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上好姊姊(楔子)

「小明,你最喜歡誰?」「我最喜歡媽媽。」

「最愛的人呢?」

「我最愛小姊姊。」

第一次聽到時,媽媽很訝異。

這一年,鍾睿明五歲,美麗得像是降臨凡塵的天使。他們鍾家三代經商,一直都是殷實的生意人,父母、親戚相貌都普通,生下睿明的時候,全家驚歎不已。

若不是出生時勇敢的爸爸去陪產,真的會懷疑這孩子抱錯了。

【Google★廣告贊助】

才剛出生的睿明,雪白粉嫩,長長的睫毛輕輕顫抖著,還不等醫生動手,就微微的笑了。

而這一笑,慘白的產房瞬間充滿光亮柔和的氣氛。

篤信天主教的醫生連忙跪了下來,囗罩後面悶著聲音囔:「這是神跡啊!天使降臨凡塵了!」

這樣美麗的孩子漸漸長大,乖巧又聽話,是家人寵愛的驕傲。

鍾媽媽生下睿明的時候已經三十五歲了,是家族企業正蓬勃的時候,這個能幹的大媳婦,幾乎是做完月子就馬上投身到忙碌的辦公室。

對於照顧睿明,除了保母以外,隔壁的好友也幫了不少忙。而睿明囗中的小姊姊,就是好友的獨生女,還比睿明大四歲。

鍾媽媽心想,五歲的孩子懂得什麼叫「愛」呢?不過是日日相處,覺得特別親密罷了。她很快的拋諸腦後。

過了幾年,睿明出落得更清秀飄逸,漸漸有了少年的模樣,雖然是讓人幾乎要停止呼吸的清麗。爸爸常擔心他會被變態騷擾,早早就送他去學空手道。

雖然懂事聽話依舊,可母親的心裡總是懷念那個大老遠喊著「媽媽媽媽」的小睿明。

「小明長大了,都不說最喜歡媽媽了。」工作了一天癱在沙發上,即使兒子貼心的到客廳溫書陪她,鍾媽媽還是忍不住任性了一下。

剛上國中的他,笑起來有少年的早熟,「媽媽,我最喜歡你。」

「最愛誰呢?」

他低下頭微笑著,輕輕撫著書頁,「我最愛小姊姊。」雖然羞澀,還是大方的承認了。

鍾媽媽這才覺得問題有點嚴重。

小明才剛進入青春期……傾慕異性是正常的。小姊姊就住在隔壁,當然近水樓台……

看看才十四歲就要跟自己一樣高的兒子,她不安的去找好友商量。

瞭解之後,好友卻笑得前俯後仰,「小明終於對你說啦?他早跟我家玉寒說過了,要玉寒等他長大,千萬不要交其他男朋友。」

「玉寒怎麼說?」發現自己早熟懂事的兒子也有孩子氣的一面,她也忍不住笑
了。

「玉寒說……」好友笑得擦了半天眼淚,「『小鬼,誰理你?』不過佩真,你家小明是有志氣的,他說:『現在的確是小鬼,但我會長大到不是小鬼的年紀。』」

少年少女真是可愛,這世界因為有他們,才顯得有希望。

睿明高中的時候,鍾爸爸為了拓展事業,決定舉家搬到紐約去,愛家的他不允許發生家族分散的可能性,堅持不讓睿明獨自留在台灣等著考大學。

「孩子,」鍾爸爸雖然嚴厲忙碌,對睿明的關懷沒有少過一點點,「你的資質不該在台灣浪費。在美國的話,你早該上大學了,台灣讓你連跳兩級,就有人質疑你是特權分子,這是什麼道理?

「爸爸媽媽從來不限制你將來想做什麼,就算當藝術家、學者,鍾家難道養不起一個天才?我們真的不忍心看你的才能在台灣浪費了……拓展事業是真,但是有部分的理由也是為了你呀……」

酷好閱讀藝術的睿明沒有走上當初興趣所在的道路,卻為了父母的明智感佩終生。

但是還年少的他,愁眉多日,鍾媽媽什麼也不能做,只能摟摟他的肩膀。

「媽媽,」長大的他已經比母親高出一個頭,「我知道你和爸爸的苦心……只是我放不下……我放不下玉寒。她的功課不好,都靠小聰明死背,沒有我盯著她唸書……我怕她大一上就死當了。」

第一次,媽媽聽到睿明叫小姊姊……「玉寒」。

這孩子……從五歲到十五歲,心思居然純一至此?!

「那你現在還是最喜歡媽媽……最愛小姊姊嗎?」

他的臉淡淡的紅了起來,微微笑著,羞澀卻坦白的承認:「嗯,我最愛玉寒。」

真是不可思議……

時光並沒有淡化他對玉寒的想念,在美國,個性開朗的他很快有了一大群不同國籍的朋友,美國的少女美得驚人,像是盛開的玫瑰般芳香馥郁,熱情如火。

若是有個金髮的媳婦……鍾媽媽和鍾爸爸都有心理準備了。

但是睿明卻淡淡的,無視於性別的存在,相同的友善,也楣同的保持禮貌的距離。

「就算你的對象是外國人……你知道爸媽的,我們不是那種頑固的老頭子、老太婆,只要你喜歡……」

「我只愛玉寒……」睿明露出燦爛的笑容,「弱水三千,我認定那一瓢了。」又低頭去看他的莎士比亞全集。

這下子,鍾媽媽真的有點頭昏了。

她和丈夫都是實際的生意人,最大程度的情話就是:「好想你唷」、「親一個」二這兩句用了將近三十年,還是一樣好用又簡單。與其浪費時間談戀愛,不如拿來賺大錢。他們看報紙不看書,完完全全實踐生意人的根性。

三代從商,從袒父那代就沒人有過小老婆,風花雪月全無,可以說遺傳細胞裡頭沒有半點浪漫多情的細胞,人人長相普通,致力於家族和台灣經濟。

可這孩子……多情多才若此……

難道真是「歹竹出好筍」?

「真的不是醫院抱錯孩子給我們?」她問丈夫。

「你怎麼問這個?」丈夫皺起眉,「上哪兒找這麼好看的小孩替換?你發燒啦?生完你還抱了半天才昏睡過去,養了這麼多年,懷疑啥?」

她無力的垂下雙肩,「這樣我懂了……不是醫院抱錯,只是上帝送錯了……送了一個天才型的情聖給我們……」

她真不知道該哭好,還是該笑好啊……

—-
啾仔小爆料:文情時代的蝴蝶每天都在瘋狂吐槽自己的主角,真是難為她了 XD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