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的日常 之十四 通靈(上)

這是人間看不到的景象。

星光構成的小溪蜿蜒曲折,兩旁疏落有緻的點綴著亭亭如傘的各色花樹,落英繽紛。

絲竹聲,笑聲,隱約迴響,在這閒靜的天地間,在月華滿映之下。

即使是七月十五,月還是那個月,美麗、神祕,無論是那個種族,那怕是神明,都會為之心蕩神馳的美麗月夜。

裙擺拂過絲柔草地的殿下笑了,「上巳節才玩流觴曲水,鬼月玩這個,對嗎?」

穿著寬大道袍,很明顯好好拾綴過,顯得格外出眾的文昌君舉杯笑笑,「哪怕七月玩流觴曲水,都比辦cosplay大會靠譜得多。」

他起身將殿下讓到身邊的藺席上,「殿下今天真美。」

「其實還不是cosplay。」殿下直率的說,姿態嫻靜的跪坐下來,「一千多年沒穿生前的衣服了…到底是誰指定這個主題的?虎爺?」

「不是,」文昌君很淡定的說,「是聖后娘娘。」

殿下當場嗆了一口酒。「咳、咳咳咳…」她有點狼狽的擦了擦嘴,「…挺有創意的。」

文昌君笑而不語。

其實今天殿下真的格外美麗。跟周昉《簪花仕女圖》如出一轍,只是她自言太枯瘦,不大撐得起來…武將真的很難養出一身雪白豐腴。而且,她完全忘記怎麼高梳雲髻,只能將長髮梳通了,戴了個玉勝就出門了。

但她真的很認真的畫了妝,畫了個典型的蛾眉。這種眉毛非常吃臉型和氣勢,畢竟是剃去眉毛畫上兩道又濃又黑的短眉,畫出來能漂亮的真沒幾個。

可殿下卻顯得面容清朗,皎潔又疏離。披帛飄飄宛如要隨風而去。

嘴裡說cosplay很幼稚,結果殿下還不是特別認真。文昌君心裡暗暗笑了起來。

今天並不是什麼正式的宴會。

只是忙了一整年,難得有個月能夠稍微放鬆。就好像莫名的烤肉變成台灣中秋節的「傳統」,農曆七月十五人間忙著普渡,陰間忙著來吃流水席,難得清閒的中部神明,也開始在這一天小聚賞月,漸漸的也變成一個不怎麼正式的慣例。

每年主題不同,今年的主題正是「流觴曲水」,服飾要求每位神明生前朝代的華服。畢竟,神服真是看得有夠膩的。

所以,殿下才會難得的穿唐服出來。

流觴曲水是這麼玩的。取一個酒杯,順流而下,停在哪兒,附近的人就得賦詩詞一首,滿飲此杯。這小溪還是特別設計過的,會循環迴流。

看起來特別有文藝氣息,王羲之聲名大噪的《蘭亭集序》,就是在蘭亭玩兒流觴曲水集結成蘭亭集時,為之寫的序。

但神明是來找樂子,不是為難神的,對吧?所以呢,能詩詞歌賦的自然好,像是文昌君賦詩「月宴」博得滿堂彩;殿下也填了首慷慨激昂的小詞人人叫好。

可不會的也不怎麼樣。打油詩成不?行。唱個小曲兒可不可以?讚。要是啥都不會或喝得太醉怎麼辦?說笑話總會的吧?不管冷不冷,大夥兒總是很捧場。

(至於在案桌底下按手機搜尋作弊的部份就當作沒看到好了)

神生很長,幾乎每個人都學了一兩樣樂器。不想玩流觴曲水的,東一堆西一群聚在一起彈彈唱唱,屏障下都模糊不清了,互不干擾卻又十足的有氣氛。

美麗的月夜,愉快的同伴。端著蕩漾著月色的酒,望著飄然的花瓣和香氣,夏天清涼的夜風。

來人間就一直緊繃的心也得到舒緩,舒緩的為之輕嘆…

「啊!終於遇到熟人了!」

「廟公的女兒!」

「太好了…我又餓又累再也走不動了…」

這個美麗的月夜當場龜裂。誰來告訴我,為什麼茶包三人組會出現在這裡!!??

氣得發抖的殿下沒有當場抽過去,是因為文昌君機警的按住了她的手。

「冷靜冷靜!」文昌君傳音入密,「別秒殺通靈的凡人啊!照規矩是不行的…是殿下的香腳?」

殿下咬牙切齒,「我不想承認。」

大喜的茶包看清楚了殿下的打扮,眼露驚艷,「…阿妙穿這樣真好看。」臉頰冒出兩團可疑的紅暈。

茶包二號大驚,「原來廟公的女兒叫做阿妙?你這禽獸!名字打聽出來居然不告訴我們!」

茶包三號苦著臉,「漂亮的阿妙姊姊!!賞點吃的吧?快餓死了啦,嗚嗚…」

失去理智的殿下將整張案桌都舉起來,想將茶包團畢全功於一役的全滅之。

虎爺:「殿下桌下留人!」

中壇元帥:「喔喔,果然是我想獻上膝蓋的偶像,舉桌子的英姿真是…不、不對!殿下住手!」

媽祖娘娘:「小昭別生氣,對小白生氣也沒用的…喝杯茶吧。」

…………

一陣兵荒馬亂後,依舊搞不清楚狀況的茶包團糊裡糊塗的保住了一條小命。

「真稀奇呢。」「是啊,多少年沒遇到這種事了。」「凡人的靈性越來越低,誤闖的可能性趨近於無了。」「不愧是殿下的香腳。」「不過就是有點傻傻的…傻人有傻福?」

聽著神明們的竊竊私語,臉皮很薄的殿下額冒青筋的握緊拳頭。

文昌君乾笑著招呼茶包團到他和殿下的座位並設下結界…拿出食物引誘,茶包團就乖乖跟著走,什麼都沒問…填飽肚子之前是什麼都不會問的。

擁有這樣的香腳,堅毅的殿下不能消滅,只能珠淚暗彈。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