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葉之章 楔子

*《葛葉之章》蝴蝶於2009年的奇幻作品,屬於雅爾奎特學院系列的其中一部,雖未完成但可藉此一窺蝴蝶眼中的奇幻世界觀,同樣世界觀作品有《蓮華王》、《蒼露之章》等。

雅爾奎特學院 葛葉之章

楔子

我的名字叫做葛葉,是雅爾奎特學院的院士。

每次我這樣自我介紹的時候,往往會讓外來的客人瞠目結舌。因為不管從什麼角度來看,我雖然不是美人,但到底是女的。眾所皆知,整個慕大陸的文化和學術的唯一中心──雅爾奎特學院,有著嚴格到非常嚴重的不成文規定:研究和發展所有知識的院士,必定是男性,而負責記憶和保存這些知識的琅琊,必定是女性。

事實上,我是雅爾奎特成立千年來,第一個女院士。

【Google★廣告贊助】

不過這不代表我特別聰明或出眾。我們院長是個莫測高深的人,當初是他決議讓我晉級成院士的,獨排眾議,甚至和駐院大主教力爭。

「沒錯,葛葉是根毒草。」他說,「但死寂的學院需要這根毒草的刺激。」

其實根本就不到毒草的地步,院長太故弄玄虛了。我也不過就比較會狡辯,剛好其他男生都辯不倒我而已。而這些男生從院士、教授,到學者、見習生等等,都被我削過面子。

自從我被一個被激怒的院士刺了幾刀以後,我就學乖不再跟人爭辯。但院長卻把我提拔到這個學院最崇高的地位,我覺得院長只是想借刀殺人而已。

你瞧瞧那些男生有多恨我就好了。

但你知道的,不經一事,不長一智。自從我被刺殺過後,我就不敢輕視這些弱不禁風的書呆子了。因為我深切的領悟到,不管他們再怎麼四肢不勤,到底還是力氣比我大的男人。而且他們沒有穿重達二十公斤的衣物,身上是輕暖的羊皮袍子,絕對跑得贏我。

當文明發展到某種極限,就會開始有繁複而詭異的審美觀和文化。原本厚重的衣物是為了因應學院非常冗長的冬天,而學院本來是真理教會的圖書館,這些謹守戒律的修士和修女不尚華服,穿著簡樸的棉衣,不得不多穿幾件。

但延續了一千多年的學院,發展出獨特而毫無必要的審美觀和傳統。院士們為了研究方便,已經改穿輕便保暖的羊皮袍子,但被稱為「琅琊」,專門背誦所有典籍的女學者,依舊需要終生不剪長髮,穿著十二或十六重的重重綢服,端坐在案前專心背誦自己份內的書籍。

最沒天理的是,男人可以穿鞋子,而這些貴為琅琊的女學者,卻遵守最初修女的戒律,是必須打赤腳的。

你知道光著腳走過雪地有多冷嗎?這根本就是不給女人踏出房間的無形腳鐐嘛!時代在進步,院士琅琊早就不是出家人,都可以結婚了,結果我們這些女學者還沒鞋可穿。

更倒楣的是,我名義上雖然是院士,但服裝還是得遵照琅琊的標準。一來這救了我的命──十二重布料擋住了致命的刀傷,二來也害我根本跑不動──他踩住我的長裙擺就得任人宰割了。

幸好我沒分去任何熱門的系院,而是一個冷門到沒有琅琊跟隨我的古帝國典籍。整個系院只有我一個人,而消逝的古文字已經沒有人能夠完全解讀了。

古帝國崩潰的時候,絕大多數的典籍都讓神官捲去海相險惡的信島,留在學院的只有斷簡殘篇和越來越沒有人翻閱的歷代註解。誰也不重視這些艱澀的典籍,所以我的工作非常清閒。

但我最高興的是,因為只有我一個人,所以我可以縮著腳在椅子上,慢條斯理的整理和重謄這些古舊的老東西。

我喜歡這樣清閒又安靜的生活。如果我不多嘴,說不定會一直這樣過下去。

很可惜,我管不住自己的嘴。也因此,我捲入了一場又一場的麻煩之中。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