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葉之章 之一(十二)

為了順利進城,我們讓麥克達頓的武裝商隊也一起進城,當然這有相當程度的風險。但比起我們和麥克達頓單獨進城,風險低一點。

但也只低一點點。

我們進城之後,才是困難的開始。

可能是清晨的關係,克麥隆城和任何繁華的小都市沒什麼兩樣,小販大聲叫賣,兒童喧譁的穿階過巷,在蜿蜒山壁挖出來的道路和洞屋間穿梭。

未到之前,我以為是一大片山壁,然後一層層挖上去,沒想到我錯了。整體來講,克麥隆城是一大片石林所構成,光禿禿而巨大如小山的石筍林立,人們將之挖出住宅、懸著繩梯或雕出石梯。石筍之間還有輕便的步道往來,我可不敢在上面跑。

【Google★廣告贊助】

市集在石板路上,我看到有載貨用的升降梯和載人的。我猜測運用了滑輪,動能還不清楚,但真的很驚人,非常驚人。

市集交易熱絡,但沒預料中的偷搶。我看到一個帶著巨刀的疤臉大漢對一個賣餅的小販咆哮,那瘦弱的小販的聲音比他還大,用力挺著背力爭,其他小販也聲援。

大漢最後摸摸鼻子走了,因為有幾個明顯不是小販的人出來干涉。

如果整個城都在偷搶拐騙,就無法存在下去。即使是狠角色的黑社會份子,也需要平民支撐他們的生活。他們要要吃要喝要女人,光靠搶劫無法長期而舒適的供應。這個自由都市號稱沒有奴隸,吸引許多奴隸跋涉過最致命的沙漠來投誠,成為城市的需求人力。

未必公平,未必有台面上的法律和公正。但罪惡城市還是得靠廣大平民的勞動來支撐,刀槍劍戟不會自動自發的長出房屋、也不能烹飪和提水,最重要的是…刀槍劍戟沒辦法提供性需求。

所以存在某種暴力的秩序,這個城市才能維持下去。

雖然麥克達頓領頭,但進城沒多久,我就發現漸漸有群人在跟著我們,小販也聰明的讓開路不和我們接觸。

武裝商隊果然有他們的人…消息傳遞得真是快速確實。

但沒有人攔我們,麥克達頓滿臉是汗,但不是該死的沙漠氣候之故。他領著我們,直到一個美麗的巨大石筍建築。

哈。真沒想到,在罪惡之城中,會看到這樣美麗雄偉的教堂。鏤刻精美繁複,這大約是上百年的苦心,和無數人力的成果。形狀奇妙,是個簇生水晶狀的巨大石筍。

拱門是黃金和白銀交織打造的,富麗堂皇,薄紗和織花漂蕩,顯得聖潔而喜氣洋洋。

但沒幾個人是開心的,每個人都神情凝重緊張,自以為掩飾得很好。但這種喪禮似的凝重氣氛…這場武裝政變能成功,我就把所有古帝國典籍通通吃下去。

跟蹤我們的人群和教堂裡的人圍攏,我們三個很窘的被包圍了。

「麥克達頓。」一個穿著寬大長袍的年輕人傲然的說,「你帶著恩利斯的走狗來作什麼。」

這麼熱的天氣,穿著羊皮袍子?我要沒看錯的話,這是雅爾奎特見習生的禮服。當然我知道我不會看錯。但每年畢業的見習生成千上萬,我哪記得他的臉孔。但他顯然很以此為傲,大喜之日也穿了出來,表示他非同凡響,是讀過書的人。

