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上好姊姊 之四(一)

忙碌的生活讓睿明不能乘勝追擊,不免有些遺憾。不過,那意外的一吻倒是打破他們固守己久的「姊弟」關係,現在他偶爾可以偷到一吻,雖然等玉寒清醒過來,免不了一陣拳打腳踢。

不過看她氣急敗壞的使盡全力,小小的粉拳恐怕連蒼蠅都打不死,覺得可愛又好笑。

喜歡她,很喜歡她。照顧她又被她照顧時的那種溫馨,常常讓他眷戀得不想離開家門。

不過,他的擔子這樣沉重……

每天剛清醒,所有的紛亂一湧而上,他總是闔了闔眼睛,在短短幾秒鐘內整理好頭緒,然後起床盥洗,一面背著演講稿,一面思索著錯綜複雜的人事關係。

玉寒失業以後,他曾建議她休息一陣子……

「就當作是長假好了。」

「我又不演日劇。」當時她失笑了起來。

時間多了,她就每天早起幫睿明做早飯,將真琴交代她的行程表一一提醒,他則一面吃著太陽蛋,一面享受她甜美的聲音認真的朗誦每日行程。

這樣,他才覺得這些無聊並且虛偽的應酬,還有點參與的價值。

「等一下你要去競選總部嗎?」他問著正在幫他調整領帶的玉寒。

「我買完菜再過去。」雖然是那樣狼狽而不名譽的離職,但是脫離辦公室的伽鎖後,她發現自己快樂許多……

睿明的大選她幫不了什麼忙,但是煮煮飯、幫忙打理內務、接接電話,看著每張滿足吃飯的笑顏,她有無比的成就感。

「你自己要小心唷,今天你的飯局很多,有沒有帶解酒益?不要喝太多酒……」

「小姊姊,你好像我的小妻子。」齟她不注意,飛快的在她唇上一吻。

「你……」她臉上立刻掠過兩道嬌艷的紅霞,「快點出門啦!」

「我們什麼時候結婚?」他花了很大的力氣才克制自己,現在還早,晚上再來好好的吻她……畢竟他還有責任在。

「我沒有答應!」她氣急敗壞的囔著。

「要不然,你要怎麼對我負責?」含笑看著她嬌愍的模樣,他問。

「你你你……我我我……你要遲到了啦!趕緊滾出門!」用力的把他推出門外,「什麼都帶了嗎?有沒有帶手帕?你的演講稿呢?公事包?嗯……早晚天氣涼,喏,外套……」

回頭看她遠達的站在門囗,他的心裡覺得很踏實。

這個憨憨的小姊姊啊……說什麼都不願意交給別人。

和她在一起,是多麼靜謐的幸福。

他眷戀山谷靜靜開放的百合,從來不愛俗艷多刺的玫瑰。眼前的這位,就是玫瑰的代表。

傲慢、充滿盛氣凌人的香氣,穿著最昂貴的套裝,犀利的言談和才華,美麗的外貌與顯赫的政治世家背景,讓她像是驕傲的女王一樣。

這位美麗年輕的女議員,跟他同黨,幾乎是鐵定當選的。

他不是不懂女王的暗示,只是……他對這樣的女性,敬而遠之。

或者說,除了玉寒以外的任何女性,他都保持著有禮而疏遠的距離。並不怕緋聞的風暴,若是和玉寒有關的話,他是無所謂的。但是,他不想扣玉寒以外的女性有什麼牽扯。

這樣是對玉寒的一種背叛,他的愛情觀不容許。

「早,丹尼。」她描繪精緻的眼睛,在他身上意味深長的勾了一下。

別的男人大概會因此心跳加速,不過他不是別的男人。

「早,楊小姐。」他目不斜視的望著眼前的演講稿。

「叫我楊小姐?我們都是黨內的新生代上這樣不覺得太疏遠了嗎?」她盛氣凌人的眼光,逼得好不容易搶到睿明旁邊座位的女議員恨恨的離座,讓位給她。

「……都是一黨的,沒有什麼新生代、中生代。」他的微笑客氣而疏遠,「都是為黨為國奉獻心力,不該有什麼派系。」

「好有抱負的想法。」楊雨卿坐在他旁邊,指尖輕輕的撫著睿明的金筆,「是理想,還是天真呢?」

「是無知的天真吧。」他抽出另一隻筆,「畢竟我的歷練還不夠,只好堅持這種天真。」

這男人,防備得好嚴謹。楊雨卿注視著他讀稿的神情上看他精緻的五官和優雅的氣質。

企業家第二代,曾在華府受到參議員的重用,現在又是大老們所器重的新人……前途不可限量。

雨卿大學剛畢業就當選立法委員,成了國內最年輕貌美的政治家。只是政壇充滿了老頭和貌不驚人的世家子弟,總是找不到跟自己匹配的對象。

她畢竟是個女人,總是渴望有個臂彎可以休息,但是太尋常的臂彎,玩玩可以,要托付終身……

滾旁邊去吧。

鍾睿明就像是為她量身打造的夢中情人,她一定要得到。從小到大,她想要的從來沒有失手過。

「丹尼……」她刻意叫他的英文名字上迢樣顯得親密些,「叫我維多莉亞。」

「楊小姐,」他客氣的壓低聲音,「早餐會報開始很久了。」

她精緻的眉倒豎了起來/睿明卻只是專注的看著講台上的大老講廢話。

竟敢忽視我?

鍾睿明,忽視我的罪是很大的,你要終生跪在我腳邊乞憐……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