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葉之章 之四(一)

之四 據說屬於教會的雅爾奎特

還沒歇過春祭不禁之夜的渾身酸痛,雅爾奎特學院已經差人來接了。

這可是從來沒有的事情。讓我更驚愕的是,來的居然是戰爭系院的院士。

我跟戰爭系院的人不太熟…應該說雅爾奎特學院沒人跟他們熟。他們系院佔據學院一隅,有自己的駐地和營區,防備森嚴。學院都知道這些人神神祕祕的,知情點的更知道是學院的一起隱密私兵。沒事自然不會去打擾他們,何況這些人低調到快鑽進土裡去了。

我是比別人多知道一丁點,但也更驚心。

【Google★廣告贊助】

來的院士叫做密思,我和他還算有些交情。他對古帝國的戰史很有興趣,私下跟我借過。我對認真做學問的人一直很佩服,還先擱下手底糾纏的禮儀史先幫他整理翻譯古帝國幾個精彩戰役述記。

他看完了以後,不嫌我是聲名狼藉的女人,也不懂戰爭,跟我在雪地堆雪壘石,半講學半論議的和我討論戰術,雖然那次蹲了太久的雪地讓我重感冒一場,說起來受益良多。

但戰爭系院從來不離靜雪山脈,院長甚至對他們從未聞問,現在為什麼會如臨大敵的千里迢迢來接我?

艾爾羅不知道這些關節,但看到這些人,全身一凜,「…雅爾奎特學院出大事了。」

我聽了心底更沈,「我得馬上回去。」

他不說話,卻立刻撥了兩百麾下私兵,沒把人馬給我,卻鄭重的拖付給密思院士。

密思院士似笑非笑的瞧了艾爾羅一眼,「調動兵馬,似乎該跟貴家君主說上一聲。」

「我也是一方領主,麾下私兵遠送嬌客,用不著驚動君主。」艾爾羅淡淡的說,拱了拱手,「葛葉院士乃吾生平唯一至交,奈何公務煩冗,不得親送,還請密思院士多費心思。」

「艾爾羅,別打官腔了。」我急得要跳腳,「有事我送信給你。」

密思院士笑出聲音,揉了揉鼻子,「葛葉院士不讓鬚眉,我們讓笑話了。艾爾羅總督,事畢後來學院作客,也別只探葛葉院士,密思掃徑以待。」

他扶我上馬車,就喝道起行。

我掀開竹簾,朝艾爾羅點點頭,他揮了揮手,眉毛揪得死緊。

「果要辦嫁妝了麼?」密思院士打趣。

看他還能說笑,情形可能還不太糟糕。但他接下來的話卻讓我的心沈到底。

「但若是恩利斯主謀,怕是雅爾奎特結不起這親家。」他神情一黯,語氣中有惋惜之意。

結不結親家誰管他,只是主謀什麼?

「院長要你來找我?」我沒先問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先知道到底是誰急招我回去。

「是。」他簡潔的回答,「數理分院有八名院士失蹤。」

我的臉孔刷得慘白。以前就有院士失蹤,但五六年少一個就很誇張了,畢竟院士數量很少,隨便擱一個出去都是大家,流落出來的器械往往可以左右戰爭優劣。

但之前做這些綁票案都是偷偷摸摸的,畢竟這是真理教會的地盤,又是慕大陸學術最高中心。之前發生的那些「意外」,通常是真理教會默許的,事後譴責和賠償少不了,就算是面子也要給足雅爾奎特學院。

神諭剛完成,春祭還沒結束,就有人趁虛而入,而且數量還如此龐大。

要知道院士總共也才五十六個!數理學院佔了二十七個而已!

「真理教會的駐守軍隊呢?」我忙著問。

「撤了。」密思的臉一片陰霾,他低聲,「宣讀神諭的第二天就撤光了,聽起來是鬧分裂。」

我不怒反笑。這根本就不意外。真理教會信徒日廣,有些地方主教和君主平起平坐,聽說還有兼當國師丞相的。教廷一直沒有出什麼掌控全局的人才,只懂身裹綢羅、飽腹珍饈,錦被裡的美人,就先不要去提--只知道勒索著學院出神諭,自以為神使了,哪會去想其他。

教會也是一種社會組織。發展得太快,卻沒有相制衡的法律,弊端叢生,上面的盲聾啞,下面的又飽浸權欲,早該裂了,只是不該這個時候裂。

「給教會送信了麼?」我問。

「第一時間就送了。」密思隱怒,「教會空泛的責備綁架的必遭天譴,可一個人也沒派來…連駐院主教都跑了。」

我點點頭,沒繼續問。思忖著可能的理由和原因。

「總督這兩百私兵怎麼辦?」密思也不多言,直接跟我商量。

「艾爾羅沒其他意思。」我隨口答道,「雅爾奎特學院畢竟是在恩利斯境內,適用恩利斯法律。人丟了是大事,照著他們法律辦就是了。若有不聽辦的,交給他們私兵羈押,送下山去…」越想越氣,我冷哼一聲,「若拒捕死了,屍體也送去審理便是。」

密思眼睛一亮,隱隱有笑意。「我看,妳乾脆嫁過去算了。」

我瞪了他一眼,低頭繼續思考。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