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葉之章 之三(一)

之三 據說是神諭的「預言」

自從艾爾羅總督在我的研究室過夜兼沐浴(他在屏風後面,我什麼都沒看到。= =)被我的豬朋狗友撞見之後,謠言真如野火燎原。

不說校報熱鬧好幾個月,我那幫豬朋狗友興奮莫名,可惜從我嘴裡挖不出任何真相--因為事實上沒有什麼真相--他們自己編劇編得很樂,卻又沒膽子直接去問艾爾羅總督。

好在每年十一月的「淨禱」開始了,轉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我才落得耳根清靜。

信奉真理教的國家,會計年度都在十月份。十月底要把所有的數據資料獻給上神…或說交給真理教會,這樣來年元旦才有準確的預言。

十一月一日,院長會親自挑選二十名院士,一百名琅琊,入闈淨禱。這兩個月內,這一百二十名學者只能居在在內闈,沐浴薰香,祈求「上神的神諭」。

當然,這些都是狗屁。

真正的真相是,除了我屬於社會分院,其他都是數理分院的院士,當中半打是最不靠譜但也最天才(又白癡)的,我的那群豬朋狗友。

他們有的是天文院士,專司審核各地天氣觀測,有的是機械組的,專門負責各種複雜的計算工具(有的比房子還大),當然也少不了數學院士或植物學院士。

這半打人際關係等於是智障加白爛的天才兒童,之所以院長會要我負責照顧,不至於被依文先生釘死在大門口,就是因為他們是「淨禱」不可或缺的人才。

這兩個月,對我們來說,非常水深火熱。一百名專司記憶各領域的琅琊,緊繃精神提出各式各樣的瑣碎數據,由統計小組細算出結果和數字,繪製成圖表,由我閱讀這些圖表,然後做出解釋,然後尋求釋疑小組的解決方案,再由院長交叉審核,對可疑的漏洞提出問題和討論。

以前閱讀圖表的初審,是院長的工作,我負責交叉審核。但這幾年院長年紀大了,漸漸力不從心,於是初審的工作落到我身上。

去年還只有三個國家,今年暴增為五個。而我們的人員無法再增加,工作壓力更大。

但我不敢抱怨。

我和那群豬朋狗友可以安然的生活在學院內,學院自由的學術風氣還可以維持,完全是因為極度正確的「預言」。

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神諭,也沒有什麼神祕。雅爾奎特學院千年來都在做類似的工作,累積的統計數據非常驚人。但自從這任的院長接任之後,準確率高達百分之八十…那是因為他是個非常厲害的歷史學家,雖然並非北地巫師,但他的確靠著智慧和苦學,準確的「閱讀」和「預測」。

他是個意志堅強的學者,但和教會的抗衡與政治運作,嚴重耗損了他的健康,甚至比歲月的損失還劇烈。坦白說,我厭惡這種偽造,但是院長將我從馬雅學院的手底接過來,是他庇護我這個驕傲自大的傢伙,這份工作,是我欠他的。

我不能達到他的期望--成為下任院長,但我答應他,他只要找到任何繼任者,我會全力輔佐下任院長,在我死之前都會主持淨禱…

其實這一切,都只是龐大的統計學而已。

每年我都以為來不及完成,但我們總是可以在除夕那天完工。等我們將五六冊沈重的「預言書」交給駐院大主教後,幾乎沒有站得起來的人。

我勉強將幾乎成了一灘爛泥的院長扶回房間,囑咐他的從人好好照顧時,僕役慌張的走進來,低聲跟院長請示,說艾爾羅總督親自來邀請葛葉院士參加元旦神諭。

「幫我謝絕吧。」我現在疲倦得只想倒地不起。

「孩子,去吧。」院長氣如遊絲的說,「他是個不錯的結婚對象。」

我苦笑。「…院長,我不會嫁給任何人。我還記得我的承諾。」

「那不衝突。」他疲憊的閉上眼睛,「去吧,葛葉。就算不是為了婚姻,妳也該結識一些有力的朋友。」靜默了片刻,「我不可能一直活著。威爾他們…只能靠妳周全。」

我沒說什麼,只是點點頭。寒冷而僵硬的走出去,艾爾羅在中庭等我,看他兩肩覆雪,應該是等了一段時間。

「跑來做什麼?」我已經沒有力氣講究禮貌,「艾景森不是比較溫暖?」

他扶住我,低頭看我踏在雪地的光腳,「…妳的腳都凍青了。」

「我早就習慣了。」我閉上眼睛,累得可以躺在雪地睡覺。

他把我抱上馬鞍,接著翻身上馬。「得罪了。」艾爾羅輕聲道歉,用披風將我倆包在一起,「我接妳去住幾天。妳勞心兩個月,需要休養。」

「你的線人很盡責啊。」我輕笑,把臉埋在他的胸膛,避開風雪,「但我真的不是你的責任。」

「葛葉院士,妳是我寶貴的朋友。」他輕聲,策馬狂奔。

路途上我都在打瞌睡,事實上也沒去想男女之別。我知道我們彼此欣賞,也是少有說得上話的人。就像我願意照顧他,他也願意照顧我,畢竟這樣的朋友非常稀少,死一個少一個,是非常巨大的損失。

我在學院是不受歡迎的人物,院長不只一次惋惜過,若我是男性,待遇將完全相反。每年淨禱之後,和我友善的人幾乎都躺下了,從人對我的照料更是疏忽,有年淨禱後我得了感冒,最後演變成肺炎--我躺了三天才有人注意到我已經快死了。

我猜艾爾羅的線人跟他提過,他才會憂心忡忡的跑來。

隆冬的艾景森很漂亮。

冰雕玉琢的弘美城池,深寶藍的天空孤星彎月。他把我安排在三樓的塔頂,一個小巧通風的房間,而且親自把我背上去。

「艾爾羅,」我半睡半醒的說,「我若死了,你一定會覺得無聊得要命,吭?」

「對,所以妳活長點,葛葉院士。」他放我下來,拂去我頭上的雪。

後來我就昏睡過去了。第一回我覺得當個有錢人真好,只管睡覺就是了,他那些漂亮溫柔的侍女就會輕手輕腳的把一切都處理得好好的。

她們真是厲害得緊,一點都沒驚動我,就幫我換上睡衣,甚至還擦過澡。我連吃飯都不用起床,她們乾脆把食物送到床上來。

但我太疲乏了。只能隨便喝幾口湯,就又躺下繼續睡。即使我渴醒,一身軍裝的艾爾羅親自服侍我喝水,我也只能無力的對他笑一笑,閉上眼睛,又沈到黑暗舒適的夢鄉。

地獄似的兩個月,我每天睡不到三個鐘頭。對我而言,總督府其實不用太豪華…只要讓我睡覺,那就是天堂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