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葉之章 之三(二)

我一直睡到覺得會長褥瘡才無精打采的擁被而起。據說我昏睡了兩天,真是太好了。

艾爾羅穿著典禮軍服,含笑著把一堆禮服送了過來。

「…我是雅爾奎特的院士。」我想也不想就推開,「我若要出席春祭,頂多也是十二重綢服。」

或許我會挑顏色鮮豔一些的綢服,但誰也別想我會穿那些前露胸後露背,完全衣不蔽體的所謂華裳。更不要想我會乖乖的讓人在臉上抹任何亂七八糟的顏料,或手鐐腳銬的掛首飾。

我是凍原兒女,更是北地巫師。不能做這種有損體面的事情。

「我是希望妳打扮打扮,不是要拉妳去殺頭。」艾爾羅很無奈。

「那我不去就好了吧?」這點我很堅持,「春祭重要的是心意,我心意到就好了。」睨了那堆禮服一眼,「再說抓隻猴子洗澡打扮就可以成天仙?想太多。」

艾爾羅啞口片刻,「葛葉院士,妳是全慕大陸最機智風趣的女士。我只是希望讓妳的智慧增色幾分…」

跟他有什麼好客氣的?「艾爾羅,你官腔打得挺好的,訓練有素啊。」

他噗嗤笑了出來,撐出來的禮貌優雅崩潰得乾乾淨淨,「妳戳得倒乾脆,多少也留點面子。」

「又不是別人,需要什麼面子?」我伸了伸懶腰,瞥了他一眼,「我也實說了。你挑個優雅的女伴去參加倒好,跟我去只是敗了面子…都當了執法署總監,你還屬軍部?」

「有什麼敗不敗面子的?我跟了別人去,那才是沒完沒了的流言和麻煩。」他漫應著,往我床邊一坐,微微蹙眉,「是,我還屬軍部。陛下說什麼也不讓我脫籍。」

我沒接話,也跟著皺眉。看起來不妙。恩利斯王擺明了不讓艾爾羅溜。現在他沒動靜,是因為執法署還離不開艾爾羅,順便將他隱芒藏在國內,避開妒恨和政治的壓軋。

讓王者這樣用心對待,情形就非常非常的不妙。

如果艾爾羅忠於君主,那還就罷了。但艾爾羅根本不相信王室…他忠貞的對象是恩利斯王國。

「我想你也知道自己的處境。」我嘆氣了。

「妳有什麼法子沒有?」他轉頭問我。

我仔細想了想,通盤解析一番。資料雖然稀少,但就恩利斯王和艾爾羅的側寫來說…「無解。你還是會被逼上戰場的。」

他呆了一會兒,眉毛可怕的聳了起來。

「聽我說,」我斟字酌句,「該上戰場就上吧。但你跟恩利斯王爭取,不直接面敵,做你本行就好。沒打仗看不出來,但一打就會有軍紀問題。你建立個軍紀制度…制度一建立起來,沒多久恩利斯王就會讓你回來了。」

跟艾爾羅說話就是這樣舒服。我說得藏頭不露尾,他卻一點就透,揉著鼻子,「妳怎麼…?」

「執法署人治味道還很重。」我聳肩,「前後夾攻,饒是恩利斯王聰明智慧,也分身乏術不是?」

恩利斯的社會發展不太平衡。經濟實力最強,畢竟丞相原本是大商賈。執法制度次之,艾爾羅還有很重的軍人氣質,雷厲風行,絲毫不講情面。軍事是恩利斯王抓在手底,也算有聲有色。

但內政就不怎麼樣,都是一群因循苟且的腐吏,太平治事,扭捏酸文還沒事,真推到亂世,沒幾個擔當得下來,渾水摸魚發戰爭財蠢蠢欲動的倒不少。若少了艾爾羅這隻笑面虎,靠丞相一人絕對後頭就亂起來。

畢竟建立到現在的執法制度還有許多漏洞,得靠艾爾羅跟那些貴族高官周旋才保得住執法制度的尊嚴。所以我才說人治味道依舊很重。

艾爾羅低了頭,「葛葉,妳也別來當我部屬了。乾脆我保薦妳來當朝官…」

趕緊打斷他,我沒好氣的說,「我還不想死。」

開玩笑,在雅爾奎特學院那樣單純的環境,我都差點被刺殺了,何況是複雜百萬倍的朝廷?我好端端的日子不過,自找死路?

他笑了起來,藍眼睛清澈溫和,「葛葉,葛葉。所謂士為知己者死…」

「那可不包括雅爾奎特的女院士。」我頂了回去。

他更大笑起來,「也罷。也沒必要替君王籌劃這許多…他都要將國家推入火坑了。」

「艾爾羅!」我吼了起來,「別胡說,更別帶累我!」

他悶悶的嘆氣,眼神微微的挪向他身後恭敬的諸僕婢女。

我怎不知道他的意圖?但恩利斯王才不會因為他說幾句大逆不道的話,就肯放手了,更不會因為這樣迂迴婉轉的勸諫有什麼改變。

但哪能管顧那麼多?我只是個院士。

「艾爾羅,」我放緩了聲音,「宮廷春祭是今晚麼?」試圖轉移他的注意力。

「嗯。」他無精打采的回了一聲。

「我同你去。」不想太拂他的好意,「你也知道我是北地巫師,擦脂抹粉不成體統。你將衣物留下,我挑著穿戴,如何?」

他倒是高興了一些,「今晚我可神氣了,北地巫師是我的女伴呢。」

我乾笑兩聲,恐怕他晚上來接我時,會想把我的頭擰下來。不過那也是晚上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