像是要敘說什麼的看著他。

「梁立委,你趕緊好起來。」他從來不想走到幕前,「大老居然要我代你參選。」

梁立委的眼睛出現了笑意,軟弱的手顫抖的抓住他,他難過的緊緊握住。

「都……拜託你了……」他微弱的發出氣音。

幾個小時過後,他含笑闔目而逝,享年四十九歲。

這個擔子,如此沉重。

梁立委的幕僚幾乎都留了下來,在哀戚的氣氛中,反而更有堅強的戰鬥意志。順理成章的,真琴成了他的秘書,而他的任務,就是當選立法委員。

爆炸而戲劇性的轉折經過了媒體的渲染,這個年輕而充滿魅力的繼承人,馬上成了媒體競相追逐的焦點,未當選已經先轟動。

他比以前加倍忙碌,雖然心疼玉寒被可惡的上司欺負,只能托出版社的大老闆照顧玉寒,等待大選結束以後,再慢慢處置甄瀾仁這無恥的色狼。

沒想到,在他忙碌的當囗,大老闆又出國參加書展,按捺不住的甄瀾仁竟在辦公室就對玉寒毛手毛腳,把她嚇得奪門而出。

還來不及控訴他的罪行,甄瀾仁已先下手為強,把她以「不適任」的理由,開除了。

「是你……你對我……你想欺負我才開除我的!」她氣得哭嚷。

「誰看到了?」甄瀾仁瞪大他的金魚眼,「被開除就想誣賴我?不知羞恥的女人!不檢討自己的工作能力,只會靠美色誘惑男人。我告訴你,年輕女孩子不要以為張開大腿就永保安康,男人是會膩的!」他提高聲量,整個辦公室懷疑輕蔑的眼神頓時全投過來,「工作不力就算跟大老闆上床,也保不住你的!」

她突然希望有阿敏毒辣的舌頭,可以反駁回去。但是純真的她,卻含著眼淚氣得發抖,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掙扎半天,她抽噎說道:「……你、你歪曲事情,你胡說八道!你……你……你會有報應的!」哭著跑了出去。

想到家裡只有她一個人,睿明又都忙到很晚……

她真的是孤獨的。

一囗氣買了五瓶伏特加,一面哭一面喝,這個時候就痛恨自己過人的酒量,怎麼喝都喝不醉。

醉了就可以倒頭就睡,但是她吐了三回,還是滿腔怨毒,睡也睡不著。

「睿明,你在哪裡?」喝醉了讓她渴望一點溫暖,她哭著打電話給他,到底只有這個親密的「弟弟」在身邊,誰也不可靠。

連爸媽都丟下她移民了。

「我在辦事處,還走不開,怎麼了?」聽她的語氣非比尋常,他也緊張起來。

「我去找你,你不要走唷!不要拋下我唷!」

跌跌撞撞的拎起錢包就出門,因為喝了酒感覺燥熱,她一件件的脫衣服,幸好載她的是個女計程車司機,可也看得為她捏了一把冷汗。

「小姐,別脫了……」看她醉得不像話,到了競選總部還不敢放她下來,「你到底要找誰?」

「讓我下車!」她杏眼圓睜,柳眉倒豎,「我要下車!」

「告訴我你要找誰,我去叫他來接你……」女司機好聲好氣的勸著,「小姐,你醉得走不動了,還是讓人來接吧。」

試著爬起來好幾次,又頹然的倒在座椅上,玉寒才不甘願的承認,自己是喝多了。「叫……叫睿明來接我……」

在競選總部忙碌的睿明正掛心玉寒,此時神色慌張的女司機進來就問:「哪位是睿明?他女朋友喝醉了,在我車上,快來接她吧……」

他霍然站起來,「……對不起,各位,我有點私事要處理……人「天也晚了,會就開到這裡吧。」

真琴瞭解的點點頭,「快去吧。」

睿明抱歉的致意,然後匆匆忙忙的跑出去,一看到計程車裡脫得只剩胸罩和裙子的玉寒,險些昏倒。

到底怎麼了?海量的玉寒竟喝得這麼醉?濃重的酒味簡直要嗆死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