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葉之章 之一(四)

事實上我是趴在旅館的大浴池裡看完所有報告的。因此報告上充滿水印,但別想我會歉疚。

克麥隆城位於恩利斯、永冬、西疆三大王國中間。事實上,這三國中間的是龐大的死寂沙漠。東西距離千里,南北約八百。土地荒瘠,大部分是砂礫地和光禿禿的山脈,只有邊緣地帶還有些矮小灌木叢足以牧羊,綠洲和深水井只有七個。

克麥隆城就位於死寂沙漠的中央,是不法之徒最後的棲身地。但克麥隆城所在的深水井已經幾乎要枯竭了,這個城市卻依舊靠走私、勒索過往商旅(我猜想還有當嚮導,但官方文字不會提及),私賣軍火、奴隸和珠寶繼續存在。

【Google★廣告贊助】

但這個城市沒有警察,當然不會有法官,甚至沒有台面上的領袖。連什麼議會、長老之類的,完全沒有。這個從沙漠山脈挖出來的山城,像是一盤散沙似的,卻沒有任何一國征服。

一來是路途遙遠,沙漠不利行軍。二來是三國都主張自己擁有包含克麥隆在內的死寂沙漠擁有權,哪國試圖用兵都會引起外交紛爭。

這份厚重卻沒什麼用的報告,據說每個字都是鮮血堆出來的。我看了看傷亡報告,傷者是一個都沒有,但死亡的探子已經超過兩打。

我有點明白為什麼要跟學院求救了。他們其實是希望我們做個「側寫」,用最小的傷亡數去了解這個具有武力,位置又有外交高度敏感的不法地帶。

棘手,太棘手了。

我拿起公主失蹤的報告,不禁緊緊皺眉。你相信嗎?貴為君主皇姊的塔妮亞公主被綁架,居然只有兩張紙。

情形很緊急,大家都知道。但這份偵查報告真的粗陋到惡劣的地步,用一堆華美又無謂的詞藻包裝「公主不知道為什麼不見了」這幾個字。

輕輕的腳步聲停在大浴池的簾幕外,「好些了嗎?葛葉院士?」

「我穿著衣服,請進,艾爾羅總督。」我沒好氣的說,「我有幾個問題想請教。」

他掀開簾幕,走了進來。看到我坐在池畔,單衣裙擺浸飽了水,微微的挑起眉。當然這很不淑女,但我已經洗過澡了,現在只是降溫。

不給他批評的機會,我單刀直入的說,「這根本是小學生作文,不是偵查報告。」

「…今天早上才由皇宮親衛隊轉到我手上。」他微偏著頭說。

「你看過現場了?」我問,「有沒有什麼蛛絲馬跡?」

「早就打掃乾淨了。」他失笑,「而且沒有任何有用的情報。」

嘖嘖,充滿祕密的皇室和皇宮。

「為什麼隔了兩天才交給執法署?」我不明白。恩利斯王國是個發展得很成熟的國家組織,有著完善的執法系統。這可能是恩利斯能夠成為一方之霸的主因:人民信賴國家,只要遵守法律,就可以合法合理的安全生活,為了維護這種安全生活,人民基於延續種族的潛意識,願意為國家犧牲奉獻,並且忍受得了高賦稅。

他們做得很好,但為什麼皇室不信任執法署?

「他們…君主和皇宮親衛隊認為他們能夠處理。」總督大人輕咳一聲,「綁匪要求了贖金,君主也已經給付了。」

「…贖金沒有拿走?」我開始有點眉目。

「沒有。」他聳聳肩,「是個詭計。」

「別有隱情,吭?」我討厭充滿祕密的任何人事物。

「相信我,我也不知道。我甚至連綁匪的信都沒看到過。」他苦笑。

好吧。皇帝把事情搞砸了,手下人得蒙著頭幹,還不能多問。

「你…我是說,我們對塔妮亞公主有多少認識…?」這總可以問吧?

他真正的笑了。垂下眼簾,他微微偏著頭,「跟聰明人共事,的確非常愉快。」

我並不想讓你這麼愉快,總督大人。我只想趕緊離開這個熱死人的鬼地方,回我冷到腳趾頭要掉下來的家。想想我們一路朝西,大約是要去更熱的死寂沙漠…我不禁深深的悲傷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