刀頭舔血的老爸,和漸漸弱化的後代。人類進化的必然性。

在兩位男士說話之前,我舉手示意,「麥克達頓先生,艾爾羅總督。你們不介意我代表發言吧?畢竟我是中立協商單位。」

麥克達頓害怕的看我一眼,沒命的點頭。艾爾羅總督風度翩翩的伸手,做了個「請」的動作。但他的手可隨時準備著抽劍。

當初他提議不帶任何部屬,我會同意是因為,不管天時地利人和,我們一樣也沒有。今天兵力相等,說不定示威有用,但這樣絕對弱勢中,多個一百個護衛,只是多一百個意外而已。

現在我希望他保持這樣的睿智,不要成為意外。

清了清嗓子,我舉起右手表示和平,並且展示代表院士的臂環,「向您致意,少主。我是院士葛葉,由恩利斯王國委託雅爾奎特學院代表協商。我們來此並無敵意,只是解釋若干程序上的誤會,並且前來協助你們和公主。」

我指著總督,「這位是恩利斯王國執法署總督艾爾羅.凡森爵士。他來並非代表恩利斯,而是恩利斯派遣給我的護衛,並且表達恩利斯方對婚禮的重視。」

那個年輕人遲疑了一下,好極了。他以身為雅爾奎特學院的一份子為榮,多多少少要賣我一點面子。

「雅爾奎特學院是中立而超然的學術中心,」他揚高聲音,「雖然我跟學院關係匪淺,也不能因此徇私。」

我真的很討厭打官腔,超無聊的。但他要打官腔我就得陪著打。事實上,連學者都沒混上去的見習生也好意思說關係匪淺?他好意思說我不好意思聽。

「我們的要求只是見公主一面,確定她安然無恙,並且祝福她。」我耐心的繼續說屁話,「當然,我知道克麥隆有自己獨特的規則,我完全尊重。」但他們的規則是啥?我轉眼看著年輕人身後幾個大漢蠢蠢欲動,躍躍欲試。

拳頭出真理?

但我不可能讓少主和艾爾羅總督交手…我是想和平解決這個事件,不是來揚威立萬,讓克麥隆的城南少主惱羞成怒的。

「基本上,既然我代表學院,應該是由我邀請少主切磋…」底下一片嘩然、竊竊私語,麥克達頓的眼珠子都快掉出眼眶了。但艾爾羅總督眼觀鼻、鼻觀心,我的心安定了些,「但學院制度,學院內諸人不准鬥毆。可否請艾爾羅總督與少主得力高手交手,驗證我等有無資格晉見公主?」

年輕人的眼睛都快冒出火花,興奮莫名,「正有此意,葛葉院士,正有此意。」充滿得意的睇了艾爾羅總督一眼。

他的反應很有趣。

「這是跟公主有接觸的人嗎?」我細聲問總督。

「是。他有個合法身分掩護,在首都有幾家古董行,名叫羅傑。」總督盯著他的對手,少主派出來的人一身黑衣,削瘦,面無表情。眼珠的顏色很淡,淺淺的琥珀色,沒有一絲感情。可能是職業殺手。

「你跟他有接觸過?」我陪著他走上前,繼續問。

「沒有。」他按著劍,「我不做打草驚蛇的事情,今天還是我第一次和他面對面。」

既然是陌生人,哪來那麼大的恨意?…哇喔。人類最古老的謀殺動機之一是忌妒。

在歡聲雷動和嘶吼中,我上前親吻總督的戒指,聲浪稍微低一點的時候,我清晰的說,「總督大人,切磋而已,請手下留情。」

他露出一絲興味的神情,很是讚許。「我盡量,葛葉院士。」並且親吻我的手指。

我想這小小的激怒他們了一下,因為大罵聲和吵雜震耳欲聾。但我想和平解決,就不能被這些幫派份子看輕,要拿出從容不迫的態度。

雖然我嚇得很想發抖。我知道我們的性命都如風中危燭。這所有的計畫都非常粗率、資訊嚴重不足,完全靠運氣而行。但時間不夠我們慢慢沙盤推演了。

但我連一點點怯意都不能表現出來。想戰勝恐懼最好的方法,不是不去想死亡如此接近,而是要專注在所有細節上,無暇去想。

我昂著首,看著艾爾羅總督拔出劍,陽光的反射,如此刺眼。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