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葉之章 之一(六)

我們受到貴賓級的招待。

這倒不令我訝異,為了避免我熱暈導致休克,一路上艾爾羅總督都試圖轉移我的注意力,所以我鉅細靡遺的知道了這個擁有綠洲的巨商,雖然之前我就讀過他的小傳。

他叫做麥克.達頓,一個百分之百的平民。但這個年紀不到五十的市井小民,卻一手建起一個龐大的貿易王國。他甚至聰明的沒有去跟任何貴族締結姻親關係,也因為他哪邊都不是,卻也哪邊都不得罪。像是條滑溜無比的泥鰍,在滿是大白鯊的商業圈子大小通吃。

【Google★廣告贊助】

他甚至眼光獨到的設立了自己的武裝商隊,而且合法到無懈可擊。他不去賄賂那些貪官汙吏,卻拿大把的錢貢獻給教會,甚至單獨捐獻給馬雅學院和雅爾奎特學院。

在這個黑暗的時代,他實在是太聰明了。貪官汙吏的胃口永無止盡,隨時都可能被嚴厲的恩利斯君主來個滿門抄斬全數歸公外帶追究責任,他投資的對象永遠是屹立不搖,聲望和方便雙贏的局面。

他不但在恩利斯有商隊,也有極大的產業。這個富可敵國的男人,二十年前花了巨資買下距離克麥隆最近的荒蕪綠洲──跟全體綠洲居民購買。這些居民都成了他的部屬,領他的薪水。

當時每個人都笑他傻,直到他開始往克麥隆賣水,就沒有人笑得出來了。

但恩利斯默許他的作為。畢竟綠洲掛的是恩利斯國旗。其他國家抗議,恩利斯嚴稱是個人行為。為了一個綠洲動武,勞民傷財。永冬和西疆也仿效,但國家和企業家差別實在很大,最後只得到幾個暴動頻仍、得花更多錢安頓的深水井,而且克麥隆也不願意跟這些國家單位做生意。

艾爾羅會選擇麥克達頓當切入點,當然是很聰明的。他大半產業都在恩利斯,必須要聽從恩利斯的命令。生意人談得就是利潤,跟他們往來最切合實際。

但是艾爾羅總督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聯繫麥克達頓,一定用了什麼違禁術法或開發什麼怪異機械。這兩樣都不合法。術法歸馬雅學院,只有他們的畢業生可以成為治療者、術士,派駐各個地方。知識歸雅爾奎特學院,因為教會堅稱知識是上神的恩賜,不能夠落在凡人手底為惡。

信奉真理教的國家統治者很愛這套愚民論調,管理起來當然方便許多,還無須自己動手洗腦,通通推到神的手底就好。但自己奉不奉行…那就只有天曉得了。

不過我當然不會去戳破啦…盡量。我真的該管好我的嘴。

我們受到盛大歡迎。甚至我還有一池豪奢的浴池可以泡澡,這才覺得死裡逃生。水質帶重鹹味,我想這個聰明的生意人不願意放棄每天洗澡的樂趣,卻也不想污染寶貴的飲水…這應該是另挖深水井得來的使用水。

他的員工個個面容安詳,看起來過得頗為富足。我在想,優良的企業家說不定比政客更善於治理地方。

艾爾羅總督大人來敲過浴室的門,問我要不要一起跟麥克達頓見面,我跟他說我離水就枯萎,他大笑而去。

很好,最少他還會笑。可見不是今天要殺我…大約會延後到事了。

我就知道早晚會因為多嘴死掉的。

正半睡半醒,我耳邊傳來輕語,「到底有沒有用啊?喂喂?葛葉?你確定噴在葛葉身上的香水還有效嗎?」

「開玩笑!我植物學院士當假的?持續兩個月都不會消散呢!那可是最新的追蹤術法與植物學的完美結合…」

「…威爾?山尼?」我張大了嘴,「你們在哪?哦哦哦,不不不!你們在搞什麼?術法?!」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光光機械學是沒辦法弄那種精細的竊聽蟲,他們違規到這種地步?!

「她回答了!成功了成功了!」吵雜的聲音響起,幾個大男人又歡呼又跑來跑去,我大約臉孔的血都褪光了,一陣陣的頭暈。

「…你們搞什麼?我馬上跟院長告發你們!」我吼了起來。

「葛葉院士?」門外的侍女敲門,「怎麼了?」

我聲音太大了。

「抱歉抱歉,我睡著了。」乾笑兩聲,「累到作惡夢呢…不好意思…」

好不容易打發了過度關心的侍女,我怒氣暴漲,卻壓低聲量,「你們也給我小聲點,並且繃緊你們的皮!說!是誰的點子?」

結果這些傢伙你推我我推你,噤若寒蟬,沒半個敢承認。這年頭有擔當的男人都死光了。

「我們也是擔心妳呀…」推了半天,他們只擠出這句話。「我們是一隊的欸。」

「小聲一點,並且閉緊你們的嘴!」我氣得頭痛,「別提這件事情。我跟全恩利斯最精細陰險的軍方情治份子出門,你們就不怕被發現?別連絡我了,拜託!」

「葛葉,沒想到妳會看走眼欸。」威爾非常驚訝,「艾爾羅沒有任何從軍的記錄。」

天才和白癡只有一線之隔。我不知道要怎麼讓這些死心眼的科學呆瓜了解,正因為全無記錄,所以才特別危險。

「總之你們安靜,不要連絡我。好嗎?」我從來不知道泡在水裡還會冒汗,「我不想看到你們出現在軍方的任何地方,成了什麼他媽的顧問。你們若願意被『聘雇』,可以直接去跟院長說,好嗎?」

「不自由,毋寧死。」山尼大聲而嚴肅的說,其他人紛紛附和。

我只想掐死這些廢話無限的天才白癡。

「你們相不相信,我可以找出來並且打壞你們心愛的玩具?」我出聲恐嚇。

「不~~~」他們齊聲慘叫了起來。

「那就…給我安靜!」我跟他們相處這麼久了,當然知道他們弱點在哪。「你們要跟要偷聽,隨便你們。但敢出聲音…我砸爛你們的蟲!聽到沒有?!」

沒有聲音。

「到底有沒有聽到?」

還是沒有聲音。

我恨他們。我真是恨死他們了。院長一定是希望我少年中風,才派我來管理這批低能兒。

「…我命令你們回答我。」我緊緊握緊雙手,想像正在掐他們的脖子。

「可以出聲音了嗎?」威爾怯怯的問。

…我好想死。

罵了他們半天,他們終於明白我的意思。也答應不再亂來…雖然我很懷疑。

讓人知道教會的真正祕密是來自這群不靠譜的低能兒,恐怕教會的威信會下降百分之百。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