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葉之章 之四(二)

馬車顛頗了半天光景,才進入山區,等回到學院,已經黃昏了。

院長的從人滿臉焦急的要我快去,我心底更慌了。院長在外對我都不冷不淡,現在卻一反常態,馬車直驅到院前,還讓從人這樣趕忙來請…

拉起衣擺,我竭盡全力的跑了進去,等我衝進院長寢室,心更是乾脆的沈到底。

神諭之後也六七天了,但院長的神色更差,一點都沒有歇回來,恐怕已經成疾。他年紀已經大了,半生心血耗盡,再致個疾病,可真的不得了。

「葛葉?」他睜開眼睛,輕輕喚著。

我趕緊驅前伏在他的床前,眼淚幾乎忍不住。「院長,我回來了。」

他輕嘆一聲,要眾人先出去。他勻了勻呼吸,輕輕笑著,「妳這毒草,真不該留在院裡。但沒妳這毒草,怕雅爾奎特就傾覆在即了。」

我聽得頭皮發麻,「院長,你這麼講就不對了。雅爾奎特已經千載,若傾覆也是天命,一個人也起不了什麼作用。」

「但也還不到傾覆的時候。」他淡淡的說,「罌粟,我要討還人情了。」

早就知道有這天,但我實在不想跟人攪和。只是我也答應過,會輔佐下任院長。我這個人,不適合當頭。雖然我真的多嘴,忍不住就會譏諷,不然也不會化名「罌粟」在校報發論文。

但我又懶又驕傲,跟笨蛋講話非常不耐煩。人際關係搞好有什麼難的?但我就是懶得去做。我最喜歡的就是沒有人想到我,讓我自自在在的讀書、整理翻譯那些典籍,偶爾有個說得上話的人…比方艾爾羅,雪夜暢談,那就別無所求。

輕嘆一聲,「如您所願,院長。但我先說一件大事。」我將恩利思君王春祭所言詳細告知,順便把我推測的事情稟明。

院長精神像是好了些,細細思考。「恐怕也不是只有妳知道…不然也不會丟了八個院士。」

我沈重的點點頭,「我想也是。比較警覺的國家大約都得了風聲…真理教會會在這時候抽去駐軍,恐怕也是得了什麼好處。院長…軍事系院不能再藏著了。」

「哪裡還能藏?」院長苦笑,「但系院上下才一百五十六名,連三名院士都算進去了。咱們學院比個城還大,一百五十六名可謂杯水車薪。我才要跟妳說,妳那些寶貝別藏著了,有什麼活兒都使出來吧。」

我的臉一陣抽搐。我就知道當初院長把那些麻煩傢伙塞給我,絕對不只是神諭。現在果然讓這老狐狸當作奇兵使了。我這人最厭與人來往,結果讓他們這樣糾纏,不是朋友都成朋友了,我也不能不管不顧。

「…演習仲夏祭,不成麼?」我小心翼翼的問。

「不行。」院長一口回絕,「那是學院最後殺著,不能這時候曝光。」

「那些傢伙很不靠譜…」我爭論。

「但我倒很有信心…或者說,我對罌粟很有信心。」院長笑了起來,又咳了好幾聲。

聽他咳嗽,我反而寬心了。院長熬到接近油盡燈枯,又竭盡心力的謀策,一口鬱氣悶著,才會致疾。咳得出來就轉為外病,這才是能下藥的。

「好吧,我知道了。」我站了起來,「總之,今後想從學院綁走任何人,哪怕是個洗衣服的,我都非讓他脫層皮不可。」

***

霍格院士被綁架的時候,雖然是我做的圈套,但還是差點措手不及。

他只來得及打出警訊,影像在我們面前一晃,隨即被撲滅。我心底一凜,綁架他的人不但輕車熟路,恐怕還有修士或法師在內。

這群豬朋狗友慌得亂竄,我大喝一聲,「慌個屁!竊聽蟲還在不是?回報方位!」

他們這才寧定了點,顫顫的報著,「東北方一千八十九公尺…不,一千九十…呃,他們在移動,這怎麼報?」

我現在只想把他們直接扔下塔。

「哪個城門啊?報附近的路況!」我尖叫起來。

「北門!」威爾大喊。

已經來不及傳信號了,我拿起號角,極盡所能的破空三響。雖然說不能提前演習仲夏祭,但現在誰管他呀?真讓霍格被抓走了,真的是雞飛蛋打,全完了!

這三響是學院最高警報,意思就是「敵襲」!

靜雪山脈遼闊,縱橫三千里。之前這兒住的原住民哪有可能扯嗓子喊,但居住得非常遙遠,都靠號角鼓響來傳訊。這套傳訊被雅爾奎特修道院的修士修女們學了,經過一千多年的發揚光大,早就成了一套複雜的「語言」。

只有每年仲夏祭會使用,但全學院的通科就包括這套奇怪的語言。

可惜我一直很懶,只有仲夏祭前一兩個月才會臨時抱佛腳的練習,經年荒廢,吹這麼三聲我就覺得全身冒汗,嗓子眼不斷的發疼。

但現在可不是顧疼的時候,我又連催三聲,城牆上的鼓樓燈火大亮,催鼓回詢。心下安慰,但也暗暗叫苦。我就不該那麼懶,現在得提著命上了。

威爾一面報方位,我一面用號角傳訊,鼓樓得了我的信號又連催戰鼓傳出去。一陣驚亂後,城牆上的鼓樓幾乎都亮起火光,整齊的鼓聲宛如一響,隨著我的號角傳得起碼也有百里。

在號角初響時,在東南隅的戰爭系院突出數十騎,原本在城內巡邏的諸學員,一起匯集,像是一道漆黑的暗流奔騰的衝往北門,夾雜著艾爾羅家的兩百紅衣騎兵,隨著鼓聲傳訊穩穩追去。

威爾他們注視著一面打磨如鏡的水晶,上頭繪製著學院內外百里地圖,緊張的看著上面閃爍的紅點,不停口的報著方位。

最後紅點原地打轉,我也停下號角。現在覺得喉嚨像是被火燒過,一口氣燒進肺裡。忙著喝水,一面焦急的看紅點。

真是煎熬,只知道挾持霍格的那夥人被攔截了,竊聽蟲能顯方位和聲音,只聽得亂叫,誰知道出了什麼事情。

好一會兒才看到紅點轉綠,霍格興奮的聲音傳來,「成功了成功了!抓到人了,哈哈哈~」

一口氣鬆下來,我卻有點想哭。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